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中国公民权利的被侵犯—由山东陈春秀被顶替上大学引发的深思
作者:杨明
北京大学校门口的行人(2016年7月27日)
 
 
华盛顿 — 

中国山东一位农家出身的女性,在不忘初心继续追寻大学梦时意外并吃惊地发现,她16年前曾深深自责的高考“落榜”,是因为录取通知书被他人冒名顶替。有观察人士指出,媒体曝光的这起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的人可能永远不知道他们当年高考时被“落榜”的原因。制度缺失,惩罚不严,谁之过、谁负责,引发深思。

16年前上大学被冒名顶替

这一突如其来的发现,令陈春秀大吃一惊。在向山东理工大学查询后,陈春秀得知,她16年前的确被该校专科录取,通知书也寄出,但她之所以没有收到,是因为这个总分考了546分的“正根”陈春秀,被另外一个总分只考了303分(低于大专录取线243分)的冒名“陈春秀”给顶替了。

陈春秀出身农村家庭,父母靠种田为生,那时她家很穷。由于她学习比较好,父亲决定只供她上学,弟弟念完初中就辍学打工。就像成千上万希望通过读书上学改变命运的“寒门子弟”一样,陈春秀也曾梦想着通过上大学,为自己奠定一个美好未来的基础。然而,因为被她人冒名顶替,陈春秀的大学梦不仅破灭,一生的命运从此被改变。

大学梦破灭 命运被改变

2004年的中国,网络还不发达,很多人也没有手机和电脑。尽管陈春秀知道她的高考分数不仅达到并且超过专科录取线,因为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没有任何家庭背景,没有门路和关系的陈春秀,只能深深自责自己的努力不够,接受残酷无情的“落榜”现实,深埋大学梦,开始打工赚钱。这些年来她当过工人,餐厅服务员,后来结婚生子,直到做幼儿教师后家境好转,今年5月打算重拾过往的大学梦。

曝光出来的是幸运儿

在中国一些地区,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案例并非鲜见。北京的知名权利活动人士胡佳说,这种案例往往发生在高考入学竞争非常激烈的地方,如人口大省山东、河南、四川等地;一般案例发生在乡镇、农村;其中以女生被冒名顶替的为多数。

据他介绍,中国高考,尤其是人口大省,考生多,录取分数线起点高,竞争十分激烈,“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在这种“僧多粥少”的情况下 ,那些成绩不好却又想上大学的学生家长,动用各种权力和关系,不惜违纪违法,收买或串通相关人员,让自己的孩子冒名顶替她人/他人上大学,把本来应该上大学的人“推下独木桥,坠入河中”。

胡佳说:“这种悲剧能够被曝光出来的,那是凤毛麟角,是冰山一角,浮在水面的是少数,大多数都在水下 。而这种被媒体曝光出来,在现代网络化的时代,被外界关注的,其实是极少的案例,这种情况还只能算是受害者中的幸运儿。”

胡佳指出,有些被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案例发生后,顶替的家人往往会动用金钱来摆平,也有的顶替的家人有权有势,受害者上访告状也奈何不了这些权贵,最后往往被迫咽下苦果,自认倒霉。

弱势群体的权益被无视

南方都市报6月19日报道,从2018年至2019年,山东省的14所大专院校排查出242人涉嫌冒名顶替他人上大学,其中山东广播电视大学涉嫌冒名顶替的135人。

在中国现行的教育体制下,冒名顶替他人上大学的案件并非罕见。2004年,湖南邵东县的罗彩霞高考514分,却未收到录取通知书。后复读一年考入天津师范大学。不曾想,罗彩霞2009年在建行办理业务时才因本人信息与网上身份不符,发现了5年前其个人信息和高考成绩被同班同学王某冒用,考取了贵州师范大学。

2002年,湖北安陆市的王俊亮以506分的高考成绩被长江大学录取,但一直没有接到入学通知书 。以为落榜的王俊亮复读一年考入湖北民族学院。直到他大学毕业又考取广州某大学研究生,去银行办理信用卡时才发现,同乡另外一个“王俊亮”已经办理过信用卡。经过了解情况得知,王俊亮当年被湖北农学院录取,但他当时的班主任将录取通知书交给了冒名顶替郑某的家长。

2020年的中国,互联网已经非常普及和发达,手机和自媒体也已成为普通百姓生活的一部分。得益于互联网和自媒体时代,陈春秀这个农家女被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新闻被迅速传播和报道。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6月19日针对陈春秀被冒名顶替事件发表文章称:“窃取一个女孩的大学梦,让这个出身贫困的农家女孩,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错过了另一种人生,另一种可能”,它伤害了“一个渴望通过努力奋斗改变命运的寒门学子”,有关部门必须彻查“一个个具体的责任人”。

惩罚不严厉 缺少监督机制

旅居纽约的中国政论家胡平说,中国高考制度下发生的冒名顶替案件,究其原因在于缺乏惩罚措施和监督机制。

他说:“中国的高考体制对冒名顶替上大学的问题应该有很严厉的制裁措施,因为这牵涉到千千万万的寒门子弟的出路和上升机会。这是严重的缺失。另外也反映出中国教育体制本身也缺少有效的监督,使冒名顶替案件很轻易地发生。此外,在教育体制之外,更缺少广泛的监督机制,那就是,言论自由、新闻自由。”

胡平说,清朝的科举考试,冒名顶替或徇私舞弊的情况不仅极其罕见,而且惩罚严厉到“杀头”,这对那些敢于冒险舞弊的人具有很大的威慑性。他说,中国著名文学家鲁迅的祖父周介孚就是因为给读书不成器的儿子周伯宜(鲁迅的生父)考举人走后门,拿出1万两白银贿赂主考官,被光绪皇帝亲自判处“斩监候”(死缓)。幸运的是,皇帝没有杀他。周介孚在被关他7年后获得赦免。不过,从此,周家开始家道中落。

被冒名顶替影响一生的命运

在中国现行的教育体制下,高考一锤定终身,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现状,滋生了“伪造应届毕业生身份参加高考”,“冒名顶替他人上大学”等不道德、伤害他人的违法违纪问题。

冒名顶替是一种违背受害者意志,侵犯受害者权益的“盗窃”行为,给受害人造成的影响极大,代价极为严重,可能影响受害者一生的发展甚至幸福。

在陈春秀被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事件发生后,早已大学毕业多年,日前在冠县烟庄街道审计部门工作的顶替者陈双双托亲属从中说和,希望能“私了”,并称当年是她舅妈找中介代办的,但她舅妈已经去世。陈双双还在5月26日的一份声明中说:“本人尊重并服从学校的处理决定”。

不过,受害人陈春秀不同意“私了”,并已经委托北京大成(济南)律师事务所和青海彰杨律师事务所作为代理人,依法向顶替者起诉,以维护她被侵害的合法权益。

重新入学的梦想燃起

陈春秀还向山东理工大学提出了重新入学的申请。

日前,山东理工大学表示,陈春秀当年的考生电子档案未被篡改,上面还有她本人的照片。学校承认在入学资格审查上存在漏洞。

山东理工大学6月22日在其官方微博中表示,学校高度重视陈春秀通过媒体表达的重新来山东理工大学就读的意愿,校方将积极协调,努力帮助其实现愿望。不过,此前,校方称无此先例,表示拒绝。

对于顶替者陈双双,山东理工大学表示,她的学籍已经被注销。陈双双也被所在单位停职。

6月19日下午,山东省教育厅发布通告称,对冒名顶替入学,零容忍严查处。

至此,陈春秀被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事件似乎有了一个良好解决的开端,陈春秀将通过法律手段捍卫自己被侵犯的权益,也似乎看到了一丝曙光。

然而,随着媒体对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的报道和曝光,一名叫苟晶的网友6月22日在山东教育厅网上信访受理平台实名举报,说她曾在1997年和1998年连续两年在山东高考中被冒名顶替。她在举报信中说,1997年的顶替者是她高三班主任的女儿。她说,这位班主任曾经在2003年给她写了两页纸的“忏悔书”。

谁之过 谁负责

分析人士提出,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在人生求学的大好时光,被他人非法侵占和剥夺受教育的权利,这些顶替者的违法行为,若不是因为日后某一天,某一个事由,才意外地把“捂了多年的盖子打开”,那些当年的受害者仍被蒙在鼓里,仍在为当年的“落榜”深深自责,而中国还有多少过去发生的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而现在仍然没有被披露出来呢?

分析人士还说,从始作俑者的顶替者到一路审核的各个环节,竟然畅通无阻,不被发现,这其中的责任该由谁来承担,中国的高考制度,录取机制,注册/上学程序将如何改革,才能避免和杜绝类似事情再度发生,这些是政策的制定者和执行者必须要深思的问题。

 
—— 原载: VOA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une 25, 2020
关键词: 公民权利 陈春秀 顶替 上大学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