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Relisgious Exchanges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宗教交往
中国宗教自由不能操之过急? 陈日君:现在国内情形很可怕
作者:吕熙
中国宗教自由不能操之过急? 陈日君:现在国内情形很可怕
 

天主教教廷近日的种种举措,引来教会内外的巨大争议。教宗方济各周末发新通谕,表示疫情证明资本主义失效,又表示无论如何都要拒绝战争。另一方面,梵蒂冈计划和中国续签临时协议,引来巨大反对声音,教廷国务卿帕洛林却再次为协议护航。当一切似乎势在必行,教会内,仍有牧者试图力挽狂澜,他就是香港天主教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本台记者吕熙专访了近日从罗马回港,正接受隔离的他,以下请听详细报道。

教宗方济各在过去的周末,发表题为《众弟兄》(Brothers All)的新通谕,表示疫情证明资本主义失效,世界需要新型政治,又表示无论如何都要拒绝战争,完全否定教会过去对“公义战争”(just war)的定义。《天主教教理》列明在特定条件下,可以战争为合法防御手段。

教廷国务卿:梵中协议有助中国教徒获得正常信仰生活

另一方面,梵蒂冈和中国就续签主教任命临时协议的谈判,进入关键时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早前访问梵蒂冈时表达了反对,然而教廷国务卿帕洛林周六(3日)在纪念教会到中国传教150周年的中国主题研讨会上,就再为协议护航。他表示协议“有助中国教徒获得正常信仰生活”,而2018 年签订的临时协议只是一个起点,两年的时间并不足以评估协议所取得的成果,教廷因而愿意延续协议,借此试验它可带来的益处。他又澄清拒绝以政治目光来解读协议,并表示对中国的人权和宗教自由问题,不能操之过急。

 
2020年10月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梵蒂冈会见教廷国务卿帕洛林。(路透社)
 

帕洛林的发言,似乎在隔空回应香港天主教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他九月底不远千里从香港飞到梵蒂冈,为的是求见教宗方济各,希望反映两个一直让他如鯾在喉的问题,第一,梵中或续签主教任命临时协议的问题;第二,香港教区主教人选的问题。

陈日君求见教宗不果    曾揭梵中关系内情

不过在罗马苦等数天,他没能见到教宗一面,也没能获得一声回覆,只能把写好的信交给教宗的秘书,祈愿教宗能在百忙中抽空读信。自言“无功而归”的他收拾行装,坐上了回港的航班。

他在脸书发布的照片,只见白发苍苍的他,驼着背、双手从后托着背包,走在空无一人的圣伯多禄广场上。这一幕,感动了无数信众,相继留言“枢机爷爷,辛苦您!”,更有艺术家把这一幕画下来,配上圣经中的一句话-“为了熙雍,我决不缄默”。

这也是陈日君枢机在2018年出版的著作名字,在当年梵中正签署主教任命临时协议的敏感时机,他在书中披露梵中关系发展的内情、教廷国务卿帕洛林如何令教宗方济各无法得悉中国教会实况,以及已故万民福音部部长迪亚斯如何称共产党为“兄弟”。

而两年前签订的这份梵中临时协议,一直保密,外界无法了解当中有多少“魔鬼细节”,然而两年后的当下,教廷再计划续签这份协议,引起信众,乃至是国际社会的忧虑。

生于上海,16岁逃难到香港的陈日君枢机,一生孜孜不倦,关注中国地下教会的情况,也积极支持香港的民主运动。然而当下,无论是中国地下教会,还是香港的民主状况,都在风雨飘摇当中。

记者:两年前签下的梵中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存在什么问题呢?

陈日君枢机:里面写的什么,他们(教廷)从来没有公布,是秘密的,你也不知道里面说什么,你怎么赞成,怎么反对呢?可是我们看到这两年有了这个协议,这个协议根本没有发生什么作用。协议本来是说选主教怎么选, 可是这两年里没有选新的主教。有两个新主教,但早在几年前梵蒂冈跟北京政府早已经同意了,这个协议根本没有发生效果,但是发生了别的效果。

就是因为(协议是)秘密的,所以(北京)政府就利用这个协议做了很多别的事情,教廷也利用这个协议做了很多别的事情。最严重的就是教廷在这个机会上,把被称为不合法的、(被)绝罚的,不合法祝圣的主教,把他们承认了。这是很可悲的,因为这七位根本是不应该做主教的,因为他们这几年根本不当教会的道理、规矩是什么。这个梵蒂冈完全是失败的。

(编按:2018年教廷和北京商讨主教任命协议时,曾宽恕和承认七名因接受中国官方“自选自圣”而被处以绝罚,即逐出教会的中国非法主教,其中二人据报有亲密女友及子女)

 

视频 【陈日君专访:梵中协议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现在国内情形很可怕"】

 

记者:这两年中国天主教徒面临怎样的处境?

陈日君枢机:国内的情形现在是很可怕了,现在完全是在政府的手里了。有些(官方)规矩原来已经有了,但是以前不太执行,这两年就执行了,所以这个协议一点好处也没有带来。比如说地下的(教会),(规定)不能有圣堂,可是两年以前很多地方有圣堂的,政府也容忍他们有圣堂。没有圣堂的,地下的神父都做弥撒的,教友也去望弥撒的,附近的人也知道的,政府当然也知道的,上面也容忍的。可是这两年不行了,地下的也不能做弥撒了,圣堂也被他们收去了。他们说大家应该去参加我们(官方)的教会了,所以不能有自己圣堂了,地下的神父也不能在家里自己做弥撒了。

最厉害的是地上地下(宗教自由)都退步了,政府不允许18岁以下的人进圣堂,参加任何宗教活动了。所以梵蒂冈给了他们(北京)很多让步,他们(北京)一点都没有给。这样的协议有什么用呢?我们的教会被他们破坏了,(北京)政府就是用这个协议,因为他们是秘密的,我们也不知道里面说什么,他们就说教宗这个也遵许了,这个也同意了,完全取消了我们教会的自由。

(编按:中国在2018年初实行新的《宗教事务管理条例》,严格限制宗教活动场所,多地也限制未成年人参加宗教活动)

记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早前表示不希望梵蒂冈和中国续签协议,并批评中国在宗教自由上的打压,您觉得其他国家发声关注,会让情况有转机吗?

陈日君枢机:我希望的是我们教会里有人出声,为什么明知这个事情,教会里没有声音的?完全的声音是在梵蒂冈,这才是可怕。我们教会里很多人知道情形的,他们为什么不出来讲话呢?我们以前有一个(中国教会事务)委员会,现在取消了。委员会的人没有抗议,取消了他们也没说一句话,就算了。

这两年香港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全世界都看到了,我们亚洲的主教团主席,貌波枢机,他最近也说了一些话,可是别的枢机就没有。所以我说蓬佩奥也不是天主教徒,为我们说了一些话,我很感谢他,我觉得还好有人敢说话。我觉得蓬佩奥说的话是事实,不论谁说的话,是真还是假才是重要。在中国发生的很多,都是反对宗教自由,不单是天主教,基督教也是,而且回教也是,西藏也是。这么多的事情放在一起,教宗从来没说一句话,这是很可惜的。

(编按:退休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任期间,成立了“中国教会事务委员会”,主要关心中国教会事务,有30多名梵蒂冈官员、专家和港澳台主教,每年召开3天周年大会,但这个委员会在教宗方济各任内消失)

记者:您还会再去梵蒂冈吗?

陈日君枢机:不去了,哈哈,在这个情形下我不去了,去做什么呢?他们完全决定不听我们说什么了,没关系,我们相信的不是人,我们相信天主,我们把我们的信心放在天主上,尤其是圣母玛利亚,她为我们转求,我们充满信心。

回看陈日君枢机在圣伯多禄广场上孤身一人的相片,有信众以一首粤语圣歌的歌词来描绘-

 

“独自漫步在世上,将不感孤与单

过遍世旅与主偕行,与基督共往还

大踏步面向着世界,我要与救主一起

共望着大路向前进,与基督不相离”

 
—— 原载: RFA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October 5, 2020
关键词: 中国宗教 陈日君 可怕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