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c China
Economic China
推特 臉書  
经济中国
经济中国
从孙大午被拘和蚂蚁金服事件看中国民营企业的当下困境(音频)
作者:陈奎德 夏业良
  
    
孙大午再被抓 企业正被官方接管(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点击下面      收听音频
 
00:00/00:00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主持人: 陈奎德
座谈人:夏业良教授,经济学家與政治评论家 
 


 

一、蚂蚁遭踩  孙大午被拘……中共民营企业遭遇厄运

 

1)日前,中国知名企业家、河北大午农牧集团创办人孙大午被警方带走,罪名是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有美媒指敢言的孙大午疑似因言获罪,港媒则说事涉与当地国营农场土地纠纷。这是被称为“儒商”的孙大午人生中第二次被拘,上一次是“非法集资罪”。

 

公司被警方包围,地方政府全面接管了大午集团,要求除财务部门之外其它所有分公司和服务网点照常营业。有匿名职工表示,参与这次抓捕行动的公安约有几百人(也有报道说是300多名警察),抓走了很多人,大概有十来个。

 

今年8月,大午集团员工为了阻止一家国有农场强拆大午公司房屋而跟警察发生了冲突。

 

大午集团是中国五百大民营企业之一,有员工9000多人,固定资产20亿元,年产值超过30亿元。

 

此前,孙大午有过几次卷入法律官司的记录。其中有两起事件格外引人注目。一次是20034月,大午集团公司因在其网站上发表了《小康社会的建设及难点》、《悼念李慎之》、《两位民间商人关于中国的时局及历史的对话》三篇文章而受到警方的警告。警方称这些文章“严重损害了国家机关的形象”,并下令整顿网站,停业6个月,罚款15000元。 另外,孙大午还对帮助过他的维权律师许志永多加赞扬。

 

另外一次发生在今年5月,孙大午因集资1.8多亿元而被捕,他的两个弟弟大午集团副董事长孙志华、总经理孙德华等都被警方扣押。当地法院后来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判处孙大午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罚金10万元,大午集团同时也被判处罚金30万元。

 

2)早几天前,蚂蚁集团在上海和香港同步上市被突然叫停,引起的国内外舆论更是如暴风骤雨,被称为“原本全球最大规模的IPO演变成全球最大规模的IPO灾难”。

 

背景:习、江阵营的钱袋子争夺战,习掀了桌子? 并不完全如此。实质上是体制整体的力量压向了巨型金融企业。

 

内循环起步,民营巨型企业已经失去在国际市场上为中共竞争的利用价值,在国内,巨型企业已经影响了国企和银行的垄断地位。习面临巨大金融困境,故开始系统性收拾民营企业,特别是金融企业。

 

所谓违规和保护投资人的借口是站不住脚的。史上最大IPO”被突然叫停,让市场和投资者措手不及。

 

投资人抱怨: “中国官媒說暂缓上市是为了了要保护像我们这样的投资人,但如他们真的想要保保护我們,应该要在公司递交审查时就拒绝公开招股。”

 

“自己看到新闻时第一个想法是“中国(中共)政府真的很不可靠”。 “我从來想不到公开招股会沦落到这样。”

 

中共政府的目的是提醒蚂蚁集团弄清金融系统谁说了算,而不是让其业务经营不下去,但必须是在层层关卡之下,大大缩水之后。但中共的如此突然失信,对于它所称的开放金融大门,必然是一个沉重打击。本来跃跃欲试想进入中国金融市场分一杯羹的华尔街金融大鳄,恐怕要三思而行,甚至止步不前了。                    …………….

 

人们注意到,这两件事,有某些共同特点:都是民营企业,而且是相当大的有名气的企业;马云甚至可说是中国天字第一号企业家都在某种程度上涉及了金融,蚂蚁金服自然不必说,孙大午第一次获罪“非法集资罪”也涉金融,因绝大部分民营企业极难从国家银行融资。20035月,孙大午因集资1.8余亿元而被捕,当地法院之后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判处孙大午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在某种程度上二人也是“因言获罪”,孙大午是一以贯之,带有某种异议人士的特点;马云则是从乖巧商人一飞冲天,得意忘形口无遮拦,而撞上早已埋伏好的官式枪口。二人虽然与当局的关系不同,然其言论却也都涉及体制,前者涉及经济政治体制,后者涉及金融体制。

 

 

二、何故?与中国经济内循环转向的关联与中国经济内循环转向有关吗?

 
这次对蚂蚁金服的突然下杀手,是否与中共遭遇围堵后,经济运行模式转向内循环有关?

 

在国际大循环时,北京对这些巨型民企还能容忍,甚至扶持补贴,它们可以去与西方企业竞争,为中共争得财富、科技与话语权。但现在出不去了,在国内,他们就成了对垄断性国企的威胁。他们掌握的财富与客户信息资料,甚至是中共政权的潜在威胁。他们必须被严加管束,缩小规模,甚至消亡。

 

与数字货币开局不利有关吗?

 

有消息说,中共的所谓数字货币在深圳开局不顺。若如此,支付宝,微信支付……的处境显然会进入被打压的逆境。

 

3)对于巨型私营企业的国家逻辑

 

2008年)美国逻辑是:太大所以不能倒

 

2020年)中共逻辑是:太大所以必须倒  (这是的典型共产党国家逻辑)

 

4)在传统皇权中国,必须:野无遗贤,野无巨富

 

在极权中国,依然如是。不能容忍在权力中心之外,另有精神中心,财富中心。

 

1111日,阿里、腾讯、京东、美团、拼多多,五大巨头股票大跌。据上述的所有的情况,基本可以断言,在共产中国,其他的巨型民营企业家,将一个个逐步丧失存身之地,更不可能再出现马云这样的通天巨富了。那是一个短暂时代的特殊产物。

—— 原载: RFA (中國透視)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November 13, 2020
关键词: 孙大午 蚂蚁金服 中国民营企业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