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推特 臉書  
要闻
要闻
传国安法通过即拘黄之锋 泛民爆引退潮?
作者:李澄欣

“港版国安法”还没正式通过,已在民主派阵营造成寒蝉效应,陆续有人“金盘洗手”退出政坛,包括元老级的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外界也关注连日遭受威胁的黎智英和黄之锋会否逃离香港。

    

Hong Kong Protests (picture-alliance/AP/K. Cheung)

国安法通过后黄之锋可能被捕,黄说近日不只王丹一人跟他说明此事


(德国之声中文网)“港版国安法”料周二(6月30日)表决通过丶周三(7月1日)在港颁布实施,传最高刑罚可囚终身监禁。前学运领袖王丹周日(28日)在脸书上写道,有驻京外媒记者告诉他,法例通过后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及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会立即被捕,但不确定是否“送中”审判。

王丹表示,“如果今天让他们如此轻易抓捕黎智英、黄之锋二人,明日他们就会抓捕所有参加反送中运动中上了黑名单的人”,香港年轻人将面对逮捕、酷刑和漫长的关押。

黄之锋在脸书上回应称,近日不只王丹一人跟他说明此事,他仍在了解细节,他在存亡号召之际仍会“用尽一切办法,守护我们所爱的香港”。

黎智英周一(6月29日)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则表示,一点也不担心,也不会离开香港,“我会继续待在香港,奋斗至最后一天,无论我是不是北京运用国安法打压的首要目标都不重要”。他又强调会继续发行《苹果日报》,直到发行的权利被夺走为止。

事实上,两人近期已成为跟踪目标。黄之锋月初称,曾被有“内地口音”男子跟踪和偷拍。黎智英位于九龙何文田的寓所附近,也连续十多天有3辆七人私家车“守候”,并且24小时跟踪。

陈方安生:淡出政坛

在港版国安法的寒蝉效应下,多名民主派及港独派近日告退,惹起各方热议。

继香港“民主之父”、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日前在《纽约时报》专访中,与“揽炒(玉石俱焚)”划清界线后,另一元老级人物、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上周五(6月26日)也突然发表声明,宣布退出政治与公民工作。

今年2月年届80岁的陈方安生指,曾经承诺家人到80岁退下政治火线,过较平静生活,加上女儿陈慧玲上月猝然离世,对她打击甚大,“我需要一些时间和空间哀悼和复原,更加珍惜与家人特别是孙女们和女婿共聚天伦的时光”,又强调自己一直以香港为家,寄语年轻人对前途保持希望,以守法与和平的方式继续守护香港核心价值。

她1993年至1997年在港英政府出任布政司,是首位华人布政司,1997年主权移交后在首任特首董建华时期任特区第二把交椅,2001年提早退休后仍活跃于政圈,经常参加民主派游行,2007年参选立法会港岛区补选击败叶刘淑仪,其后有份成立“香港2020”组织,争取“真普选”。

Hongkong Anson Chan, ehemalige Chief Secretary of Hong Kong (Civic Party )

陈方安生(黄衣者)去年3月访美会见副总统彭斯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

官媒:汉奸没有一个好下场!

陈方安生是香港民主派“国际线”的重要人物,多次出访欧美游说外国政府关注香港局势。2014年4月她与李柱铭访美,与时任副总统拜登丶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会面,又分别于2018及2019年与公民党、立法会法律界议员郭荣铿到美国与多名国会议员见面,其中2019年陈太获副总统彭斯单独接见,是访美获最高级官员接待的香港政界人士之一。

由于她致力于国际游说工作,被中国官媒指其“卖国求荣”、“告洋状”,与李柱铭、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丶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并称“祸港四人帮”。

陈太宣布引退后,央视新闻在客户端随即发表题为〈祸港头目一句“退出政坛”,就能逃避惩罚吗?〉文章,指国安法通过在即,“曾经气焰嚣张的乱港分子难掩慌乱,纷纷做起了自保与逃跑的文章”,又引述有网民说“想走!没那麽容易!汉奸没有一个好下场!”。

本土派“国师”退出

除了传统民主派,本土派及独派也现逃亡潮。有本土派“国师”之称的陈云(陈云根)周日(6月28日)在脸书宣布退出香港社运,未来会继续学术研究丶民间教育丶时事评论丶国学发扬和香港文化外传工作,偶然做一些散文和小说创作。

陈云被视为香港本土理论的早期倡导者,2011年出版《香港城邦论》强调中港区隔,保留香港本土文化和价值,追求香港自治。他曾在2016年参选立法会选举,主张“永续基本法”,落选后称“永续基本法就是港独,是货真价实的港独”。

他称自己过去十年来做的“善意的丶也是有利维护中港关系丶祖国与香港共荣”的工作,但“总是被泛民港独骑劫”,主张维护中港共荣关系的本土派也被泛民媒体骑劫和刻意宣传,变成港独派错误代表了本土派。

Hongkong Gedenkveranstaltung an Massaker am Tian’anmen-Platz (picture-alliance/AP Photo/K. Cheung)

独派领袖弃保潜逃

而继“本土民主前线”的黄台仰和李东升之后,现年30岁的“香港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也弃保潜逃,现时流亡海外。

他周日(6月28日)在 脸书发表题为“切勿忘记,我们独立的梦想”文章,承认已离开香港,但“我的离开并不表示我已经放弃”。他表示国安法通过后,可预期大批政治人物和抗争者被捕,呼吁年轻人在英美公布逃走方案时留有用之身离开,因为未来的香港更需要他们。

陈家驹去年6月10日凌晨涉参与非法集结被捕,保释候审期间每周须到警署报到一次。中联办旗下《文汇报》曾报导陈家驹自今年6月4日未有到警署报到,已离港前往荷兰,报道指在5月下旬传出北京将推动港版国安法后,陈家驹曾多次私下向友人表达担心,四处打听潜逃方法。《东方日报》其后引述消息指他已转往英国。

对于独派是否已现逃亡潮,《明报》引述“香港民族阵线”发言人梁颂恒表示,目前未见有关趋势,估计也要思考逃亡会给予港人什麽信息,若未至于捱不过去,都不希望出现投降的信息,他坦言5月得悉有国安法后有想过离港,但不想就此离开。他又指,现时港版国安法条文丶刑罚丶追溯力等均未知,难以评估会否影响人身安全。

港版国安法有“四宗罪”,包括分裂国家、顛復国家政权、恐怖活动、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相关罪行被指范围广泛,定义含糊不清,但具体细节至今仍未公布。6月20日新华社发布的草案“说明”指,中央对“极少数”国安案件有管辖权,再一次引发港人对“送中”的忧虑。

—— 原载: DW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June 29, 2020
关键词: 国安法 黄之锋 引退潮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