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金融时报:生而为钱的中国太子党们
作者:金融时报
近来,中国的“太子党”已成为金融行业的“红小兵”。

在中国新兴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行业里,新天域资本(New Horizon Capital)是最有影响力和最成功的一家。这家公司管理的资金达数十亿美元,其稳定的投资者包括德意志银行、摩根大通、瑞士银行,以及新加坡的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 但是,光看其北京总部,你是万万猜不到这些的。

这家公司在金宝大厦(Golden Treasure Tower)的大堂内没有标识牌,这座大厦不过是靠近昔日的皇权中心--紫禁城--的一座普普通通的建筑。只有看到了门上小小的几个中文字:新天域成长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我们方能确认这是该公司位于大厦十二层的简易办公室。

这家公司并不需要豪华的套间,因为它有着中国最值钱的资产。这就是温云松(Winston Wen),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Kellogg)商学院的MBA,为人低调,长相酷肖其父、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温家宝。

年轻的温云松先生和新天域资本是更为强势的太子党的“红小兵”。太子党在中国本土兴起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行业里占据着主导地位,通过重组国家资产和为私有公司提供融资获取暴利。

据汤姆逊-路透公司统计,2009年中国的私募股权投资交易达到36亿美元,占亚太地区的三分之一。但是业内人士说市场潜力比此数据还要大得多。

据业内人员透露,太子党的主导优势,排挤了包括外国公司在内的关系不过硬的公司。这种情况会产生严重的后果,原因有二。首先,私募股权基金在经济现代化和为资本匮乏但是有良好前景的公司提供融资渠道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但是唯有这个行业以专业化的和竞争性的方式运行,各方才可受益斐然。

第二,一些当权者担心,太子党在私募股权基金中的主导地位会带给公众更为恶化的中国高层裙带纵横、权力无序的形象。在如此不透明的威权体系里,缺乏民主社会中有群众基础的合法性,此种担忧难以驱散。共产党的官方喉舌《人民日报》最近在网上的一个民意调查显示,91%的回复者相信所有的富有家族都有政治背景。

在接受上述报纸的采访中,审计署前任审计长李金华说,官员子女和亲属快速增长的财富 “是群众最不满意的”。他于1998-2008年担任反腐高级官员,获得了普遍的尊敬,这个月他对《人民日报》记者说,“从现在揭露的很多案件都能看出来,很多腐败问题都是通过子女、通过亲属反映出来的。”

很多精英阶层的子女在西方接受教育,在过去15年里,他们中有多人被西方公司和银行聘用,后者希望在进入中国市场时更有保证,或是能获准承销国有公司在纽约或香港上市的项目。很多外国投资者知道,聘用高级官员的亲属作为顾问或员工,能够冲破地方利益团体的官僚体制的阻碍和抵抗。

但是,如今,那些机构和投资者争抢着投资曾经为其打工的的太子党的私募股权基金。“以前,这些有背景的人士最好的选择是去高薪的西方投资银行,但是现在经济实力发生了改变,”一位因话题敏感而要求匿名的业内人士透露,“现在他们跟那些外国人说, “嘿,我现在有权了,生意都在我这儿,所以你们把钱给我,我自己来投资,还要占大头哦”。”

私募股权基金领域名声显赫的太子党包括李振智(George Li),曾在美林和瑞银工作过的前银行家,MIT斯隆(Sloan)商学院的MBA,其父李瑞环从20世纪80年代到2003年担任中国的高级领导。据相关人士透露,他的另一个儿子李振福(Jeffrey Li)最近从诺华制药中国区主管的位置上辞职,进入私募股权基金行业。

业内的银行家和私募基金投资者说,按照媒体报道和业内人士所透露,Wilson Feng 是党内职位排名第二的吴邦国的女婿,他在两年前离开了美林,成立了一家与国有核能集团关联的基金。2006年美林之所以能承销工商银行在香港上市的项目,成为历史上最大的首次公开发行(IPO),Wilson Feng 功不可没。

私募领域的其他太子党包括李彤(Li Tong),她是九大政治局常委之一李长春的女儿,李长春主管宣传和传媒。据三名相关人士透露,李女士现在掌管着香港中银国际的一家私募股权基金,业务也集中于媒体领域。前任副总理曾培炎的儿子Jeffrey Zeng,曾就读斯坦福大学,也设立了一家隶属于国有金融机构的基金。

“现在是中国金融行业的关键时刻,”一名位于北京的外资银行主管说道,“但是,我非常担心外国人和其他有才能的中国人被太子党和其他很有背景的人拒之门外,后者试图主导中国的私募市场。”

政府一直鼓励本土私募行业的发展,但是对批准成立基金卡得很严,投资需要在无数的政府机构中打通关节。邀请高层领导的亲属加入管理层,可以帮助私募基金克服这些障碍。

很久以来,太子党一直被怀疑利用政治资本获取个人利益,在最后以血淋淋的军事镇压告终的1989年天安门广场学生抗议中,这个问题就激起过民众的愤怒。但是北京政坛内部人士认为,有两个人为这野心勃勃的一代开路,培育出了金钱和权力的紧密结合的现代化前景。

很多外国投资者对前任总理朱镕基的儿子朱云来(Levin Zhu)和前任主席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都很熟悉,他们曾经在一些大型外企中工作过,或者与之合作成立过合资公司。过去二十年里,他们的父亲们助力完成了最为重要的市场改革,包括让中国成为WTO成员国。

朱云来在威斯康辛大学获得气象学博士。在纽约的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他于20世纪90年代末回到中国,精心安排了对中金公司实质上的收购,这是一家合资公司,摩根斯坦利持有大约34%的股份。

江绵恒号称拥有费城德雷克赛尔大学的电气工程博士学位。20世纪90年代早期返回上海,他受到了外国投资者的追捧,他们认定他是这个国家最有价值的合资伙伴。现在,他控制了上海联合投资有限公司,这是一个运营上非常类似于私募公司的政府投资公司。

随着其父辈在2003年的退位,江绵恒和朱云来的影响力在消退。但是,作为“第三代”技术官僚领袖的孩子,他们为当今太子党的兴起铺平了道路。一位和很多太子党打过交道的人士评价,“这两位确实给了大家这样一种印象:红色家庭治理国家为的是自己的利益。他们的行为给年轻的一代太子党开了绿灯,刺激他们将金条装满自己的口袋,而不管这会给党或领导层的形象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一些分析人士和从业人员表示,把外国人和其他竞争对手排挤出去,由太子党独占这个市场,在管理技能或财务纪律上,不会给这个行业带来什么好处。

“私募对太子党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领域,因为通过各种关系,你可以在IPO之前进入公司,在很短的时间内赚上一大笔,”西北大学的史宗翰(Victor Shih)教授认为,“这是轻而易举的来钱之道,每个人都会因为他们的关系网而支持他们。每个人都乐意这样做,以期从高层领导那里交换潜在的优惠条件。”

一些和私募领域的太子党关系紧密的人士说,他们经常感到他们是反向歧视的受害者,无论他们怎样优秀或是努力工作,公众都认定他们的成功纯粹是依靠裙带关系。但是,一些在中国投资领域重要的实际操作者认为他们虽然从家庭关系中受益,但是其本身的资质也堪当其职。例如,刘乐飞,中央宣传部部长刘云山的儿子,曾经作为国有公司中国人寿的首席投资官,管理过1万亿人民币的资金。现在他掌管着国有的中信私募产权基金。

《金融时报》无法与文章中的一些当事人或者公司联系,即使联系到了,他们也拒绝发表评论。

因为害怕激起公众的不满和对裙带关系的谴责,有关领导层和其后代的私生活和生意来往的信息属于范围模糊广泛的国家秘密法案管辖之列,这些法案经常用于平息对政权的批评。甚至现任领导的亲属的存在通常都需要严格保密。在中国,用互联网搜索太子党及其活动,经常是遭到屏蔽的。

大多数太子党生活在北京周围的豪华的门禁森严的社区中,在全国和世界各地都有度假别墅。他们的配偶几乎不会出现在公共场合。年轻的、不是那么谨慎的太子党,在北京开着有军队或武警牌照的豪华跑车,这些牌照可以让他们无视交通规则,也不会被警察拦下。

但是太子党们自身也面临着两难。如果他们的生意过于成功,或者是过于高调,即使是还未出现具体的对不当交易或享有特权的控诉,也有可能会损害他们有权势的父辈们的政治财富。

一些分析人士和业内人士预测到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形,那些权贵家族的子孙们会利用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行业来分享经济利益,牺牲者不但是外国投资者,也包括和中国的革命政权建立者有着血脉关系的“老一辈”太子党。

但是在北京,党内小范围的权力斗争可能会加剧,2012年的大规模领导层权力交接的到来将加剧紧张局势。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更激进的年轻一代太子党们的私募基金活动可能被政敌用作攻击其父辈们的武器。

就拿温云松来说,“你不得不想想,如果他的儿子在充满各种诱惑的金融部门有这么显赫的职位,温家宝可能对一些敲诈勒索让步。如果有人想向温云松泼脏水呢?”
—— 原载: 金融时报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April 3, 2010
关键词: 金融时报 生而为钱 中国 太子党 江绵恒 朱云来
其他相关文章
依赖中国需求的全球企业准备过冬
失落的乡村:一位大学教授的乡村笔记
“大而不能倒”的中国
“中国世纪”提早结束了?
中国模式已走到尽头
设在中国的马共电台
一部受薄熙来启发的太子党小说
小家庭·大時代——推介李大立《中国——一個普通家庭的故事》(新版姊妹篇《往事如煙》)
为何中国人说自己是黄种人,日本人说不
美国警告中国停止特工在美猎狐行动
股市证明中国领导并非无所不能
看俄国阅兵,谈中国阅兵
中国股市大跌引发对政府救市能力的质疑
BBC中国总编辑凯瑞专访台湾总统马英九全文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兼论习近平反腐的末路与中国模式的末路
美国决策者为什么会误判中国?
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
美助卿:美国在南中国海原则问题上绝不“中立”<视频>
从期待改革到呼唤革命——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想变迁
我离天安门很远,我离六四很近
中國進入“美麗島時代”?——我对余杰文章的质疑
中国股灾展示中国社会力量对比变化
黑色星期五! 中国大陆7月10-11日被捕或传唤律师活动人士清单
中国政府为何解不了股市难题?
中国的性交易与生意潜规则
哈佛教授称国民政府赢抗战 奠定中强国基础
世界体系和中国系统的融合与冲突
强力救市?还是末日清算?
中国政府出手救市,暂停新股发行
“你国”一词何以风靡中国网络舆论
关于党的领导:1982年宪法的重要修正
中国的尴尬处境 朋友家的时事讨论会(二)
中国人的“不敢”
中国人大通过宪法宣誓制度 引发舆论热议
“四个全面”是不可能实现的中国梦
我为什么在中国出书?
香港政改方案被否决到底是谁的责任?
关于刘兴联秘书长被武汉市公安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的通告
为什么中国的体制改起来特别难
中国人会做父母吗?
印度为何不参加“一带一路”?
中国的软实力攻势
二十六年前的随想
殇·城——一段被抹去的历史
当“中国梦”遭遇“权贵资本主义”
不负这个时代——致中国网友的一封信
習近平的內憂外患
“九段线”的历史机会
“一带一路”是必然被识破的骗局
昂山素季历史性访华 中国网民普遍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