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作者:姜维平


近日,海外媒体报道说,因涉及中國國安部前副部長馬建案及其它重大經濟案被中共追緝,目前正躲在美國的中國股市“政泉系”實際掌控人郭文貴,曾试图找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求其为他向中南海高层说清,恳请中共“放郭一马”。基辛格办公室人员称,他们确实收到郭文贵的请求,但经过考虑,未如其所愿。这一消息,透露了中国商界“猎权高手”郭文贵的最新动向,自从329日,隔洋与胡舒立公开叫号之后,郭文贵再也没有露面发声,象放了一个响屁般地滑稽,郭文贵“大隐隐于市”吧。

如果你到过北京的盘古大观或看过网络上的图片,很难想像一个“大字不识一箩筐”的山东农民,能够独闯郑州和北京,靠官商勾结和巧捏权力的xx而几步登天,在北京建起5栋大楼,首创“空中四合院”,贿赂中南海大佬和国安部副部长马建,把中共官场搅得风生水起,总之,他聚敛近百亿资产并因政治的场景转换而失势以至流亡,充份说明了官商紧密勾兑的结果:当权势的大伞破裂,商人的身家性命躲不过狂风暴雨,而一切的来临未必没有怔兆。

但每个人的思想性格和学有专长都不同,较之其他商界同僚,郭文贵有自己的独到之处,然而在预测官场裂变方面,智商却太低。当他一文不名,脚上穿着胶鞋之际,他的楞角分明的脸上有两个酒窝,如同美女的甜笑能迷住男人一样,他善于用最美的词句,拨动商场和官场“大姐们”的心弦,从港商夏平到商务部的老处女吴仪,郭文贵总是在最需要“女人缘”的时候,能把女人的魅力和实效用尽,有人说他既会利用女色玩死男人,又善于利用自己的“小鲜肉”缠住大姐,无疑地,假如这一套搬到北美,就寸步难行,这说明中国的政体和官商勾结的现状才能他左右逢源的根本原因。

就郭文贵跑到美国后的一次骂战而言,他首次发声就撕裂了咽喉,他的跌跌撞撞的脚步还没站稳,就摔了一个大跟头,他以为发表一封斗气和造谣的公开信,就大功告成,但忽略了美国的法治精神,人们虽有言论自由,但碰上诽谤的官司也相当麻烦,现在,对郭文贵来说,抓住他所编造的有关胡舒立的小故事,控告他没问题,但却找不到人影,这位在北京既有豪宅,又有摩天大楼的老板,却要藏身于美国的某一公寓里,惊慌失措地隐身,不能不说是一个笑料。发挥同样的“党国思维”,郭文贵出了麻烦不是找“法”而是找“人”,就偏离了美国的“轨道”,他把自救的希望寄托在官员身上,和靠造谣与诋毁解套一样可笑。所不同的是,这回是美国的“大官”,即过去的国务卿基辛格。

海外媒体报道说,郭文贵曾打着民間外交旗號在美國活動,實際在為國安部做事,與眾多美國政要相熟。(这一点,他在公开信里也承认)早些時候基辛格在北京,習近平親自接見,赞赏基辛格数十年来为推动中美关系发展作出的重要贡献,表明基辛格的确吃得开,他另一个公开身份是摩根大通集团国际委员会成员,多次代表华尔街与北京主管金融的高层沟通,因此也与王岐山稔熟。他偶尔也会参与到一些涉及中美关系的危机公关的处置当中,因为双方都认他的脸面。也许正因如此,郭文贵抑或是郭后面的高人,找上了基辛格。

实际上,郭文贵不过是马建的“线人”,就像赖昌星当年声称自己是国安特工一样,确曾神秘和风光了几年,但因靠山倒塌而成了后娘养的,“爹爹不亲,奶奶不爱”,如今,跟随郭的幕僚除了北京某区法院的一个前法官,就是他的侄子,如此的智出其人,有什么好点子能自救呢?依我看,出来伊始“大音希声”最好,像“小令子”的哥哥令完成那样,沉默比噪动更有力量,但可惜他对胡舒立的强音诋毁失策了,他败得一塌糊涂,一倒不可收拾,而寻找“救命稻草”基辛格,更是傻逼一个。

正如海外媒体表述的那样,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1971年访华率先打破了中美关系坚冰,自此他也成了中国官方的老朋友,成了每一届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座上宾,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地位堪比刚去世不久的李光耀。基辛格在纳粹时期移民到美国并加入美国国籍的,他的背后既代表着美国政界利益,也代表着美国犹太人利益,他是美国犹太人和政界最重要的桥梁。但他毕竟走入历史,如今的影响力日渐势微,而且他致命的弱点是过于看重金钱,他20117月,之所以去重庆为薄熙来公开站台,就是铜臭熏晕了他的头脑。

这一人生轨迹尽显于他的履历,海外媒体说,1977年,基辛格辞去公职,很快被投行聘为高级咨询顾问。甚至还一度被招至美国著名战略研究机构兰德(Rand)公司旗下。然而他发现,这些角色不怎么适合他。1982年,基辛格决定自己做老板,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咨询公司Kissinger

Associates Inc(简称KAI)并担任董事长。由于基辛格的名字在中美两国政治关系中具有符号性意义,他很快便在商业领域发挥自己独特的影响力。例如最早投资中国的美国PC制造商惠普,就是基辛格推动的结果。

无疑,郭文贵自己是商家奇才,应当知道已是商人的基辛格不可能现在雪中送炭,何况涉及司法的大事,中国领导人是最敏感的,他们最忌讳的就是外国人对中国法院的判决指手划脚,而且,郭的后台是曾庆红,而王歧山反腐打老虎的终极目标就是“江派大佬”,海外媒体概括得好:消息人士告诉本社,基辛格多年来游走于中美两边做说客,初时是政治目的,后来越来越经济化,而且获利颇丰。如今,郭文贵在马建案发时,跑到香港抛掉持有的“数字王国”股票,套现了8000万港币,加上以前的款项不过几个亿,又不能遥控北京的盘古大观,他应当知道:这些固定资产留在中国,已经改换了姓名。那么,他有多少钱喂饱基辛格的大肚皮?

不过,正如老郭误判形势一样,不太了解中国的海外媒体说,此时正是传闻王岐山反腐受阻之机。郭文贵雖傳涉案被追缉,但中共的猎狐行动看来也并未将郭列入名单之内。有人说,郭爆與王岐山关系密切的财新总编辑胡舒立有私生子,这一招相当于直接捏住了王岐山的xx。有辈分颇高的“老朋友”基辛格作为说客,王或许就此借坡下驴,轻轻放下。其实,这是不可能的,除非王歧山的对立派反攻倒算得手,就王一贯的思想性格和目前政局而言,不把郭的名字放在追逃名单里,是不到火候。

总之,不是郭文贵抓住了老王的xx,而恰恰相反,因为老王的气势前所未有,他所用的是党国的力量,而郭文贵所持的不过是失去权势的一段游丝,试想,求情都找到了基辛格,可见他是多么紧张而落魄,还吹牛撒谎要随时回北京与胡舒立对质呢,这不是痴人说梦吗?所以,“此地无银三百两”成了郭文贵自救的又一雕虫小技,海外媒体报道说,据本社获得的消息,郭文贵疑离开美国,暂居英国。这等于描述了一副兴趣盎然的画面,一个藏身石头下的螃蟹,对赶海的人手说,我不在这里,你不要来抓我呀,但他不知道,“老王”不仅火眼金睛,而且众多耳目早对“小郭”如影随形。既然紧紧盯住了他,就会依据美国的法律拘捕和遣返他,或就地起诉他,这就像男人摸xx一样容易。

2015630日于多伦多大学。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June 30, 2015
关键词: 基辛格 郭文贵 王岐山
其他相关文章
中共已在香港實行一黨專政
专家:北京输出自己也说不清的“中国模式”有点难
专访:记取战争教训 促进和解
中国“新时代”社会运动或正萌生
无力偿还债务,斯里兰卡将战略港口移交中国
中國遭遇七大危機,你如何能夠未雨綢繆全身而退(视频)
中国天然气短缺蔓延至南方
北京驱逐外来人口,白领阶层亦受波及
平论Live | 北京蔡奇新官上任三把火,蠢!蠢!蠢!(视频)
朝鲜——中国的生死劫?
听说解放台湾,怎么激动不起来?
中国政府侵蚀公共空间的证据
奋战3年 伊拉克宣布赶走IS
黄帅:12岁小女孩“反潮流”成为学生英雄
“煤改气”之困:对“清洁空气运动”的再审视
在电视与Twitter之间,特朗普战斗不止的第一年
中国计划在中朝边境建朝鲜难民营
金正恩这一不寻常举动预示将有重大决策
台湾斥责中国驻美公使武統说 官媒环时再呛声
美国减税,中国为什么暴跳如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