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梁家杰议员在香港立法会上发言全文
作者:梁家杰

梁家杰议员在香港立法会上发言全文:

政改,来到即将表决的时刻。否决一个「指鹿为马,得不偿失」的烂方案,不足惜。最重要是,立足原则,守住「一国两制」初衷。

莎士比亚名剧《王子复仇记》,有句脍炙人口的话,「To be, or not to be」,何文汇博士译做「忍辱偷生,还是一死了之?」

今次政改,同样面对一个「To be, or not to be」局面。

中央给出来的人大8.31决定,不可撼动,同香港人无商无量。明白地讲,不给香港人真选择,摆到明,这个制度如果香港人「拿住先」,就会「拿一世」。明知是这样,我们应该「忍辱认命,还是否决了之?」To be, or not to be?

我的决定十分清楚,不会动摇,投反对票。这一票,对得住历史,对得住香港民主运动的先驱同后来者。

上星期,一千多个公务员无惧秋后算账,联署公开信这样讲﹕「我们不认为否决政改方案就可以解决香港面对的问题,我们只是认为,通过了目前的政改方案,更会令这个璀璨都市,光辉到此。」

这段说话十分触动我,我们这些生于斯长于斯的人,眼见光辉的香港近年不断沉沦,怎么会没感触呢?

如果我们今次通过政改方案,就是连拒绝指鹿为马的尊严都丧失,以后就不能再有自己的思想,香港人就从此沉沦。中央逼香港人接受的,不只是一个选举方案,而是盲目顺从的态度,放弃自己的认知与是非之心。

九七回归后,官商勾结变本加厉,民怨沸腾,现行政制是问题根源、是帮凶。中央极左思维主导,误判形势,摧毁与港人互信,不断消耗这一代同下一代香港人对《基本法》、「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信心,处理香港普选问题的专横态度,等于说,不等五十年这么久了,中央要名义上「一国两制」,实际上「一国一制」。

中央背信弃义,以人大8.31决定响应香港人嘅普选期望,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半途而废。一纸白皮书,一道8.31大闸,令香港人极度失望与消沉;引发这一场雨伞运动,见证新世代对实现普选再无耐性和信心。

普选特首和立法会,不系香港人一厢情愿嘅非份之想,而是《基本法》白纸黑字,答应香港人回归后将会享有的选举权利。

《基本法》二十多年前写得不算差,多项条文以中央「自我约束」精神为本,香港内部事务不受干预,香港制度与价值得以保留。说真的,当年不是这样写,会有这么多人选择留下来不移民?九七回归会有这样顺利吗?可惜,中共政府过河拆桥。

中央逃避兑现普选承诺,有迹可寻。保皇派所谓「如果没有占中事件、没有公民提名主张,中央就不会这么强硬」,全部是借口。澳门够乖啦,澳门又有普选吗?

中国外交部曾经披露回归前中英谈判的信件,引述谈判期间,「英方问中方能否保证2007年后香港有普选?」,中方答:「中央不用保证,因为这是特区自治范围内的事务,会由特区作主。」

基本法起草委员会主任委员姬鹏飞1990年3月在人大发言,也证明《基本法》只系规限九七回归后头十年的选举办法。

换言之,本应最快2007、08年可以普选特首同立法会,但中央一路拖延、摆龙门阵、加强干预, 2004年人大释法,政改三部曲变五部曲,2007年又一次人大决定,终于说,2017可以普选特首,2022可以普选立法会。香港人又怀疑又期待,但好快见真章,又是一次骗局。

去年6月国务院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宣示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是一个伏线,要香港人准备对政改认命。两个月后揭底牌,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8.31决定,一锤定音,只准香港实行「中国式普选」,中央要控制选举结果。

中央一意孤行,要利用提名程序,筛剩2至3个共产党认可的人「出闸」做特首候选人。香港人走入投票站投一票,实际只是被利用来合理化一个筛选,给予一个「假借普选之名,实为中央钦点」的特首虚假认受性。

最弊的是,这个制度香港人一旦「拿住先」,系千秋万代,王光亚主任好哲学的这样讲「修改前,长期有效」。

今次政改一旦通过,中央政府可以向全世界宣称,按《基本法》第四十五条,履行了它的责任,兑现了普选承诺。既然交了功课,何来诱因和压力将来要修改,交第二份功课呢?

既得利益特权者联盟近亲繁殖的特首,一旦可以利用选票获得假认受性,在得其所哉以后,还有政治上的理由、诱因和动力去改变吗?

政府推销政改,骗、打、吓,什么招数都出齐,官员同建制派还整天说,「拿住先」啦,将来制度会「优化」,旨在洗脑。「拿住先」就会「拿一世」,是中央定调,根本没得商量。

林郑月娥司长又话,政改过不了,是「民主退步」。我必须更正她,以正视听,一个简单比较:成为特首候选人,现在是八分之一选委提名,即是要从1200选委当中拿到150个提名就可以参选;根据8.31决定,就要拿601个中央制定选委会成员提名,门坎高了四倍,是退步,还是进步呢?

其实,何只政改,原本由香港自行管理的其他内部事务,中央干预越来越多。比如,免费电视牌照事件,立法会应否调查梁振英,中联办都要插手,左右议员的投票取向。
香港沉沦,「一国两制」危乎,除了因为中央干预,还要加上特区政府自身败坏,而以近三年梁振英政府为甚。

梁振英当选特首第二天一早,就去中联办谢票,这一幕,香港人记忆犹新,更刻骨铭心。

梁振英得到中共真传,将香港「大陆化」、「共产化」,人治取代程序公义,礼崩乐坏,近亲繁殖「特权者联盟」,更以政治斗争为乐,事例罄竹难书。

「一男子」只手遮天,不择手段阻止王维基经营免费电视,固然是一例;79日雨伞运动,梁振英投下87枚催泪弹,纵容警察头头滥捕滥告,他并无设法修补社会各方的矛盾,只作壁上观,还利用学生的评论文章小题大造,自编自导「港独」危机以巩固自己的权位;「重斗争,轻民生」之作,还有三年以来,梁振英迫立法会通过拨款成立创新科技局,宁愿牺牲其他民生项目,上星期五,明明立法会财委会有四小时,可以审议同通过发放综援补贴、公务员加薪、兴建安老院舍等无争议性的拨款申请,但政府不肯交这些项目上来讨论,务必要成立创科局的拨款申请打尖,议员不就范,他就冤枉议员抵制,误导公众是议员阻碍他发补贴。至于梁振英自身的寓所违章占地及收受澳洲企业五千万元的丑闻,他就逃避责任,也得到中央包庇。

学生烧《基本法》、球迷嘘爆国歌、特首民望长期不合格、警队民望急速下滑、港人身分认同走势等等,越积越厚的「深层次矛盾」,社会撕裂,靠勉强推行一个「假普选」制度,也破不了局。

梁振英说,否决政改后专注民生。民主与民生不可分割,梁振英这样讲是不切实际。也许,他不介意,因为社会矛盾越深,越是他的政治本钱。

好多人问,「后政改」,民主运动怎么走下去?我认为,首先,争取真普选的人包括泛民议员在内,各自稳守岗位,确保立法会今日否决这个烂方案。否决后,咬紧牙关,继续向中央展示香港人争取民主普选以处理深层次矛盾的决心,说服中央,普选不会危害国家安全,政通人和,香港才能安定繁荣。另一方面,发展公民社会的潜在力量,对各项本地民生议题密切把关,作出反应,维护「一国两制」,与人权、法治、平等、廉洁等核心价值,防止香港继续沉沦。

有句话说,当上天关上一扇门,同时必会打开一扇窗:过去一年,我见到好多年轻、专业新兴力量,百花齐放,如雨后春笋,老怀安慰。只要人心不死,纵使障碍重重,我对香港的民主运动依然抱着希望。

政改一役,民间觉醒后的座右铭是「自己香港自己救!」。未来32年,新世代为2047年香港前途而发出的「命运自主」呼声,只会越来越响亮。香港人,无论属于边个世代,都应该分担这个责任,维护香港的价值与制度,目标是「一国两制,跨越2047」。

强权可以压倒道理于一时,但强权不能永远压倒道理。作为无权者,只要我们毋忘初衷,立稳原则,议会内做好把关,与议会外的年青政治力量共同协作,立足香港本位价值和市民最大利益去倡导政策,我有信心香港会终见真普选,香港人终会做真老板。香港终会再见政通人和,香港会继续璀璨,光辉永久。

—— 读者推荐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une 18, 2015
关键词: 梁家杰 议员 香港 立法会
其他相关文章
当他们的儿子为香港的民主被关进监狱
中美爭霸 香港處於地緣政治夾縫
英国智库罕有发报告 批华颠覆香港司法、人权大倒退
平论Live | 秦伟平专访美国马里兰州众议员Clarence Lam(视频)
王書記管治大奮進 林鄭市長瞇埋眼
哪裡有自由,哪裡就有香港人
香港民主人士黄之锋、罗冠聪获准保释
专访格雷厄姆参议员:中国若想做,明天就能制止朝鲜
中國濫用香港為北韓吊鹽水
習大帝專權對香港的影響
不再幻想,坚决抗争-------中共治港二十年政策回顾
自由發表意見與共同福祉:以「香港獨立」事件為例
袁國強是損害香港法治的罪魁禍首
香港著名“反动”杂志《争鸣》宣布停刊 风云变幻40载
数以万计港人上街参与反威权大游行
香港全球竞争力上升 司法独立连跌5位
英国香港报告提人权问题 中方促英停止干预
中国拟发行10年来第一笔美元债
香港中大手撕海报风波及其象征
香港中大大陆留学生的“自我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