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台海两岸
朗格拉姆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唱“梅花”?
作者:程映虹

 

当习近平和马英九在新加坡会面时,我正好在网上欣赏朗格拉姆的演唱。

朗格拉姆是一个十六岁的泰国华裔女孩。她在上幼儿园的年龄第一次听邓丽君的CD,很快就能模仿,几个月下来二十多首歌就都能唱了。

邓丽君是二十世纪中国最伟大的歌手,台海两岸甚至全世界华人心中共同的永远的女神。朗格拉姆虽然是华裔,但接受的不是华语教育,所以并不懂歌词的意思,但却能把邓女神的声音模仿得惟妙惟肖,随着年岁渐长,对歌词的内涵也更能在韵味上完美表现。

邓丽君是1995年在泰国不幸辞世的,而朗格拉姆不但歌喉像邓丽君,长相在很多人看来也酷似她的偶像。泰国是一个佛教国家,所以有很多人相信这个可爱的小姑娘是邓女神的转世。

现在,朗格拉姆在北京的中央音乐学院附中读书。虽然还是高中生,但已经在中国流行音乐界“出道”,其代表作都是邓女神名作的复活,其粉丝少说也有数百甚至上千万。

但是,在海外看台湾媒体的报道,却有缘得知一个大陆的歌迷无缘得知的小秘密。朗格拉姆曾经表示愿意去台湾看看邓丽君生活过的地方,并说她最喜欢的邓丽君名曲是“梅花”。但台湾媒体说,她在大陆的公开场合却不能唱这首歌。

邓丽君的“梅花”也是邓本人特别喜欢的曲目,非常动听,歌词如下:

 

梅花梅花满天下
愈冷它愈开花
梅花坚忍象征我们
巍巍的大中华
看啊遍地开了梅花
有土地就有它
冰雪风雨它都不怕
它是我的国花

 

这首歌在两岸政治中曾经有过特别的含义,有可能在大陆这边被认为是台海那边

的“红歌”吧?但其中既没有“蒋委员长如慈父”,也没有“经国先生似长兄”这样让人听了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话,更找不到和“党”有关的只言片语,和我们听惯的很多“红歌”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再说,梅花在中华花坛上地位一向崇高,称它为“国花”,也符合大陆的台海两岸属于同一个中国的主张,政治上完全正确。更有趣的是,“大中华”这个概念,过去只存在于台湾的政治术语中,在大陆是高档烟的品牌,现在却成了中国崛起的代名词了。

奇怪的是,习近平先生和马英九先生可以以台海两岸领导人的名义握手,但一个小姑娘却仍然不能在中国唱“梅花”。

“梅花”啊“梅花”,你为什么让人害怕?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November 22, 2015
关键词: 朗格拉姆 邓丽君 梅花
特別專輯: 馬習會
习马会央视直播掐断马英九讲话 网友辣评
特写: “习马会”上体验两场不同的记者会
央视直播习马会掐马英九讲话遭炮轰
习先生和马先生都做同一个梦时才可乐观
习马会丢了谁的脸
“中華民國”表不出,“九二共識”則蕩然無存
习马会后:假如某大陆邦交国表示要和台湾建交...…
馬英九在“習馬會”閉門正式會談中的全文
公民力量关于马习会的声明
马习会开场白内容折冲角力内幕
台湾团体抗议“习马会” 立院外爆冲突
习马会“看上去很美”
馬習會最新民調 4成8民眾不滿意馬總統表現
明证已出:习马会损习近平更甚
央视高级黑习马会的幕后黑手
「馬習會」效應:美議員籲取消台美限制
大數據下「民國潮」
黎安友:“马习会”习冒两岸互不隶属风险
完全不同的格局:我看“习马会”
谈谈“马习会”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带病生存是个人和社会的常态--推介《疯癫笔记》
七月四日:纪念那些特别的奴隶主
与人斗其乐无穷--特朗普素描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既野蛮又文明的新趋势
真的 “竟无一人是男儿”!
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
“共和国长子”—一个反共和的概念
有原子弹的害怕谈价值观的
周口店遗址“被爱国”说明了什么?
有关“炎黄子孙”一词的官方争议
伊力哈木案的一个问题
带走与跳楼
“基因”说能解消世界对中国的疑虑吗?
中国种族主义思维的最新表现
中国“女婿党”党员季建业
宪政:国际共运头上挥之不去的幽灵
文明可以排座次吗?
以攻为守—体制维稳的“路径依赖”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