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特朗普前顾问班农如何与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联手,分化川普总统的盟友?
作者:Rosalind S. Helderman, Josh Dawsey, Matt Zapotosky (华盛顿邮报)

  

前白宫首席战略家斯蒂芬-K-班农在2018年11月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时向他问好。(Don Emmert/AFP/Getty Images)
 
 
 
《华盛顿邮报》2020年9月13日文章原文链接

8月20日,当联邦特工在康涅狄格州海岸逮捕前白宫首席战略师斯蒂芬-K-班农时,他正在一艘150英尺长的游艇上休息,这艘游艇属于一位华裔亿万富翁,他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的努力让川普总统的高层盟友产生了分歧。

班农被捕后,大部分的关注点都在他面临的联邦指控上,因为他涉嫌向一个非营利组织的捐赠者进行诈骗,该组织声称正在私自在美墨边境修建一堵墙。

但班农与中国商人郭文贵的合作关系却成为他白宫后事业的主旋律,班农曾告诉朋友,他最近几个月一直住在郭文贵的游艇上–这种合作关系现在也受到了审查。据多名知情人士透露,一家与两者有关的公司是美国联邦调查局单独调查的重点。

郭文贵在中国被控受贿和其他罪行后逃离中国。班农在2017年离开白宫后,与郭文贵建立了关系。大约在同一时间,郭开始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抨击北京的腐败。

在过去的几年里,一家与这位亿万富翁有关的公司(他的名字也是Miles Kwok和Miles Guo)给班农提供了一份咨询合同。郭文贵还公开承诺向班农领导的慈善机构捐赠1亿美元。最近,在班农被捕前一个月,郭宣布,班农将担任他正在创办的一家新社交媒体公司的董事长。

班农则成为郭文贵最大的拥护者之一,郭在网上发布的视频中把自己塑造成反共异见者。即使其他批评中国政府的人士对郭文贵称自己是北京的政治牺牲品的说法越来越怀疑,班农也表示过文贵有宝贵的内幕消息,可以帮助打倒中国共产党(或中共),班农还称赞郭文贵对中国打压香港及其处理新型冠状病毒的做法有先见之明。

“郭文贵一直是中共遇到的最强硬的中国对手,”班农在给《华盛顿邮报》的一份声明中说。”他一直是世界上揭露中共谎言、渗透和恶行的主要斗士。”

班农还说,他认为美国欠郭文贵 “一份感激,因为他对中共–对美国的生存威胁–的不懈工作。”

但现在有迹象表明,美国联邦调查人员正在仔细调查郭文贵在美国GTV等一些金融活动,据熟悉调查的人士说,郭文贵说这家社交媒体公司GTV从投资者那里筹集了3亿美元。

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这些投资者中的一些人现在表示,他们认为自己被郭文贵公司诈骗了,并在最近几个月多次接受FBI美国联邦低调查局的约谈。华尔街日报首先报道了这项调查的存在。

FBI暂时拒绝发表评论。

郭文贵在一份声明中说,公司在募集资金时遵循了美国证券法,并得到了法律顾问的指导。他说,”绝大多数投资者完全满意”,并指称中共有 “代理人渗透到发行中,并提出有政治动机的投诉”。

班农在被捕前一直在该公司担任董事,他拒绝对调查发表评论。一位与班农关系密切的人士因调查而不愿透露姓名,他说,他认为针对GTV的指控是由中国政府推动的,他认为中国政府将这家独立媒体企业视为威胁。

另外,班农已经对有关建墙慈善的指控表示不认罪。接近他的人士表示,班农与郭文贵的合作与这项工作没有关系。

与此同时,另一项美国联邦调查局涉及郭文贵的的长期调查也在不断升温。在该案中,这位富翁被描述为游说特朗普政府将其引渡到中国的失败目标,据称这一复杂的活动涉及两名著名的共和党筹款人、Fugees嘻哈团体的一名前成员和一名在逃的马来西亚金融家。

上个月底,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检察官还准备对投资人埃利奥特-布罗迪(Elliott Broidy)提出指控,他是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前顶级筹款人,涉嫌参与了这项工作。据知情人士透露,他们还可能与他达成认罪协议。

司法部零距离关注共和党长期筹款人埃利奥特-布罗迪。

Broidy布罗迪的一名律师拒绝发表评论。布罗迪此前曾称有关其角色的说法是 “捏造 “的。

这两起平行案件聚焦了总统圈子里的人物如何代表外国利益寻求影响政府的对华政策。

班农与郭文贵的联盟与他长期以来的民族主义和对中国的鹰派观点相吻合。但熟悉他与这位亿万富翁关系的人说,他们也开始认为,班农是由于有利可图才被驱动跟郭文贵合作。

美籍华裔作家和记者龚萨莎说:”班农不在乎衣服和外表–那是小钱。”她曾短暂地在班农和郭文贵2018年发起的反共党慈善机构董事会任职。

但她补充说,”如果你想改变世界,这种钱,你有无穷的需求”。

班农说,他在失去对龚的信任后与她分道扬镳,他说,他与郭文贵的合作是出于一种坚定的信念,他的工作是必不可少的。

作为一名房地产开发商和投资者,郭文贵一度在共产党的中国蓬勃发展,一度成为中国第73位最富有的人。他在鸟巢体育场旁边建造了北京首屈一指的摩天大楼,招待那里的商界和政界精英。

他在YouTube上发布的视频中承认,他与中共国家安全机构的官员保持着关系。郭文贵,有一次,他代表中国国安前往印度,向达赖喇嘛传达信息,达赖喇嘛与郭文贵合影,郭将照片发布到社交媒体上。

2014年,中国的习近平反腐行动中抓了郭文贵的亲密盟友、高级中共情报官员马建之后不久,郭文贵开始逃跑。

马建在政府公布的一段20分钟的视频中承认从开发商那里收受了数百万美元的贿赂,并描述了与郭文贵的 “共同利益联盟”。

郭否认了这些指控,并逃离中国,2017年戏剧性地重新出现在纽约,在俯瞰中央公园的雪莉-荷兰酒店价值6700万美元的顶层公寓定居。

在纽约,他利用YouTube频道讲述了中共精英中的金钱、暴力和性爱的耸人听闻的故事,他声称这些故事是他作为内幕人士时搜集到的。其中许多指控,往往以习近平的亲信和反腐沙皇王岐山为中心,但无法得到证实。

“如果他们不是那么腐败,就不会怕我。”2017年,郭开始发声时对《纽约时报》说。

郭说,他在2015年加入了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的私人Mar-a-Lago俱乐部。

一位参观过郭文贵纽约顶层公寓的客人说,为了避免引起郭的怒火,他匿名说,郭文贵提供了一种他声称每公斤价值100万美元的稀有茶叶,并进行了一场即兴的时装表演,他在表演中展示了鲜红和黄色的鳄鱼皮夹克。该人士说,郭华丽的客厅的中心是一个用乐高积木搭建的伦敦塔桥的巨型模型。

随着郭的声势越来越大,国际刑警组织于2017年4月发布 “红色通缉令”,宣布他是一名被通缉的逃犯,罪名是受贿、绑架、洗钱、诈骗和强奸,并催促将其遣返北京。

郭否认了这些指控。当年9月,他正式向美国申请政治庇护。

中国外交部在给《华盛顿邮报》的声明中,除了注意到国际刑警组织对 “犯罪嫌疑人郭文贵 “的备案通知外,拒绝对班农或郭文贵发表评论。

中国向美国明确表示,希望郭文贵被移交。熟悉这项工作的人士在匿名的情况下描述了政府内部讨论的情况,他们说,中国高层官员亲自游说当时的国务卿蒂勒森和其他美国官员。

根据顾问尼基-马里-卢姆-戴维斯(Nickie Mali Lum Davis)认罪的相关法庭文件,在幕后,中国政府也在努力通过其他途径。

戴维斯在认罪书中承认,她在2017年5月与一名中国政府部长会面,讨论郭。根据她提交的一份指控文件,戴维斯承认她协助和教唆了另外两名参与影响力活动的人的努力,他们被认定为A人和B人,知情人士指认他们是前Fugees说唱歌手普拉斯-米歇尔和当时担任共和党财务副主席的布罗迪。

米歇尔否认有不法行为。他的律师拒绝发表评论。

根据法庭文件,布罗迪据称应一名中国政府官员和马来西亚金融家Low Taek Jho的要求,游说将郭驱逐出美国,后者后来被单独起诉,罪名是密谋洗钱和贿赂外国官员。

检察官在法庭文件中说,罗迪的人联系了几位特朗普的高级助手,并争取到了在中国赌博飞地澳门经营赌场的共和党财务主席Steve Wynn。

在法庭文件引用的短信中,Broidy描述了Wynn如何向他保证,他已经把这个问题直接告诉了特朗普。

据《邮报》此前报道,在2017年6月左右的一次私下会面中,Wynn告诉川普,为什么习近平对美国将郭文贵送回中国的感觉如此强烈,并将郭文贵的两张照片交给总统。

Wynn的律师Reid Weingarten拒绝发表评论,但表示他的客户一直在与调查人员合作。

据一位熟悉特朗普观点的前政府官员说,特朗普最初似乎被说服了,在椭圆形办公室的一次会议上告诉助手,他支持遣送郭文贵这一计划。

但熟悉讨论的人说,司法部、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当时的白宫法律顾问麦加恩认为此举并不合适。

白宫发言人将有关该事件的问题转给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安会发言人拒绝评论,并将问题转给司法部,司法部也拒绝评论。

郭在一份声明中说,他帮助FBI揭露了这一阴谋,并称这只是 “中共利用腐败律师、美国知名商人、政府官员以及所谓的游说者和政治顾问开展的一场范围广泛的运动的一角,目的是影响美国最高层政府对我采取行动。”

FBI拒绝发表评论。

班农曾对其他人说,他在担任白宫首席战略师时亲自保护了这位亿万富翁。

“我是保护者,”他在被捕前接受该刊物采访时告诉《电讯中文网》。”当我在白宫里面的时候,我把文件拿去放在我的办公室里,然后说:’不管谁想要这个家伙,这个家伙是一个很有价值的人。 ”

自2o17年8月班农被赶出白宫以来,他一直在密集关注他所描述的来自中国的上升威胁。

班农对电讯中文网表示,2008年奥运会期间对北京的访问,深深影响了他对北京的看法。”很明显,这些家伙想成为一个霸权国家,”他说。”他们需要完全控制。”

班农说,在他的行程中,他还注意到了奥运场馆对面的郭的酒店。”迈尔斯.郭就是那个人,”班农说。”他是当时中国的唐纳德-特朗普。”

到了2017年秋天,班农在华盛顿亚当斯酒店与郭文贵共进午餐,这是一个共同的熟人介绍的。

班农在采访中表示,他开始频繁地与郭文贵会面,讨论他们对中国政府的共同看法。今年,他开始在他的 “作战室 “播客节目中定期介绍这位亿万富翁。

郭文贵说,他们的关系植根于他们共同的意识形态。

“虽然我与班农先生的配对可能看起来有点奇怪,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他在声明中告诉邮报。”我相信他有效地提高了美国对中共威胁严重性的认识。”

班农与郭台铭的经济关系大约始于同一时间。根据《邮报》获得的一份内部备忘录,2017年底前的某个时候,一家与郭文贵有关联的公司借给班农15万美元。

郭文贵的发言人告诉最先报导这笔贷款的《纽约时报》,这与一个批评中共的电影项目有关。郭告诉《邮报》,这是一份现已达成的咨询协议的一部分。

班农被控私下欺诈捐款人,为川普的边境墙筹款。

2018年,班农邀请哈德逊研究所学者迈克尔-皮尔斯伯里(Michael Pillsbury)与郭文贵在海亚当斯酒店的一个套房里共进晚餐。

在牛排、龙虾、螃蟹和一系列甜点的盛宴上,与班农对中国的强硬观点相同的皮尔斯伯里说,两人努力说服他,郭文贵有宝贵的信息可以提供给美国,应该得到美国学者和倡导者的拥护。

“班农希望我向别人担保他,”皮尔斯伯里说。”就好像班农有义务向郭先生提供有影响力的人一样。”

皮尔斯伯里说,郭是个知识渊博的商人,但不一定能接触到中国政府的内部机密。他说,他后来后悔参加了这次会议,尤其是在他访问北京时,一位中共官员对他发出 “友好警告”,说中国政府已经听说了这次晚宴。

“打探郭的消息是有代价的,”他说。”不管他是什么人,都很复杂。”

2018年8月,班农签订了一份为期一年的合约,为一家在特拉华州注册成立的郭氏传媒提供咨询,费用为100万美元。班农的合同最早被Axios报道并发布在网上。

然后,郭文贵和班农都开始频繁出现在郭氏传媒的G新闻网站上。

龚萨莎的法庭诉讼笔录中说,班农还获得了郭氏传媒纽约总部的一间办公室,该办公室与郭在美国其他商业利益的办公室合署办公。

班农也开始频繁乘坐郭文贵的私人飞机。在2019年的一部纪录片中,班农被拍到乘坐这架飞机飞往竞选活动,他在中期选举中为共和党候选人背书并宣传。郭文贵说,当他们前往类似目的地时,他 “偶尔 “会邀请班农加入他的行程。

在2018年11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班农和郭宣布他们将发起两个慈善机构,调查中国的腐败问题,并为中国政权的受害者提供资金支持。他们说,班农将领导非营利性的法治社会,该机构将得到郭文贵1亿美元捐款的支持。班农告诉《纽约时报》,他将不拿任何报酬。

龚说,前一年曾以美国之音记者身份采访过郭文贵,第二年就被邀请加入该慈善机构的董事会。

但她说,她越来越担心这位中国商人对自己的个人和商业历史不诚实。

“我是一个中国鹰派,我担心的是[郭文贵]会损害整个鹰派的论调,”龚说。

她说,她参与到这个组织中来,是为了试图引导和保护班农不陷入困境。

“史蒂夫-班农在媒体和共和党有很大的影响力,”她说。”我认为我有责任不断提醒他什么是错的。”

班农说,他开始相信龚并不支持香港的抗议活动,并 “对她缺乏与中共对抗的紧迫感 “感到不安。

她只在董事会呆了几个月,就在2019年9月辞职。在她的法庭口供中,龚说,她看到了该法治社会的内部财务信息,并担心机构对捐助者不透明。”我意识到他们承诺的任何钱都不存在,”她作证说。

郭文贵说,该机构成立的目的是 “帮助中国人站出来反抗中共的罪恶政权,教育西方世界了解中共的真正邪恶”。他说,他已经在经济上支持了这个项目,并且仍然致力于这样做。

郭文贵说,在他拒绝提供500万美元帮助制作她正在拍摄的一部纪录片后,龚就对他发难,并称她的抱怨是 “酸葡萄”。

龚小夏对此提出异议,称她从未向郭文贵要求资助她的纪录片,该纪录片的成本不到60万美元,而且已经接近完成。

在网上,郭文贵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尤其是中国的异见人士和美国华人对中国打压香港和中国处理病毒的做法感到震惊。

4月,郭文贵开始为一家名为 “GTV Media “的新公司募集资金,他在网上视频中说,这个社交媒体平台将不受中国或美国的控制,如果中国货币崩溃,它将是一个安全的投资场所。郭告诉《邮报》,他是GTV的 “顾问和赞助商”,他的律师说GTV是郭传媒的新版本。

居住在夏威夷的美籍华裔糕点师和网页设计师Jiamei Lu说,她和从中国来的母亲在网上看郭文贵时,就被吸引住了。

“他的话非常有吸引力,”卢说。”他说他是唯一能拯救世界的人。”

她接着把母亲从中国寄来的养老金积蓄共4万美元寄给了郭文贵,以为是投资新公司。她说,当公司没有人在给他寄来的投资文件上签字时,她开始担心。

卢说,她短暂地在GTV工作,做了一个星期的网页设计师,然后由于与郭的纠纷而被解雇。

她说,自6月以来,她已经接受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特工的三次约谈,并知道还有投资人也在与美国调查人员接触。

其中包括房地产开发商高远,他说,他的父亲曾是中国的一名开发商,他把郭文贵奉为反共党的人物,他把他们家的110万美元积蓄投资到GTV。高远说,他非常担心,于是向美国当局求助。

高在与父母同住在泰国,他说 “强烈反对并恳求 “父亲不要投资。

但他说,他的父亲已经成为郭文贵的信徒。他说他的父亲,”不先听郭文贵的话,他就无法入睡”。

他还说,他父亲对班农的参与也印象深刻,他说,班农是郭文贵视频中 “不停地做广告 “的对象。”我爸爸认为班农对特朗普总统和他的政府有巨大的影响,”他说。”他深信这些人基本上对美国所有与中国有关的政策都有影响力。”

在另一次采访中,高的父亲高宝林表示,他认为自己投资GTV的钱花得很值。他说,郭文贵”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从天而降消灭共产党这个恶魔的人”。

郭文贵在声明中表示,公司筹集的资金全部 “完好无损”,并称GTV的大部分投资者都很满意,公司遵循了证监会的规定。

卢说,她的投诉与她的工作无关,并指出在工作结束后,她继续为郭文贵做志愿者,并追加投资。

郭文贵曾吹捧班农在GTV的作用,7月在网上发布的一段中文视频中说,这位前特朗普顾问已被选为该公司董事长。在这段在其游艇甲板上拍摄的视频中,郭文贵身穿剪裁利落的商务西装,戴着飞行员太阳镜。可以看到班农穿着货柜短裤和马球衫,在他身后的一张长椅上休息,敲击着手机,并不时地仰头晒太阳。

郭文贵告诉《邮报》,班农被捕后,他已被免去董事长职务,也没有参与为公司筹集资金。

不过,两人的合作关系一直在继续。班农上个月以500万美元的保释金获释,而他正在等待定于5月进行的审判。

周二,郭文贵出现在班农的播客上,在他的客厅里直播了近30分钟,讨论他们推翻中国政府的共同目标。

两人首发了一首针对中国政权的摇滚歌曲,副歌是。”跟着我,我就能让我们自由!拿下! 打倒! 中共!”

班农称这首新歌是 “对中共的不可思议的文化攻击”。

班农向观众解释说,这首歌的特色是 “独一无二的郭文贵的声音”。

 
—— 原载: 《华盛顿邮报》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September 17, 2020
关键词: 华盛顿邮报 特朗普 班农 郭文贵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