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and USA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美关系
美国选后对华政策:必要性与可行性 (音频)
作者:陈奎德 冯崇义
  

  

2020114日,宾州选举工作人员依然在统计选票。(美联社)


点击下面      收听音频 
00:00/00:00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冯崇义先生悉尼科技大学中国研究教授

 

2020美国大选无论谁当选,都不得不面对中共,并确立其基本方针。我们想从如下几个方面,讨论美国对中共政策,探索其必要性与可行性:

 

对中共的总体定位

 

基本的一个问题是,自2019年以来大体上两党一致的对华强硬的方针和立法,下届政府会否使之削弱、淡化乃至中断?

 

下任美国总统应如何明确定义中国至关重要。中国究竟是美国的竞争者(Competitor)、敌手(Adversary),还是敌人(Enemy),将界定美国对华关系的性质,并预示其未来走向。

 

1)竞争者(competitor)、敌手(adversary)还是敌人(Enemy)

 

2)相信并查核或是不相信并查核?

 

3)是俄国还是中共构成美国的首要威胁,构成对国际秩序的主要威胁?

 

4)疫情大流行,中共难辞其咎。习近平在12月和1月隐瞒人传人的新冠病毒,处罚吹哨人,其后一系列措施及政策,后果是这种疾病传播到全球。因此,有传播疫情之重大责任。据此,他是竞争者、敌手还是敌人?

 

范亚伦(Aaron Friedberg),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学教授,认为下任美国总统很重要的工作是指明中国对自由世界的共同挑战,“不仅对美国而且对自由民主国家的所有挑战,这种挑战全面存在于一系列领域中,包括经济、技术、军事和意识形态领域等。

 

他指出,美国下任总统必须正视这些挑战,在对华政策上不光要防守,还要主动出击。

 

我们必须抵挡住(双边关系)重启的诱惑,想当然认为过去四年中快速涌现的问题,只是本届美国政府的政策使然。我不认为如此。我认为,只有防守政策将不足以应对。我们需要采取行动,让中共政权对所其采取的一系列日益挑衅的政策付出代价。基于对中共列宁主义政党本质的认识,美国下任总统的短期目标仍然是回击中国的挑衅性政策;长期而言,双方能否合作要看中共领导层是否改变。

 

脱钩还是不脱钩?

 

 

 

2020113日美国总统选举日晚上,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抗议人群。(美联社)


全面脱钩或仅限于高科技国家安全领域?选择性脱钩正在发生,集中在精准领域,是不是全面铺开,目前还有争议。

 

美国是否不应将重点放在关税上但不必取消目前的(贸易)协议,应尝试在知识产权、对中国公司的补贴、以及网络盗窃经济秘密等议题上取得更大进展?

 

原美国驻华大使洛德认为,脱钩是必要的,但其切割应是手术刀式的而不是大砍刀式的。

 

脱钩应当与其他民主国家建立民主同盟并行,否则难于达到目的。

 

网络安全的脱钩问题: 对等断网封锁还是以此为压力进一步拆毁防火长城,逐步达到网络零壁垒,信息畅通?

 

人权政策及如何应对香港、新疆问题

 

中共毁约,撕毁中英联合声明,在港取消一国两制,取缔香港自由与人权保障,毁灭了一个国际金融中心。美国应否实施更强大制裁,包括严厉金融制裁,使北京无力忍受而退却?

 

新疆问题亦然。中共之集中营规模之大,同化政策之严酷,均是二战后所仅见,是一种种族灭绝政策。对新疆的制裁必须升级,如同香港问题一样。

 

是否应当把中共的人权问题置于更重要的地位?

 

是否加强与西方盟国关系以应对中共?

 

是否应当更紧密加强与西方盟国关系以应对中共,走向建立民主国家同盟以及亚洲北约等?美日澳印四国军事联盟机制是否应加快步伐正式确立?

 

蓬佩奥近年来的活动在某种程度上弥合了前一阶段西方盟国之间的裂痕,在东亚,美国是否应重建或加入TPP

 

对台政策:维持战略模糊政策还是走向清晰,甚至美台建交?

 

继续原来的模糊政策在目前态势下,会使台海陷入更大战争风险。面对北京恣意武力威胁和骚扰,应从模糊政策逐步走向清晰。

 

是否 应早日实现和中华民国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一旦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那么对于提升台湾的国际地位,有很大的意义,另外也有力地解决了美国台湾的战略清晰还是模糊这个两难的问题,它对台湾的安全就提供了更有力的保障?

 

美台建交会否导致战争风险?

 
—— 原载: RFA (中国透视)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November 4, 2020
关键词: 美国 对华政策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