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lobal Observer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环球一瞥
华盛顿挺川维宪大游行到底有多少人?
作者:郑义

 

这成了一个问题:1114号华盛顿DC挺川大游行参加者到底有多少人?

CNN說数千人。推特上消息:警局说20万。组织者说50万,亲身参加者说百万。我走完全程,倾向于50万或再多一点,可能不会有百万。做这种估计,需要感性经验。我多少有一点发言权,因为我组织并指挥了1989年两次50万人以上的大游行。

从维吉尼亚家中开车出发的时间是12点前后,66号高速扩建施工,稍有堵车,进DC大约在1点半。波多马克河大桥东头正是宪法大道,几辆警车已经封锁。绕道时打开GPS,显示出一片禁止通行的红色标志。膝关节不适,就绕行到最接近白宫的地方泊车。为了回来找车,记了一下:19街与E街路口。从此走到自由广场,宪法大道及邻近街道上除了警车和特制的堵路车空空如也。那个小小的广场根本挤不进去,只能听到有人在演说。打听一下,人们说,队伍早就出发了,就随着人潮向东走。宾夕法尼亚大道可能是DC城内最宽的大道,满腾腾的人,有不少举着旗子,戴着红帽的。半途接上宪法大道,上国会山,右拐就是最高院,游行的终点。此处人山人海,至少数万,根本挤不进去。整个国会大厦的北面和东面全是人,我有点累,在离最高院稍远的草坪上躺了躺,周围都是休息的人。游行队伍连续不断,不可能逆行,要回去只能走国会南侧的独立大道。下了国会山,向北望去,游行的队伍仍然在宪法大道上行进。

 


这张人山人海的照片是集会,并不是游行者全部。在向最高院行进的几小时内,游行者不断加入。

 

1989年我指挥的大游行作一比较:

1989515日知识界大游行规模空前,在复兴门立交桥集结,向东往天安门广场,队伍占据了半条长安街。1989年冬,我在逃亡中所写《历史的一部分》中如是回忆:“……此時,絕食已進入第三天。天安門廣場幾無立足之地。原打算把隊伍在學生絕食圈外擺正,開個簡短的會。當我趕到前面一看,事實上已絕無可能。糾察隊累得汗流浹背,隊首只拉到紀念碑西北角,而隊尾可能剛通過六部口,隊伍全部進入廣場是不可能的。只好原地坐下,宣布開會。”

——请注意,纪念碑西北角到六部口的长安街,这就是那次游行队伍的长度。在GOOGLE地图上看了看,大约是1.1英里。

香港明报说“当天进入天安门广场支援学生最多人时人数达80万”,我估计游行队伍应该在50万以上。

另外,《八九中国民运纪实》(严家祺作序)也转引当时媒体报道,认为“今天,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容载量达到自四月中旬……以来的最高峰,下午四时许,整个天安门广场集结了大约八十万人,其中约有一半为学生。”我认为学生没有占一半,只占据广场中心,游行者和其他市民占绝大多数。游行人数可能在50万以上。

14DC挺川维宪游行,从自由广场到最高院,距离1.4英里(队伍不断生成,超过1·4英里);895·15游行队伍长度(从六部口到广场)是1·1英里;长安街比宾夕法尼亚大道稍宽(大约宽出一条车道),但北京游行只占了半条路(最后占据了整条路);可是北京游行队伍密集,DC游行队伍松散。——加来减去,这两次游行大致相当,都是50万人级别。

北京戒严后,522日,知识界又举行了一次更大规模的游行,仍然是我和赵瑜为总指挥。总人数在百万上下。东边集结地是建国门立交桥旁的社科院,由我指挥;西边仍然是复兴门立交桥,由赵瑜指挥;从东西两个方向往广场前进。我负责东边的队伍,应该是整个100万的1/250万上下。有了这两次指挥大游行的经验,我对50万人级别的大游行有一点实感。

这次DC游行的组织者、前密苏里州共和党主席Ed Martin估计当天游行人数约50万。我认为大致不错。

附带说句观感:89年的游行气氛紧张,是反抗、斗争,华盛顿游行较详和,放松,有些愤怒没有仇恨。黑人很多,远比我想象的多,很投入、热情,站灯柱等高处挥舞国旗领呼口号。举旗举牌的教会人士不少。亚裔,越南人比中国人多。

 


我拍的这张照片,是拐上国会山,从半坡拍摄。被树枝挡住的,是从宾夕法尼亚大道涌出的望不到尽头的队伍。有多少人,一张航拍照片就够了。

 

 “投身”是一种独特的感受。

89年5月15日大游行是除学生之外第一次民众游行,打的旗号是“知识界”,但后来参与的市民极多,人数也远远超过以往的大学生游行。大家知道,学生有某种“豁免权”,知识分子则是被整怕了的。这首次上街要鼓足勇气。怕当局入罪,组织得很严密。各机关单位自成方阵,前面打起自己的旗子。队伍两侧有纠察队手拉手构成“防护链”,不准外人进入,不跟外人喊口号。围观者甚多,队伍前面有上千纠察队开路。气氛有点紧张,不知会不会遭到军警阻拦,因之还有点悲壮。走近天安门广场,两侧欢声雷动,气氛才变成狂欢。一周后5月22日大游行,宣布戒严已两天,军队被市民自发堵在城外,那一刻北京真成了人民的天下。因此游行如狂欢,组织松散(还是有组织、分单位),两侧再无自我防范性的“人链”。

14日DC游行之无组织、之松散与5·22游行有一比。但仍不及后者亢奋、狂热,因为我们是初尝自由的让人家杀怕了的人。

感谢命运,让我在30年后又投身一次大游行。腿脚老了,心还年轻。

我从近处感受到祥和、自信、放松。虽然这已是美国精神的余绪,但还是令人感动。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November 17, 2020
关键词: 华盛顿 挺川大游行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