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中国媒体夸大RCEP效益 经济学家:非中国主导 对美国不具威胁
作者:黄丽玲(VOA)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签署国视频集体照. (2020年11月15日)

中国和其他14个亚太国家完成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简称RCEP)”之签署后,诸多媒体指称,此一占全世界三分之一生产总额(GDP)、22亿人口的经济圈有助于巩固中国在亚太区的经济强国地位,并对美国构成挑战。

不过,四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经济学家指出,RCEP的效益早就透过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加一的机制已逐步实现,而且东盟才是RCEP的主导国,不是中国。他们说,RCEP对中国最重大的效益,是进一步打开日本等亚太市场,以“弥补”未来对美国出口可能的减损。

部分经济学家还说,美国有全世界最大的需求市场,是包括中国在内的RCEP成员国都要争取供应的市场,怎么可能如部分中国媒体所说地,“羡慕嫉妒恨”被排除在RCEP在外,或者“拜登落下风”。相反地,他们说,既使美国总统特朗普不再连任,拜登如期上台后也应该还是会持续推动对美国最有利的“供应链去中国化”,这才是中国最害怕之处。

邱达生:RCEP无法挑战美国的买家地位

台经院景气预测中心副主任邱达生表示,中国积极加入RCEP是为了因应美国自5月以来开始筹组的“经济繁荣网络(Economic Prosperity Network)”以及“可信任伙伴”联盟,来推动“供应链的去中国化”。

在此前提下,他说,中国的盘算是:未来对美出口若受挫,可以透过RECP将中国制的廉价商品,以更低的关税来争取东盟等国的市场份额。邱达生说,中国会是RCEP签署后的最大赢家,但包括中国在内的RCEP成员国大多是依赖出口的制造供应商,再怎么样都挑战不到美国的买家地位。

邱达生向美国之音表示:“美国永远是有一手好牌的,为什么?因为它是在demand side(需求端)。需求端说话。美国的市场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大家都想要,包括美国自己都想要(保留给美商)。但是美国现在就是说,我这个市场不愿意再分给你中国了,所以,你(中国)现在去搞一个RCEP,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最后美国会慎选它的suppliers(供应商),就是说,我这个需求要慎选谁是我可以信任的,它不会去偷我的技术,而且它supply(供应)我的东西是quality(有品质的),不会去影响到我美国人的健康等等。”

邱达生说,美国现在的策略是要遏止中国的廉价品继续倾销到美国市场,并希望美国公司能将供应链从中国移出,甚至移回美国,以增加美国的就业机会。因此,他说,当拜登明年1月上任后,即便不再承袭特朗普总统所留下的“经济繁荣网络”以及“可信任伙伴”联盟,或者是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等路线,但他应该还是会持续推动对美国最有利的“供应链去中国化”,届时,失去了美国这个大市场的中国还是会受到很大的冲击。

徐遵慈:中国靠RCEP打开日本市场

位于台北的中华经济研究院台湾东协研究中心主任徐遵慈也说,东盟近几年来早就透过“东盟加一”的机制分别连结中、日、韩、新西兰和澳洲五国的市场。因此,RCEP是一个由“东盟加一”扩大至“东盟加五”的贸易协定。也就是,原来的东盟十国(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新加坡、汶莱、柬埔寨、寮国、缅甸和越南),再并入中国、日本、韩国、新西兰和澳大利亚。

由于中国已和韩国、新西兰、澳大利亚都已签有自贸协定,因此,徐遵慈说,RCEP最重大的意义在于:中日韩三国间首次互相开放市场,亦即,东北亚市场的整合。

徐遵慈向美国之音表示:“这是第一次有一个贸易协定把中国、日本、韩国放进去。因为中、日、韩三国很多年来一直希望谈一个中日韩FTA(自由贸易协定),就是我们讲的CJK FTA(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但是,到现在为止,一直没办法谈成。但是,在RCEP生效后,中国跟日本第一次会互相开放市场,日本和韩国会是第一次开放市场。所以,RCEP如果排除掉过去10年、15年来已经有的降税的话,当它(明年)生效的时候,最重大的意义是在东北亚(市场)的整合。”

徐遵慈说,以地缘政治来说,RCEP之签署也代表15个亚太国家已经放下过去在政治和外交上的摩擦,包括中澳、中越、中韩间曾有过的外交紧张关系,现在开始共同致力于推动新冠疫情后的经济荣景,并一反特朗普所推动的单边主义,朝多边自由化的方向推进。

估算:RCEP仅抵销1/3美中贸易战损失

就中国加入RCEP的效益,据华尔街文摘七月中报道,布兰迪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国际商学院创始院长彼德·派特里(Peter A. Petri)曾模拟推算过并做出结论:中国就算是RCEP的最大受益者,也无法抵销美中贸易战的冲击。

根据派特里的估算,在中美贸易战下,中国受到的负面影响最为巨大,总损失约达3,040亿美元;在日本所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议(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CPTPP)”下,中国的损失相对较小,只有280亿美元;至于中国加入只有15国的RCEP后,收益可达1,000亿美元,也就是说,RCEP15也只能抵消中国与美国贸易战的三分之一左右的负面影响。

虽然印度现已拒绝加入RCEP,但派特里说,若印度加入RCEP,中国在RCEP16的收益更会大幅缩小到只有90亿美元。

针对派特里的估算,徐遵慈说,她大致同意中国在各种贸易协议或情况下可能有的收益和损失走向,但真正的效益数据,可能要等RCEP明年生效后,才能见真章。不过,她不认为,印度的市场对中国有高达910亿美元的冲击。

面对RCEP的成功结盟,邱达生认为,曾任前总统奥巴马副手的拜登应该会朝重返CPTPP的方向来推进,延续奥巴马的“重返亚洲”战略。

他说,如果CPTPP的11个成员国能解冻对美国有利的那些高标准的项目,美国重新加入的可能性就会提高,甚至也有可能扩大CPTPP的成员国,来形成一个把中国排除在外“高品质、高标准、涵盖范围更广泛”的自贸协定。他认为,若有了美国这个大市场的加入,CPTPP的规模和影响力都可能超越RCEP。

拜登会重返CPTPP吗?

CPTPP是一个人口规模近5亿的经济圈,约占全球人口的7%;11个成员国的合并GDP 超过 11 兆美元,约占全球 的13.1%。

在前总统奥巴马的推动下,美国原是2016年初所签订的“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12个成员国中的主导国。

但倾向单边贸易和保护主义的特朗普总统于2017年一上台后就执意退出TPP。因此,在美国的缺席下,日本接续推动,并于2018年底,促成CPTPP之签署,11个成员国包括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文莱、墨西哥、智利及秘鲁,其中包括日本在内的六个国家也同时是RCEP的成员国。

不过,对于美国是否会重返CPTPP,台湾东协研究中心的徐遵慈持较悲观的看法。她说,除了来自美国内部的阻力外,拜登也要解决CPTPP成员国是否愿意提高标准、以符合美国的要求,这方面的谈判难度很高。也因此,她认为,受限于此两大因素,美国要重返CPTPP的機率很低。然而,即便不加入CPTPP,徐遵慈说,拜登还是有其他机制可以加强跟亚太国家的合作。

她说:“美国也跟东协(东盟)的各个国家都签署了所谓的贸易暨投资架构协定,所以,它跟各国都有机制,又有东协(东盟)-美国的高峰会,然后,又有APEC(亚太经济合作会议),所以,其实拜登手上并不缺乏可以加强跟这些国家合作的工具或者是基础。”

RCEP非中国主导 對美不具威脅

另外,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经济学教授德赖斯代尔(Peter Drysdale)以书面回覆美国之音采访时特别指出,RCEP的重要性不在其规模大小或其从双边升级到多边贸易协定的意义。他说,RCEP最重要的象征是这些亚太国家对多边主义的坚持(commitment to multilateralism)。

他还特别纠正奥巴马和《纽约时报》的错误,将RCEP误认为是由中国主导。他说,其实,RCEP还是由东盟主导,中国只是应邀参与。

德赖斯代尔向美国之音表示:“拜登当选人应将RCEP视为一个能与亚洲多边贸易连结的机会,而非有损于美国的利益。RCEP将强化亚太区域对多边贸易和建立贸易规范的承诺,并进一步扩大为跨太平洋贸易协定的机会。”

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师廖群也向美国之音表示,中国是应邀加入RECP,不是主导国。不过,他说,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的经济体,在RCEP 15国中的市场影响力应该是最大的。

廖群:弥补对美出口损失

他说:“这等于是我(中国)在我这个(经济)圈内会有更大的机遇,即使是中美脱钩也好,或是和其他五眼国家来遏止中国也好,起码是一个弥补。也是一个在今后的竞争中增强自己的竞争地位吧!。”

五眼国家泛指美国、英国、加拿大、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五个英语国家所组成的情报联盟。

廖群说,美中贸易战让中国的“外循环”或出口受到很大的挑战,因此,RCEP对中国而言也是一个开发新市场的机会,虽然,在互相对等开放的原则下,中国也要向其他14国开放其市场。因此,他说,未来15国市场进一步一体化后,哪一国商品的竞争力最高就能取得更高的市场份额。

他还说,各成员国加入RCEP的经济考量大于政治考量。至于印度最后选择退出,廖群认为,政治和经济因素都有。

他说:“印度不参加,有跟中国的政治方面的心结问题,但我觉得,也有经济方面的考虑。因为它对这15个国家里面的很多国家都是贸易逆差,所以的话,它加入以后,心想是不是贸易逆差更大了,因为要开放得更多。比方说,印度的农业,它也不想开放,如果加入,一定程度要开放,从经济上考虑,我觉得是主要的,它觉得,目前参加,它并不合算,当然,它对中国主导这个,它也有心结,两方面因素都有吧!”

台湾被排除在RCEP外

由于RCEP取消关税品种的比例高达90%,对被排除在RCEP之外的国家而言,例如台湾,是否就代表自此会被边缘化吗?徐遵慈说,不尽然。

她说,以台湾为例,对各国的出口商品中,有五到七成属于半导体、电脑、电子电机零组件或高科技产品,原本就享有世界贸易组织(WTO)规范下的零关税待遇,因此,不会受到RCEP的冲击。至于其他三成的产业,包括钢铁、纺织、石化、机械业,其产品确实会因为被课到5%~15%关税而失去价格竞争力。不过,她说,厂商也自有因应之道,就是透过直接到东南亚国家设厂或布局,来规避掉这层关税。

另外,虽然大部分的产品都经不起关税壁垒的冲击,但徐遵慈说,还是有一小部份的产品,因为竞争力高而无惧于各国所祭出的关税壁垒。例如,台湾的面膜,即便把高达40%的关税转嫁给消费者,还是有很多消费者愿意买单。因此,她说,长期而言,提高自家产品的竞争力也是台湾厂商面对RCEP冲击的另一个因应之道。

 
—— 原载: VOA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November 16, 2020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