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联合国数据中心落脚杭州 专家:民主国家定会抵制
作者:方冰
2020年9月18日大门关闭的纽约联合国总部。
 
纽约 — 

两位中国籍官员,一位代表中国政府,一位代表联合国,签了一份意向书,确定联合国第一个大数据研究中心将建在中国杭州,距离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总部不远的地方。尽管这一计划获联合国支持,但专家质疑这是中国借联合国金字招牌为自己设立的“全球情报网”。

“当美国试图限制数据流向北京之时,位于纽约的联合国秘书处正与北京合作,要在中国建立一个全球联合数据中心,”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克劳蒂娅·罗塞特(Claudia Rosett)在《华尔街日报》撰文。该计划包括建立一个处理联合国成员国数据的研究中心,和一个利用卫星监视技术彰显中国实力的地理空间中心。

“作为世界领先的高科技监视国,中国很乐意提供帮助,”罗塞特说。

罗塞特是女性独立论坛的外交政策研究员、《华尔街日报》前记者。她曾于1989年在北京报道天安门事件,也是联合国腐败的批评者,著有《联合国怎么办》(What to Do about the U.N.),批评联合国在完成其使命方面极为失败并很危险。

习近平亲自宣布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22日在联大辩论视频发言中宣布“为支持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核心作用”,“中国将设立联合国全球地理信息知识与创新中心和可持续发展大数据国际研究中心”。

这一计划始于2019年。当年6月,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和联合国负责经社事务的副秘书长刘振民在上海会晤,签署了“联合国—国家统计局大数据研究所” 谅解备忘录。

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是纽约联合国秘书处主管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部门。从2007年以来,这个部门一直由来自中共派出的官员领导。现任该部负责人是中国前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该部门网站的中文介绍说,联合国“经(济)社会部的影响力已远远超出联合国的大门”,其工作主要是,“制定规范”、“数据和分析” 、“能力建设”三大类。

联合国解释了什么是“地理空间信息”(Geospatial Information): “每件事都发生在某个地方,但是我们要如何去了解哪里正在发生什么事?什么时候发生的?发生的理由又是什么?这一切的答案就在地理空间信息。”

这一大数据中心被纳入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共17项目标,包括健康福祉、和平正义。联合国认为,大数据技术地理空间信息,“可以帮助我们衡量、监测和管理可持续发展目标,并改善人们生活和保护地球。”

中共对数据流内外有别

讽刺的是要为联合国建全球大数据中心的中国,至今不允许联合国到中国调查原发于中国武汉、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大流行起因,“本来按照国际公共卫生条例,中共作为原发国你是有责任和义务应该让相关专家到疫情原发地进行考察,可是它就是不让你进来,国际社会拿它毫无办法,”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告诉美国之音。

联合国负责经济和社会事务的副秘书长刘振民9月在联合国全球地理信息管理专家委员会上宣布,“在中国政府强大而慷慨的支持下”,“中国德清全球地理知识和创新中心将通过最后的行政批准。”

为什么是浙江省德清县?其中凸显中共利用联合国所作的长期努力。联合国首届全球地理空间信息管理论坛于2011年在韩国首尔举行,但并无永久会址。2012年初,经过中国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积极争取,联合国统计司同意永久会址落户在浙江杭州。统计司是联合国经济社会部下属机构。

2015年,浙江省将德清作为其地理信息空间中心,而联合国的这一论坛就落户德清了。在这一期间联合国统计司上属的经济社会部经历了刘振民的两位前任,沙祖康(2007至2012)和吴红波(2012至2017)。这也许部分解释了为什么2007年后中国派往联合国的副秘书长都主掌这一部门。

罗塞特说,德清“曾于2018年举办联合国世界地理空间信息大会,而大数据研究所在距离德清不到一个小时车程的杭州。”

杭州是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所在地,该集团联合创始人兼前执行董事长马云与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共同主持了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组织的2018年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会议。

联合国服务于中共全球野心?

“联合国与中美亿万富翁之间的关系不断加深,正服务于中国共产党争取全球霸主的愿望,”罗塞特表示。

“这种设置很容易成为中国的全球情报网络,”罗塞特说。“习近平向联合国—中国地理空间和大数据综合体承诺,将允许其在整个时空范围内详细绘制从地形和基础设施到人类行为的所有内容,”她补充道。

罗塞特认为,首先因为中共政权已经建立了全世界最强大的高科技全民监视系统。它通过“防火长城”控制国内互联网,禁止网民使用官员可以进行宣传的美国社交媒体平台,如脸书和推特。

今年早些时候武汉新冠肺炎爆发之初,正是这一监视系统扼杀了武汉李文亮医生发出的新冠病毒早期警告,并最终导致李文良医生本人在一个多月后死于这一病毒的感染。

中共在习近平领导下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收集、窃取大量数据,而“联合国具有合法性的招牌将使北京更容易确保来自成员国的数据流,影响联合国收此类数据的标准和规范、形成结果、将其输入联合国系统,并把中共的高科技暴政投射到世界各地,”罗塞特说。

其次是联合国的配合。“中国已经选择联合国作为习近平的‘一带一路’计划的工具,”罗塞特说。去年,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称赞“一带一路”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具有“内在联系”;联合国文件显示,包括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数十个联合国分支机构已签署了支持“一带一路”计划的协议,而联合国全部15个专门机构中有4个目前由来自中国的官员管理。

民主国家定会抵制

胡平说,联合国的很多作为,包括人权委员会,结果成为最反人权国家俱乐部,简直成了笑话,“中共在这些方面本来就恶名昭著、人所共知,你还把这种(大数据)合作交给中国政府,所以联合国现在很多作为已经让人非常忧虑了,因此,建立一个新的民主国家同盟就显得更必要。”

旅美法律专家虞平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建联合国大数据中心其困境是无法取信于世界。“中国怎么样向全世界解释它的体制能够,第一个,隐私权是不受侵犯的;第二个,能够更进一步保证不用这些数据去强化其专制体制,来镇压人民的言论自由,”虞平说。

虞平表示,无论这个未来的联合国大数据中心在中国以什么形式运作都会受到中国政府直接控制或者干预,因为 “极权统治控制你生活的所有方面。民主国家视中国为洪水猛兽的很大原因是他全方位地控制了中国的所有资源。因此,中国每强大一分,其专制政权的控制力也强大一分。这是最大的问题。”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10月6日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全球14个发达民主国家绝大多数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升至10年来新高。他们是澳大利亚(81%)、英国(74%)、德国(71%)、荷兰(73%)、瑞典(85%)、美国(73%)、韩国(75%)、西班牙(63%)、法国(70%)、加拿大(73%)、意大利(62%)、日本(86%),以及比利时和丹麦。

同一调查还显示,这些发达国家7成至8成多民众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丧失信心。

“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到百分之百,到百分之七、八十其实已经到了最大限度了,最反感了,比这个更反感都不太可能做得到了,都已经到顶了,”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在这么恶劣的情况之下你想它就是建立起来,这些国家的民众也会拒绝把他们的相关信息交给你这个所谓以联合国为招牌的这么一个大数据中心。这个事情一定会遭到很多国家有力地抵制,”胡平断言。

 
—— 原载: VOA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October 17, 2020
关键词: 联合国数据中心 杭州 抵制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