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Exchange & Debate
中国与世界
交流与交锋
中國進入“美麗島時代”?——我对余杰文章的质疑
作者:程惕洁

最近,中国股市大起大落,散户股民损失惨重,怨声载道, 谣言四起。当局极度紧张,一方面动用警察等强力手段,人为托市,刺激股价上涨;另一方面,在全国统一行动,抓捕几十位维权律师,制造新一轮白色恐怖。迄今为止,尚不知股灾和抓捕律师之间,有无内在关系,但不排除当局未雨绸缪,防止律师替股民维权,出谋划策,组织抗议行动。

 

流亡作家余杰先生,为此在《中国纵览》网发表一篇评论,题为《中國進入美麗島時代》(原文参见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49205,以下简称余文)。通读该文,发现其中有些说法不妥。有鉴于余杰先生在海外媒体影响较大,有可能误导读者,造成不良影响,为此,笔者不揣冒昧,提出质疑,以此就教于余杰和各位读者。

 

余文开头写道,他對股灾 一點也不關心,因為在我看來,所有的股民,在某種意義上都是共產黨政權的共謀和幫凶,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患者,妄圖在中共權貴的人肉盛宴中分得一杯殘羹冷炙,結果黨國賞了他們一碗地溝油,吃得他們上吐下瀉,這是咎由自取,絲毫不值得同情”云云。用如此刻薄而恶毒的语言谩骂受害的中国股民,不像一个基督徒应该说的话。对此,提出两点反驳:

 

第一,这次受害股民数目庞大,据说数以亿计,并非可以漠视的小众群体。除去极少数“关系户”靠内线大赚之外,绝大多数散户都损失惨重(平均每户损失30多万元?),许多斗升小民,连最后一点养老积蓄都搭了进去,甚至欠下一屁股债。其后果,会导致许多人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加上跟他们利害相关的亲属,受害人数应有几亿之众。对百姓群体的惨痛损失毫无悲悯情怀,哪像关心民主疾苦的民主精英?

 

第二,不错,许多股民多少都带有 “赌徒心态”,因此,做为讲授《博彩社会学》的教师,我向来批评赌徒,劝诫人们不要嗜赌,最好远离赌场。但我也会同时说明,从本质上说,股市不同于赌场,因为任何健康股市,都跟实体经济相连,因此,股市的财富总量会随着经济发展而增加,而赌场的财富总量,只会转手,永不增加。所以,我鼓励人们把储蓄用于股市投资,特别是长期投资。当然,中国股市并不健康,缺点弊病众所周知。在大多数国人无法投资海外健康股市的情况下,投资中国股市,也是一种无奈选择。如今受病态股市误导,或者受股市大鳄欺诈,也算通过亲身经历而吸取惨痛教训。鲍彤先生最近在《自由亚洲电台》有篇文章,专谈大陆股灾,立论更为客观公允,建议余杰读读。你自己不同情小股民的损失也罢,何必要用“共谋”、“帮凶”之类的恶毒语言,再次往他们的伤口撒盐?

 

余文的更大失误,还不在于他对股民的态度,而在于他把大陆这次抓捕律师事件,简短等同于七十年代末台湾发生的“美丽岛事件”,认为这次抓捕,预示重大的历史转折。余文写道:“這個‘黑色星期五’(2015710 日)標誌着中國正式進入了自己的‘美麗島時代’,在平行的時間軸上,中國的民主化進程比台灣晚了整整三十六年。但是,它終於來臨了。” “美麗島之前的台灣和美麗島之後的台灣,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台灣:前者是無盡的黑暗,後者是即將來臨的天明。”

 

对余的乐观断言,我难表认同。在我看来,问题远没那么简单。首先,小蒋时代的台湾跟习近平时代的大陆,差别非常之大。如果说,国民党也曾经专制过,那么,其专制程度和政权性质,跟共产党难以相提并论。因为国民党无论多么专制,它也从来不敢公开否认民主自由的正当性,更不曾跟普世价值对着干。只是鉴于国情,主张经过“军政、训政”之后,最终才能“还政于民”。因此,它的专制从来没有像共产党那样完全彻底,理直气壮。从老蒋到小蒋,一直都有不同程度的反对派或者反对党,更没有彻底封杀过独立媒体和民间社会。否则,共产党怎么可能生存壮大?在比较两岸社会转型的时候,对两党性质的根本区别,岂可忽略不计?

 

其次,两蒋时代,对于公众舆论与国际舆论,特别是美国压力,极端看重,非常在乎。蒋经国在美丽岛事件之后不久几年,只所以决定废除戒严,说到底是内外交困下的无奈选择。当然,也跟他一夕尚存的民主理念不无关系。如果他一意孤行,未必没有镇压可能。可是他说,“由他们【党外】组党去吧,世界上从来没有永久的执政党”(大意如此)。对比今天的大陆,难道已经具备这样的内外条件吗?有人或许指出,在江、胡两朝治下,曾经有过人质外交先例,方励之、魏京生、徐文立、吴宏达等流亡海外,都是中美互动的产物,是从美使馆或者监狱直接登上专机或国际航班的,说明中共并非全然无视美国压力。对于这类反驳,我只能慨叹:那毕竟发生在江、胡时代。如今的北京今非昔比,已经财大气粗,自我膨胀到目空一切。而且,的确也尝到了谁也拿它没办法的“甜头”,今后是否还有人质外交,我不敢乐观。否则的话,许志永、郭飞雄、高瑜、刘晓波等良心犯及其家人,也不至于继续遭受人间炼狱了。

 

第三,当年台湾司法体系的相对独立和有限透明,也是今日大陆难以企及的。为美丽岛受刑人辩护的台湾律师们,多数并未因辩护而危及自身安全,反而因义正词严而受到媒体追捧和选民拥护,为他们日后从政积累了资本。而如今敢于主持正义的大陆律师,早已成为高危行业中的高危人群。如果按照余杰说法,“美丽岛事件”之后,长夜将尽,曙光在前,那这批遭受迫害的中国律师,将顺理成章成为民主化进程的功臣。从长远发展趋势看,这种说法也许不错。只不过,请不要忽略另一种更大的、无法令人乐观的可能性,即黎明前的极度黑暗。不但余杰所期待的美丽岛效应应迟迟不来,反见镇压的深度和广度与日俱增。尽管目前高层权斗不止,已经成为“新常态”,甚至有媒体放风,说习、王斗垮江、曾之后,就会启动政改(见辛子陵最近对澳洲媒体发表的谈话)。更有“爆料”者,说什么江、曾要政变,罢黜习、王,另立新君云云,耸人听闻,刺激神经。对此类传言,我向来不信。何曾有过向媒体爆料的“政变”?我宁可相信正规媒体和正式文件,自己动脑筋,从中挖掘蛛丝马迹。

 

在我记忆中,自从胡耀邦、赵紫阳两任总书记被清洗之后,无论高层内部分歧多大,在镇压异议人士上,向来高度一致,并且行动迅速,立竿见影,没有所谓“改革”与“保守”之分。如果今后真有规模失控的大规模街头抗争出现,再开杀戒的可能性仍然无法排除。既然能抓判高智晟、郭飞雄、许志永、浦志强等维权律师,天没塌下来,也就能抓判更多维权律师。在目前形势下,迫害几个跟迫害几十个、几百个,只有量的差别,没有质的区分。因此,对余文说的美丽岛“新纪元”,我虽然希望它美梦成真,但不敢盲目乐观。说轻了那是言过其实,说重了是一厢情愿,画饼充饥。

 

最后,余文还提到一个戏剧性情节,说习近平向普京讨教维稳妙计,普京陰險地微笑着回答:“抓人吧,抓更多的人,人民就怕你了”。我孤陋寡闻,不知道这个引证出处何在。网搜结果,还是来自这篇余文,只好权当是余杰编写的一个政治笑话。这里再次借用,无非提醒读者,中国大陆的社会转型,远比台湾难度更大。对此缺乏充分准备,只怕还会再次跌破眼镜,吃亏上当。我的感觉恰好相反:抓捕律师,也许是另一次镇压高潮的前奏。与其说是“暗夜”终结,不如说另一场“暗夜”刚刚开始。或者换句话,“美丽岛时代”降临之前,恐怕先要经历一个“二二八时代”。如果大规模的暴力和流血再度发生,那很可能是老邓和王震阴魂不散,想再次搬用“杀几十万人保几十年稳定”的老逻辑。万一不幸言中,我建议把普京的原话修改一个字,只修改一个字就够:“杀人吧,杀更多的人,人民就怕你了”。

 

总之,我跟余杰的区别,主要不在于对抓捕律师的事实认知,而在于如何判断未来趋势。究竟是光明在前,还是黑暗在前?是“美丽岛时代”降临,还是“二二八时代”降临?谁是谁非,用不着旷日持久等待。相信一年半载,甚至数月之内,就可能看到比较明确的答案。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July 15, 2015
关键词: 中國 美麗島時代 余杰 中国股市
其他相关文章
毛泽东晚年的一次投降仪式
柏拉图——哲人不王
儒家如何变成御用神话?
中国电动车市场面临需求困境
熊猫外交前景堪忧?
中国人的三粒壮阳药:明君、大侠和廉吏
以道胜,以奇谋——历史细节的意义
民谣集锦(官场篇)
北京大兴大火揭开工业大院安全顽疾
任正非:美国将经久不衰!
今天的英国精英如何看待鸦片战争?
美国的领导力及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未来
平论Hot | 津巴布韦政变,穆加贝发表电视讲话拒绝辞职(视频)
《基本法》成了「基本乏」
《刘晓波纪念文集》序言
津巴布韦执政党罢免穆加贝主席职务 夫人被开除出党
平论Live | 骗子为何无处不在 (视频)
大清帝国1793年城市印象
从油画《开国大典》说起 —— 图说共产国家的除忆诅咒
作家薛忆沩:迷人的局外者,在中国以外写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