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Exchange & Debate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交流与交锋
中国百年灾难史最核心的乱源
作者:任铭

 

一、苏联的战略布局

 

        为什么中日、中美、中英的国际关系,会在上个世纪的20年代后开始变得越来越恶劣,直至中日两国陷入长达8年的全面战争,最后两败俱伤?最核心的原因可能就在下面这段文字里。

        19193月刚一成立的共产国际,就向其派驻中国的代表们明确指示了在远东工作的方针:“我们在远东的总政策立足于让日本、美国和中国发生冲突,即利用各种手段激化他们的矛盾”。

        什么叫总政策?了解一点点共产党语言习惯的人都会理解,总政策就是总目标、就是战略布局、就是核心工作、就是国策。国家的所有人、财、物都必须为实施这个总政策倾斜,是指导党政军等各级组织行动的总纲领。非常类似于后来在中国广泛开展的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计划生育、一带一路等等国家战略。

 

二、苏联远东战略的历史背景

 

        新生的共产主义国家之所以会制定这样的远东战略,与1904年爆发的日俄战争有莫大的关系。  

        因为地缘政治的原因,俄罗斯在远东寻找出海口的国家战略与日本明治维新成功后觉醒的国家利益变得不可调和。于是两国于1904年爆发了对远东国际格局影响深远的全面战争。  

        经过两国军队的奋力激战,俄罗斯的太平洋舰队于19051月被日本军神乃木希典率领的陆军第三军全歼于旅顺口军港。

        同年5月下旬,在历时近1年,航行了18000海里,从欧洲绕道大西洋和印度洋赶来增援的波罗的海远洋舰队38艘军舰又都被日本军神东乡平八郎率领的联合舰队全歼在朝鲜半岛南端的对马海峡。

        俄罗斯海军由彼得大帝亲手缔造,是300多年来整个俄罗斯帝国称雄世界的骄傲。在日俄战争中,日本作为一个刚刚才从亚洲崛起的海岛小国,竟然将俄罗斯这个欧洲老牌帝国的两支海军舰队几乎消灭得干干净净。这种惨败给俄国人留下的心理恐惧长达四十年。

        日俄战争结束之后,曾经出任过陆军大臣,在战争期间又担任俄军远东总司令的库罗帕特金在1906年写的《俄日战争总结》的结尾对俄日中三国在远东的战略态势作了如下的思考:“在最短的时间内,日本和中国将有可能在满州派出50万以上的武装人员。这些兵力如果用于反对俄罗斯,就可能抱有从俄罗斯夺走西伯利亚相当大部分并使我们祖国沦为二流国家的目的”。“俄罗斯可以希望有可能同欧洲列强达成一种协议。有了它,俄罗斯就有可能在远东再次遭到进攻时,为同日本或同日本和中国作战,动用俄罗斯的全部武装力量”。“从远东威胁俄罗斯的危险已经十分明显,俄罗斯居民的所有阶层应该完全自觉地准备在发生来自日本或中国方面对俄罗斯的再次进攻时像一个人一样奋起捍卫我们祖国的完整和尊严”。

 

 三、激化中日矛盾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于这一年爆发的“五·四运动”格外激烈,对外抗议的指向性也格外清晰而具体。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以反日、反英、反美为核心目标的所谓反帝爱国运动在中国的大江南北、城乡内外被广泛而持久的推动。尤其是抵制日货的运动更是将广大的民族工商业阶层和市民阶层卷入其中,从而大大加深了中日两国人民的敌意和矛盾。

        而这一切,无不是以苏俄为代表的共产国际刻意追求的效果。只有中国人民被蒙在鼓里,成了苏俄全球战略的棋子被随意摆弄。而国共两党的精英此时此刻全成了共产国际对付英日战略的急先锋。

        193777日,因为一个日本士兵在例行训练中的偶然失踪,竟然引起了中日发生军事冲突。史称芦沟桥事变。阴差阳错之间,两国军队的冲突虽然逐渐升级,但还只是局限在北京近郊的小范围地区。

        比芦沟桥事变更严重的两军冲突以前也多次发生,但都没有引发中日两国的全面战争。但为什么这一次中日两军的局部冲突会升级为全面战争呢?

        因为蒋介石命令张治中将军指挥全部德械装备的87师、88师、56师、98师、36师和独立第20旅共约5万多精锐国军,于813日在上海发动了对日本驻沪6400多海军陆战队的突然袭击。

        随着战争的深入,日本不得不一个师团一个师团的逐渐从本土增兵,投入淞沪战场。而中国政府也从全国范围内调集部队增援上海。

        至此,中日两国真正陷入全面战争之中。这也是中日战争中的第一次大型会战。史称淞沪会战。结局很惨烈,国军全面溃败。

 

四、苏联火上浇油

 

        可能是担心中国政府太快接受日本提出的停战条件而不能将日军深陷在中日全面战争的泥潭中,斯大林于19378月很快就与蒋介石签订了《中苏互不侵犯条约》。并于此之后分三次给予中国利息极低的信用借款2.5亿美元,用于购买军援。

        同时马上以自愿军的名义派出苏联空军援华,参加淞沪会战和南京会战的对日空战。在后来的4年援华空战中,有2000多名苏联飞行员和1000多架战机飞到了中国,这些人以志愿兵的名义帮助中国对付日本空军。

        淞沪会战之后,中国仅有的300多架战机基本上损耗殆尽,但是苏联迅速向中国援助了160多架战斗机和80多架轰炸机,帮助中国培训了上千名优秀的飞行员。仅武汉会战一次会战,苏联援华航空队就击落100多架战机,苏联航空兵还深入台湾轰炸了当时的日军机场。

        但是苏联空军也付出了沉重代价,先后有200多名飞行员牺牲在了中国战场。目前南京、南昌、武汉等地还留有阵亡苏联飞行员的墓葬和纪念碑。

        为了尽可能的向中国军队提供援助,苏联还耗巨资在中国西北修建了一条援华运输通道。

        在太平洋战争之前,中国有五个军换装了苏械装备,苏联还援助了中国1.1万挺轻重机枪,11万支步枪还有83辆坦克。

         徐州会战之后,当时中国的炮兵部队基本上损耗殆尽,而苏联又帮助中国建立起来一支炮兵部队。

        斯大林这样积极援华的目的非常简单:“要中国顶住压力,绝不向日本投降”。因此,苏联空军比美国陈纳德将军的飞虎队更早介入中日战争。

        而当中国海空军全部打光,日本也深陷全面战争的泥潭不能自拔时,苏联援华空军却非常适时的在苏日两国于1941413日在莫斯科签订《苏日中立条约》后停止了对华援助,听任中国在丧失制空权的情况下面对强大的日本独自苦战。而日军也被牢牢拖在中国战场而无法实施北进战略。

        至此,共产国际成立初始就确立的激化中日矛盾的远东战略目标,非常漂亮的完成了。斯大林虽然坏,但并不傻。他可不会让苏联红军真正陷入远东战场,因为西边的德国战车正在隆隆发动,他还要顾及近在眼前的直接危险呢!

 

五、共产国际大获全胜

 

        直到太平洋战争爆发,连美国也被卷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斯大林才于1943515日授意共产国际宣布解散。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分析,共产国际的历史使命至此已经完成,并且是高标准的超额完成了任务。斯大林不单成功将日本拖入了中日全面战争的泥潭,使日军完全无法推进日本在日俄战争后设计的北进战略,让苏联彻底摆脱了被日德从东西两个方向夹击的战略被动。还意外的将美国也卷入了对日战争,这不能不说是共产国际的全面胜利。

        斯大林不愧是地缘政治的大师级人物。而我们的蒋委员长给斯大林提鞋都不配。

        现在已经是21世纪20年代了,回顾过去的一百年,中国一直无法以认同普世价值的国家形象融入国际文明社会,最根本最核心的原因就在这段文字中。谁是黄俄卖国贼,在觉醒的网民中已有共识,无须争论。

        但国民党和孙文的历史罪错还远远没有被认清。孙文的国父形象至今还在海峡两岸欺世盗名。国民党又在与黄俄党狼狈为奸,就是这些历史真相没有被大众普遍认识的原因。因为蓝红两党对人民的欺骗实在太久、太深、太狠,所以能够有所反思的网友觉醒的快慢各有不同很正常。

 

六、排毒任重而道远

 

       我十多年前也是三粉(国粉、孙粉、蒋粉)。但我通过不断学习,慢慢思考,认真读书,对真相的认识也就越来越清楚了。我认为不需要与“三粉”有太多争论,他们大多数也是正派网友,只是认识还没有跳出党文化的深坑而已。

        对为数不少的蓝营朋友而言,正确认识孙文和国民党还不是最有挑战性的山峰。宗教、信仰、有神论、上帝才是他们更难以逾越和攀登的高山。他们只有在思想和意识层面逾越这些高山后,才可能了解和接受藏在这些高山后面真正影响了英美精英近千年的基督教保守主义传统。

        而不了解保守主义的思想,就不可能真正搞明白当今国际秩序是如何力经几百年的变迁和角力形成了如今这个以自由为核心价值而非以独裁为价值的全球局面。也就不会明白以苏俄为代表的共产主义激进势力为何会在世界范围内全面失败。

        虽然共产主义思潮曾经一度将半个地球染红,但毕竟撒旦无法战胜上帝,历经百年的共产主义运动已经日落西山,正在进入收官的尾声。

        即便是在当今信息化的网络时代,因为蓝红两党的党文化对历史的扭曲和洗脑式教愚太久太严重,导致当今很多泛蓝朋友对孙文的认识还没有达到近百年前上海《时事新报》的高度。

        黄埔军校师生在192410月获得苏联输送的第一批武器后,不到一星期就展开了对广州商团的军事镇压。

        广州商团成立于1912年,虽然已历经12年的时间,但毕竟只是民间自治性质的武装力量,战斗力肯定无法与被苏联训练和武装起来的正规军相抗衡。因此国民党的黄埔军校师生首战轻轻松松就大获全胜。

        但上海的《时事新报》对黄埔军校师生武力镇压广州商团并大获全胜之事件很快作出了评论:“孙文以革命党自居垂三十年,且以唯一革命党自居三十年。却是对于革命的真义,毫不知道。他三十年来努力的目标,曰以党治国,而不知党之所以有意义,在于代表人民以治国。否则以一部分党人治国,与以一部分特殊阶级,与一个独夫治国,有什么分别?孙文不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根本已失却革命的意义了”。

        我相信,在将当下海峡两岸华人媒体对孙文评价的主流声音与近百年前《时事新报》对孙文的评价进行对比后,就肯定会认同我作出今人不如古人的论断所言不虚了。

        因此,作为受党文化仇恨教育毒害最深的几代人,也包括部分台湾人,从灵魂深处进行彻底的反思和排毒也许是我们每个人终身的功课。

 

.2020121日初稿于株洲,95日完稿于深圳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September 6, 2020
关键词: 中国百年 灾难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