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
作者:程映虹


一周前的一天早晨,我在江南老家一所医院看望因髋关节动手术住院的老人。在病床边坐下不久,就听陪护对另一张病床上的病人说: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并告诉她消息的来源。那位病人打开手机上网找到消息来源,说:“真的啊”,于是将新闻念了一遍。因为当时觉得很震惊,加上新闻的措辞造句和北京某新闻社、两报一刊以及CCAV很像,所以至今仍然记得其大意:

今天凌晨,菲律宾海军舰艇向我在南中国海的渔政船只挑衅,不断冲撞和鸣枪,我渔政船只被迫还击。菲律宾海军派出大型舰艇向我渔政船只开枪开炮。在附近待命的我潜艇部队奉命出动,将挑衅的菲律宾舰艇全部击沉。菲律宾随即派出空军战机数十架飞临交战区域上空,遭到我迅即出动的苏-30战机的迎头痛击,被全部击落。美国白宫已经举行新闻发布会,总统奥巴马要求中方克制。正在东北地区视察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拒绝了奥巴马的要求,向南中国海地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空军下达命令,要求全面收复被菲律宾占据的中国领土,恢复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全部领土主权。

听完这段新闻,陪护说:“总算等到这一天了,菲律宾早就该教训了。”而那个病人则说,“连菲律宾这样的小国也敢欺负中国,这下习总替我们出了一口气。”欢欣鼓舞之情溢于言表。

听了这个新闻,我半信半疑。信的是那段新闻听上去言之凿凿,国际上对中菲冲突早已有预测,似乎只是早晚的事,习某当时也确实正在东北走动;疑的是如果这是真的,那么等于是中国和菲律宾正式交战,性质严重,中国、亚洲甚至世界似乎都还没有为此做好准备。病房里有电视,我把频道调到央视新闻,放的是股市消息,等了一阵也不见插入此等重大突发消息。后来又想,会不会是现在网络消息不但比官方正式媒体要快,有时也起到一种试探舆论的作用?于是无心在病房再坐,赶紧回家上网看消息。

一路上看到街市繁忙、行人熙熙,完全不像是听到打仗的消息的样子,于是十有八九肯定是网络虚假新闻。回家打开电脑上网,果然所有门户网站的新闻都没有“中国和菲律宾交战”的消息。

一个网络虚假新闻竟然把自己不大不小地捉弄了一番。一阵恼火之后,想起了两个问题。

在各地公安、国保和形形色色的维稳部门严打虚假新闻、尤其是对那些和政府形象有关的不实传说穷追猛究的时候,像这类和战争有关的虚假政治新闻为什么能畅通无阻、不受追究?这一类所谓战争爆发的假新闻看似突然,实际上也是和中国互联网上和战争有关的热烈讨论甚至殷殷期待的气氛分不开的。中国的制度对很多政治、经济甚至社会问题的讨论划下了种种明和暗的界限,只要是中国人都这些界限都心中有数,口有遮拦,但为什么对战争问题的讨论在网络世界却如此开放和红火,甚至到了可以任意制造战争爆发的消息而不受追究?一个网民无意传播一条地方父母官腐败或者政府不作为的不实消息可以被严究,但故意制造打仗的假新闻却可以安然无事,这究竟说明了什么?党中央难道会认为前一类新闻别有用心会亡党亡国,后一类新闻的出发点是好的,有助于网民们更紧密地团结在自己周围,增强国家民族的凝聚力,早日实现中国梦吗?

是谁对这类假新闻不但一听就信、甚至很有些欢欣鼓舞呢?别人不敢说,就说我亲身经历的。病房里的那位女陪护是从安徽农村出来在城里打工的,虽然有固定收入(负责重症病人的吃喝拉撒每天可以有一百三、四十元),但毕竟不是正式有保障的工作,而且以医院为家,和同是陪护的农民工合住宿舍,日常用具都放在病房里甚至病床下,可以说没有正常的家庭和个人生活,在中国当今贫富极端分化的社会等级制度中无疑处于非常低端的一级。

而那位把假新闻念得字正腔圆的病人是一位很有风度的知识女性,退休教授。她父亲是上海人,1949年以前毕业于教会学校,中华人民共和国初期虽然上了大学,但这段教会学校的历史长期成为负资产,毕业后分配到甘肃,后来又到新疆,在那里过了一辈子。她本人就是先在甘肃后在新疆长大的,改革开放后上了大学,但毕业后还是在新疆工作,直到退休后才通过关系回到临近上海的江南安居。从她的谈吐中,我知道她有子女在海外工作,自己好像经常出国旅行。受国家政治影响,她的前半生经历不顺,但后半生托改革开放的福,退休后的生活可以说处于中国社会等级中相对高端的一级。

无论是那位看护,还是这位退休教授,从她们的生活经历、社会地位和“既得利益”(或“未得利益”)来说,我实在想不出战争有什么值得兴奋之处。更不用说,两位还都是女性,不但早就做了母亲,而且已经都有了孙辈。

当然,有人可能会对这种不解嗤之以鼻: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你一个美分党,怎么能理解伟大的中国人民不惜牺牲一切的爱国主义热情呢?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July 24, 2015
关键词: 中国 菲律宾 假新闻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其他相关文章
当代对自由民主制度的考验
高票意味着政治死亡 ——前东德共产党选举作弊回观
刘晓波的自由之争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孙政才被指控“阴谋篡党夺权”
平论Live | 十九大周小川警告与中国危机大逃亡
中國濫用香港為北韓吊鹽水
從經濟政變看習近平新時代
周小川:中国需防“明斯基时刻”
不再是“遁世之国”的朝鲜,还能依靠中国多久?
汪洋有望“入常”,能否成为经济改革推手?
習大帝專權對香港的影響
任意詮釋《基本法》 香港自治權還剩多少?
风声鹤唳十九大,习近平到底怕什么?
十九大快评
古代反贪设计的实际效果
从下放到下岗1968-1998
习近平的千秋大业
警惕中国金融裂痕引发全球震荡
从十张图表看中国面临的六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