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台海两岸
局势陡变,准备热战?
作者:桑雨(法广RFI)
  
台湾战机拦截越过海峡中线的中国战机 2020 10 2 AP

本周,几件大事同时发生,其中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感染新冠病毒,住院治疗三天后出院;美国移民局宣布不再受理任何中国共产党党员的移民申请;美英法德日等39国,就新疆集中营与港版国安法问题在联大谴责中国侵犯人权;台湾“立法院”全票通过国民党籍议员提出的“台美复交”和“请求美国协防台湾”两个议案。以上事件都引发国内社交平台广泛关注。本周也是国内十一长假期,旅游业餐饮业正在回暖,亲朋好友在经历大半年禁足之后开始聚会,人们的心情是沉重与复杂的,对当下形势的判断大可借用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来形容:“现状不可描述,未来不可预测,一切皆有可能”。

一篇题为《台海局势陡变,中美恐会断交》的网文这样写道:“这个国庆节像看电影一样。前半程是别人的事,美帝总统感染新冠、入院隔离,出院。后半程是自己家的事。台湾“立法院”全票通过国民党籍议员提出的“台美复交”和“请求美国协防台湾”两个议案。台湾终于迈出了“关键一步”。值得注意有两点。第一,议案由国民党提出。国民党近些年始终被视为对岸支持两岸和平统一的基本盘。马英九时代提议“外交收兵、侨务休兵”,两岸关系变成实际上的邦联关系。台湾和大陆的统一一度只是细节问题。但是随着马政府下台,台湾岛内“台独”思潮越行越甚。国民党在各级选举中雪崩一样失利,韩国瑜当选非但没成为中兴,反而成了回光返照。

如果说之前尚可以寄希望国民党联合岛内的亲大陆势力约束台独,蔡英文二次当选之后,台独在岛内的最大约束就只剩下蔡英文本人。这不是说蔡英文胆子小、不敢兑现选举承诺,也不是她深谙民族大义。 蔡英文吸取了前任教训,出于谨慎执政的需要,在国际和岛内事务、党内的急独和渐进派之间搞平衡。此次议案由国民党提出,表明国民党已经不再把恪守“九二共识”作为区别民进党的政治标示。共识本来就是政治互谅,对台独法理上的约束不强。问题在于,国民党已经认识到,“九二共识”已经成为负资产,提供给本党的政治生存空间已经微乎其微,要想保留旗号,就要在党的建设上推倒重来,最好的切入点就是两岸政策。重塑后的国民党将会完全改造党内结构以适应新的发展要求,以前大陆对台工作的联系和平台也随之报废。

此时再追究责任意义不大。自蔡英文总统连任以来,对岸就已经风吹草动,忽略了对岸的试探,或者说错选了解决方式,是造成两岸走向尴尬摊牌境地的原因。当前最需要做的是稳住对岸不添乱,这肯定不是靠撂两句狠话就能解决的。除此以外,需要检视政策系统运转失灵的问题。国民党议员提出议案前应该会有不少动向, 国民党也是控制型政党,党内高层也有一个达成共识的过程 。同时,岛内不少绿党大佬都在大陆有投资,两党只有心照不宣形成合谋,我们才会被蒙在鼓里。

不知道对台政策部门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是提前知道消息,却没有形成有效阻遏?还是说对此懵然无知,跟我们一样从新闻上才知道此事,如果是后者就很危险。

第二个值得注意的是全票通过。全票这件事在两党制议会里很罕见,要知道当年珍珠港事件以后,美国对日宣战也不是全票通过的。岛内的民意昭然若揭,可以说与大陆汹涌的武统之论形成了尖锐对立。以后我们没办法继续“寄望于岛内民众”,而要把岛内视为一个统一的整体,这是当代中国人的最大悲剧。法案一旦通过,阻止法案变成现实就只有两条路。一是美国拒绝台湾请求。从之前蔡总统表态看,这个可能性不大。很难想象国民党议员没有询问过美帝的态度就擅自提出议案 。第二个就是真正的中国人都不愿意看到的,时隔半个世纪以后,两岸战火重燃,中国人打中国人。新中国很多老帅不愿意回顾解放战争的历史,刘伯承元帅后人回忆,他父亲从来不看解放战争题材的电视剧,他说自己无法面对那些失去子女的父母,不管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

两代人天人永隔都是人间惨剧。不管在什么名义下,同胞兵戎相见都是下策,都会造成民族间永不愈合的裂痕,这种裂痕是真正渴望民族复兴的中国人无法承受的。

台湾问题深刻嵌套在中美关系里。自1971年基辛格秘密访华到1978年中美决定建交以来,接近十年的时间,双方都在为妥善处理台湾地位寻找出路。没有台湾地位的妥善解决就没有中美建交,中美建交是建立在拒绝台湾法定独立身份的基础上。假如对岸迈出关键一步,并且得到美国支持,中国就只剩下与美国断交一个选择。下一代人就将因此处在一个与我们完全不同的历史时期,生活在完全不同的国际社会里。”

一篇题为《爆发热战的可能性前所未有》的网文这样写道 :“在当前危急的局势下,我们必须更加警惕同美国爆发直接军事冲突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在疫情的影响下可以说达到了历史上的最大值。当前利用台湾问题同中国进行一次高烈度大规模的常规战争,完全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军巨大的体系优势和先天的地缘优势使其一线部队在冲突中能取得全面的优势,故取胜的可能远大于我军。

(1)美军在介入台海的作战中享有先天性的主动权和地缘优势,由于它是主动介入进攻,我国是被动反介入,一开始战争的节奏就不会是由我国主导,而一旦其凌厉的进攻超出了我军的承受能力,就必然导致重大损失。

(2)尽管我军当前发展迅速,但至今在体系建设和人才队伍建设方面同美军存在严重代差,而在现代海空作战中,这种代差将会使强势一方对弱势一方形成致命的优势,这种巨大的优势,正是美军在台海挑动战争的底气所在。

(3)由于我军的核力量只相当于美军的1/8不到,战时局面一旦出现失控,我军很难对美军进行对等的核威慑。

 以上几个致命性的问题,构成了美军利用台海问题对我国开战的底气。而对美军而言,由于战争的目的仍然是服务于国内矛盾的转嫁,所以关键的问题在于控制战争的规模和底线。换言之,全面战争并不符合美国方面的利益,但将战争的规模控制在一场能对我国伤筋动骨的海战和空战,能对我国的武装力量在短时间内进行极重的打击,但不涉及对我国的领土和核门槛进行挑战,则完全符合美国的利益。

种介入作唯一可能的切入点,正是台湾问题台海冲突的样本,如同为这种作战量身定做,其冲突的设定和最后可能达成的效果,都与美方的要求高度契合。通过介入台海作战,对我军的海军舰艇部队、前线空军部队以及登岛的陆军部队予以重创,然后将战争方式限定于空中战役和持续不断的空中打击,以此对我国形成逼和的态势,这将完美达到美军所有的战略要求。

而讲到这里,很多人会质疑事情的严重性,会认为我国巨大的战争潜力,同美国对抗哪怕出师不利也同样能反败为胜。然而这样的看法实际上是对现代海战空战缺乏认识的体现。其实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今,海空战都是一种完全不可能拼消耗的战争样式,其最大的特点便是战斗力形成缓慢,但在极短时间内就会出现巨大消耗。因为其装备的制造和人员战斗力形成过程太过复杂,因此一旦出现大规模的损耗,几乎无法在短时间内得到补充,这段时间的兵力空窗,就足以成为导致战败的缺口。这就是当前台海风险的根本成因,由于常规对抗我军在各领域都难以取得真正优势,所以当前爆发战争反而符合美国的利益。除非我军能通过军事理论和部署上的调整,改变不利态势,否则战争风险将在今明两年愈演愈烈,有巨大的可能直接升级成大规模的热战。

自美国宣布“重返亚太”战略以来,美军就一直在为西太平洋乃至台海作战进行紧锣密鼓的准备。 作战理论层面,“空海一体战”、“分布式杀伤”、“网络中心战”、“作战云”、“新饱和打击”、“快速猛禽/闪电Ⅱ”等一系列完全针对亚太地区的新战法,密集地出现在这短短的不到十年里,并且每一种战法都经历了大量的针对性的训练和演练,这种新战法出现和迭代的速度,超过了美军在冷战时期的水平。而在装备建设层面,近400架的F35,2000多枚联合防区外空地导弹,协同作战系统的逐步普及,下一代数据链系统的逐步建成,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不断部署,“星链”计划的逐步完成,小当量核武器的装备,等等这些针对性极强的装备建设,已经说明了美军的用意。毕竟这些装备在反恐治安战中其实毫无用处,它们是为大国间的大规模冲突量身定制的武器系统。

这些种种情况,足证美军当前备战之紧,他们早就做好了战争的准备,而且一直在准备着。”

 


—— 原载: 法广RFI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October 10, 2020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