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acter Spotlight
Character Spotlight
推特 臉書  
人物聚焦
人物聚焦
杨恒均首次见律师 否认当局间谍罪指控
作者:William Yang

去年7月正式遭中国政府以间谍罪起诉的澳大利亚作家杨恒均周四首次会见律师,他的律师尚宝军向德国之声透露,杨恒均否认犯罪,并透露自己关押期间曾多次遭长时间讯问。

    

Chinesisch-Australischer Autor Yang Hengjun (picture-alliance/Imaginechina/Z. Min)

杨恒均去年7月正式被中方以间谍罪起诉

(德国之声中文网) 已遭中国政府关押超过19个月的澳籍华裔作家杨恒均周四(9月3日)自关押以来,首次顺利会见辩护律师尚宝军与莫少平。尚宝军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杨恒均驳斥外界传闻他已坦承犯下间谍罪的说法。尚宝军说:“杨先生否认了当局的指控,他认为自己没有犯下间谍罪。”

此外,杨恒均也跟尚宝军跟莫少平说,他被关押期间遭到讯问的次数非常多,有时会被强迫戴着手铐与蒙眼接受讯问。杨恒均透过律师向家人传达一个讯息:“我绝不会承认一件我没做过的事。”


五人同房与一周洗两次澡
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澳大利亚与中国的领事协议规定澳大利亚每个月申请与杨恒均会面一次。尚宝军告诉德国之声,杨恒均昨日出席会面时,他手上被戴上手铐丶脸上带着口罩丶眼睛戴着眼镜及护目镜。尚宝军说:“他带着防护的护目镜丶也戴着近视眼镜,还有戴着口罩跟手套,我们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大概看上去我们也不太确定他的身体状况,但精神状况还算可以。”

英国《卫报》报导,直到杨恒均被准许会见律师的前几天,他仍在接受讯问。中国警方每次讯问都问他相同的问题,而讯问每天可长达5小时,并持续20天。问题的内容包含他在澳大利亚丶美国与中国从事的政治活动。

杨恒均目前与另外四个人共同关在一个牢房,据传牢房内灯是24小时开着的。杨恒均在牢中有食物跟水,也能买书来看。他睡在一个木制的平板上,一周能洗澡两次。杨恒均说自己目前身体健康尚可,不过他之前一直有血压与前列腺的问题。他说自己感到非常与世隔绝。

今年三月,中国外交部告诉澳大利亚驻北京大使馆杨恒均已坦承犯下间谍罪,但杨恒均本人却坚决否认坦承犯罪。他说:“我希望能上法院,我当时担心中国政府在没有本土媒体报导我的案件的情况下,会编造出这样的论述。他们不能制造这样的谣言,因为我没有坦承犯下任何罪行。”

他说自己被关押19个月是个不公正且滥用司法程序的行为。他说:“我是清白的,而这一切都是政治迫害。”

安排会见困难重重

杨恒均的律师尚宝军也告诉德国之声,由于中国的刑事诉讼法与国际上一般通行的刑事诉讼法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国安案件的嫌疑犯在侦查期间如果想要会见律师,都必须得到侦查机关的允许。

尚宝军说:“杨先生的案件在今年3月23日之前一直处于侦查阶段,而侦查机关一直不允许我们与他会见。今年3月23日之后,照理来说我们应该不需要任何机关批准就能会见杨先生,但是因为正逢新冠疫情爆发期,所以看守所便以为了防止疫情扩散来拖延我们会见他。虽然他们这么做没有违法,但我们长达19个月都见不到人还是非常糟糕的一件事。”

尚宝军表示,他与莫少平在周四见完杨恒均后,立刻申请下一次的会见,因为现在到看守所会见被告必须出示核酸检测证明,而这个证明一般都只有七天的有效期件,所以他们希望能在下周二 (9月8日) 核酸检测证明到期前,再次会见杨恒均。

他告诉德国之声:“我们希望能在下星期一就再次会见他,因为现在北京的看守所会见还要核酸检测证明,这个证明的期限只有七天,我们目前的检测证明应该到下周二就失效了,如果超过这个时间,我们还是要去做核酸检测,每个人又要花120人民币。”

澳大利亚对国民发出中国旅游警讯

今年稍早时,消息人士向《卫报》透露,中国当局对杨恒均进行“全面隔离”,希望藉此来让他崩溃。他无法打电话丶无法与外界联系丶无法与澳大利亚使馆的人联系。他也无法收到家人或朋友传来的讯息。报导指出,中国政府不断告诉杨恒均他将被处死,而他的国家抛弃了他,他的家人与朋友也背叛了他。

事实上,杨恒均并非唯一一位目前被中国政府关押的澳大利亚公民。前几日,为央视英文台工作的澳籍主播成蕾也在北京被拘捕。此外,澳大利亚演员吉勒斯皮(Karm Gilespie)因跨国贩毒罪名被判死刑,但他朋友称吉勒斯皮是被设计陷害的。

今年七月,澳大利亚政府也更新了澳大利亚公民去中国的旅游讯息,警告澳大利亚公民在中国可能面临被关押的风险。

—— 原载: DW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September 4, 2020
关键词: 杨恒均 否认 指控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