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路在何方
作者:厉有为(中共深圳市委原书记)


在深圳改革开放40 周年之际,提出路在何方的问题,彷佛有些不合时宜。但是,实事求是地讲,这问题真的存在。

改革开放初期,根据以往的实践,有人提出取消阶级斗争为纲,转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有人就大呼大叫,这是企图纂改毛泽东思想,这是砍旗,万万使不得。

路在何方?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给出了方向。确定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总方针。

有人主张搞几个经济特区,进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试验,有人坚决反对,说特区是租界,这是卖国,搞不得!

路在何方?

胡耀邦同志坚定地回答,主权在我不是租界,经济特区可以搞,特事特办。才有了深圳的今天。

有人提出社会主义可以搞市场经济,有利于生产力的大发展。但更有人坚决反对,说计划经济是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市场经济姓资,计划经济姓社,搞市场经济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搞不得!

路在何方?

邓小平 1992 年南方谈话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说,资本主义有计划,社会主义有市场,这是发展经济的手段。社会主义可以搞市场经济。于是中国继续大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生产力飞速发展,国民生产总值达到12万亿美元,仅次于美国,是世界第三位日本的三倍多。

在全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之后的今天,生产力得到解放,一批企业家脱颖而出,民营经济得到大力发展,已经占到国民经济的半壁江山,占对外贸易的45%,占税收的50%,占GDP的60%,占科技创新的70%,占职工就业的80%,占企业数量的90%以上。这些数字说明了什么?说明社会主义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经济基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由计划经济时代的几乎百分之百的国有,发展到这么大比例的民有,经济基础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中国的新探索、新实践、新境界。

至此时,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三条路:第一条路是改革上层建筑,来适应现实的已经变化了的经济基础;第二条路是改变现在的经济基础,往回走,来适应上层建筑;第三条路是谁都不改变,维持现状,实行双轨制运行。我们现在正站在三叉路口。

路在何方?

搞混合所有制改革,有两条路径:一条路是按市场经济规律运作,以市场为主配置资源,民营与国有优势互补,强强联合,取长补短,自愿组合,共同发展。另一条路径是以政府为主导,以行政手段为主配置资源,给国有企业下指标,把优秀的民营企业吃掉。我们正站在十字路口。

路在何方?

民营企业发展到今天,是在不断有人大喊大叫批判「私有化」的情况下成长起来的,可见它的生命力有多强大,因为它符合社会发展规律,更符合常识。实践已经证明:民有经济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实践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华为等民营企业受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强烈打压,就完全证明了它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但是,并未得到我国法律的承认,法律还只承认公有制经济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承认不承认民营经济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我们仍然站在十字路口。

路在何方?

人民政府的神圣职责就是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只有这两个安全得到切实保障的情况下,公民才能全力以赴地安心创业。我们的法律就是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不受侵犯的。在财产保护方面,国家大法中只承认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可不可以民有的私人财产和公共财产一样,都神圣不可侵犯并加载大法呢?我们又遇到了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之间的问题,我们仍然站在十字路口。

路在何方?

国家大法中只承认:「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这里的关键词是「合法的」三个字,写在大法中的合法的私人财产,一定是指从法律意义上讲是合法的。私人财产这么多,而且随时随地都在变化之中,国家有什么部门或机构来对私人财产的合法性进行认证呢?没有!起码直到现在没有!那么问题就出来了:这么庞大的私人财产没经过法律认证是合法的之前,都处在不合法的状态,这就变成了私人财产是有原罪的,只有经过政府认证是合法的之后才合法!这把我们国家无罪推定的法律原则,变成了有罪推定!

如果大法里对公共财产和公民的私人财产都同样承认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就没有以上的问题了。这里又涉及到对公共财产和对私人财产平等保护的问题。我们又站在十字路口。

路在何方?

由旧时的苏联传给我们的公有制是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特征,私有制是资本主义的本质特征。这种观念根深蒂固。

改革开放40年的实践告诉我们不是这样。社会主义有私有制,资本主义有公有制(如沙特的阿美石油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上市前就是百分之百沙特国有。沙特是社会主义国家吗?)对私有经济(民营经济)该不该与公有经济在法律、政策、制度等等方面都一视同仁?还是在法律政策上对民营经济低人一等,在资源分配上厚公薄民呢?目前这种情况在地方政府官员中是较为普遍存在的。我们又站在十字路口。

路在何方?

我们国家权威的社会科学机构的领导人,大谈阶级斗争,来势汹汹,彷佛谁不同意他的阶级斗争观点谁就是阶级敌人。还有人写文章说,前三十年消灭了资产阶级,后三十年又培养了一个资产阶级;前三十年消灭了剥削,后三十年到处都是剥削。我们怎么看待资产阶级?怎么看待剥削?怎么看待阶级斗争?这是回避不了也无法回避的问题。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从劳动创造价值说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告诉我们,劳动必须与资本结合才能创造价值,这是经过实践检验的真理。劳动离不开资本,资本也离不开劳动,只有二者结合,才能创造价值、创造社会财富。二者是和谐共处关系、和合共生关系,是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不管是体力劳动还是脑力劳动,不管是简单劳动还是复杂劳动,不管是农业劳动、工业劳动还是服务业劳动,无一例外都是如此。不管是使用价值还是交换价值都是如此。

由此,我们引出什么结论呢?就是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是和谐共处、和合共生、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关系呢?还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关系呢?

在习总书记大力倡导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情况下,我们在国内是搞阶级斗争还是建设中国公民的命运共同体?我们站在十字路口。

路在何方?

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有没有矛盾?有没有对立的利益要求?有没有斗争?有!肯定是有。我们是用和平方式、用法律手段加行政手段来解决矛盾和不同的利益要求呢?还是大搞阶级斗争,用批斗、打倒、剥夺甚至是消灭的方式去解决矛盾呢?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是在市场经济规律的作用下,互相依存的契约关系?还是工人阶级被资产阶级剥削和压迫的关系?我们仍然站在十字路口。

路在何方?

资产阶级在我们的语境中已经是负面的词意了。我给它一个新的称谓;有产的劳动阶层。

我们是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从实践中实事求是地总结出符合客观实际的道理加以实施?还是不看实践抱着旧的框框、旧的教条、旧的理念不放?我们仍然站在十字路口。

路在何方?

就当前形势,用孙立平的话说是:四面埋伏,八面楚歌。外部压力大增。我认为任何外部压力都不会压垮我们!关键是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有人说,美国压中国什么筹码都加上了,还有一个筹码:就是等着中国在外部压力下犯错误,自己垮台。在强大的外部压力下最容易犯的是什么错误呢?我认为最容易犯的是左的错误。

「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在这个关键时刻,最重要的是稳定民心,其中关键的又是稳定企业家的民心,使他们觉得他们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都得到政府法律的确实保障,便死心塌地的在国内拚搏、投资、发展。因而,就可以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等等。而不是像某大学教授所说民营企业家的心态那样:「需要我们是你们不得已的选择,消灭我们是你们的神圣使命。」如果他们对前景充满恐惧和担心,我们将如何振兴中华,实现伟大的中国梦?我们正站在十字路口。

路在何方?

路在脚下,路在像改革开放初期那样,要下决心进行全局性、战略性重大问题的突破,从理论认知、法律制度、实际工作上的突破!

我相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一定会有所作为!一定会有新的突破!

 
—— 读者推荐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October 12, 2020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