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三大要害一大暴露
作者:嚴家祺
● 如果沒有李鵬這個當代秦檜,竭盡全力要加害於趙紫陽,趙本來可以在維護鄧小平面子之下,宣佈〈四二六社論〉的錯誤,以疏導方式來和平地平息學潮。

  李鵬日記有三大「要害」,一大「暴露」。三大「要害」:一是刻意編造;二是拉人「陪葬」;三是掩蓋屠殺。要害的要害,是掩蓋六四大屠殺。當然,編造「歷史」的人,與寫小說不同,真真假假,總有相當一部分是真實的。

  一大「暴露」是那「真實」的部分,充分暴露了李鵬「秦檜」的本質。不是楊尚昆或其他什麼人,而是李鵬這個看似呆頭木腦的傢伙,竭盡全力在「太上皇」鄧小平面前,置趙紫陽於「死地」。如果沒有李鵬這樣的人,在趙紫陽與鄧小平對學潮有分歧的情況下,趙紫陽完全能夠在顧及鄧小平「面子」的情況下,使一九八九年的學潮以和平方式落幕。

  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但沒有從根本上動搖秦始皇以來的專制制度。中國的不幸,不僅僅是因為有專制制度,有「太上皇」,而且還因為有當代的秦檜。

李鵬日記是刻意編造的

  現在出版的這本《李鵬日記》,不論作者是不是李鵬本人,至少大部分內容不是李鵬在一九八九年六四前後寫的,而是經過刻意編造的。作者在這本書的「前言」中說:「這本書是以我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至六月二十四日七十一天的日記(文中每節黑體字部分)為主線,並參考我的親筆工作記錄以及當時有關文獻、新聞報導而寫成的。」翻開這本書可以看到,「黑體字」只佔全書的少部分,而「非黑體字」佔了大部分。

  在《李鵬日記》二○○三年十二月六日寫出「前言」以前,有關「六四」的書在港台和海外出版了幾十本。《李鵬日記》中涉及所謂「動亂分子」的大部分內容都是從這些書、「回憶錄」和一些海外新聞報導中「引證」下來的。舉例來說,《李鵬日記》四月十九日 寫道:「北大學生王丹向全國人大提交請願書,公開提出重新評價胡耀邦的功過是非等七條要求。」《李鵬日記》注明「七條要求」有各種版本。這說明《李鵬日記》的作者看了好些「版本」才寫出來的。又如,《李鵬日記》五月三十日提到我參加十二人的「薊門會議」,這不僅不是事實,而且是從其他地方抄來的。我曾經看到這樣的報導,我沒有辦法為這件事專門更正,這樣,《李鵬日記》也重覆了這一錯誤。《李鵬日記》五月三十日還提到香港記者張潔鳳,說高瑜在五月二十日打了一個電話給她。李鵬怎麼會知道北京一位記者與香港一位記者打電話和電話中的內容呢?怎麼可能去查這麼細的問題呢?

  《李鵬日記》卻大量「引證」港台和海外出版物和新聞報導,而且沒有好好核實,李鵬會這樣編自己的《日記》嗎? 

李鵬日記拉了百人「陪葬」

  《李鵬日記》涉及中國黨政軍領導人和國內知識界人士的部分,是根據當時的會議記錄、內部報告等編寫的。 對那些不贊成「戒嚴」的人,如胡啟立、田紀雲,《李鵬日記》就抓住他們的一兩句話來「損」他們,如說「四二六社論」是胡啟立起草,胡啟立藉口這一點而不願陪同李鵬去天安門廣場會見學生代表,「胡啟立臨陣脫逃,實在不夠意思」。對當時贊成「戒嚴」的人,把他們的名字和「表態」,不厭其煩一一列出,立此存照。其中有胡錦濤、溫家寶、 李長春等一、二百人。李鵬言下之意是,今後「六四」翻案,你們在一九八九年曾表態「擁護 中央決定」都跑不了。李鵬深知「六四」的「案」遲早要翻,企圖拉這些人來作他的「陪葬」。 殊不知當「六四」翻案時,人們不會放過的只是李鵬和少數幾個大權在握並竭力阻擋翻案的人。

李鵬日記掩蓋「六四屠殺」

  李鵬日記說:「六月三日至四日凌晨,戒嚴部隊執行任務,從首都市區各方向向天安門進發過程中,被有組織的暴徒攔阻攻擊,是持槍暴徒首先向軍隊開火,火燒軍車,惡毒地打、燒、殺傷戰士,解放軍被迫自衛還擊時,雙方都發生了傷亡。在戒嚴部隊清理天安門廣場的過程中,沒有死一個人,沒有流一滴血。」

  這裡要指出的是「解放軍被迫自衛還擊」,完全是一派謊言。數萬全副武裝的軍人,在裝甲車、坦克的掩護下,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市民開槍射擊,分明是一場大屠殺。李鵬日記至今還在重覆二十一年前六月三日「發生了暴亂」的謊言。

  曾任北京新華社總社國內新聞部主任、新華出版社社長、總編輯的張萬舒去年五月在香港出版了一本《六四事件全景實錄》,完全是根據新華社資料寫的。張萬舒在這本書最後一章中寫道:中國紅十字會黨組書記、副會長譚雲鶴說,「整個六四事件共計死了七百二十七人,軍隊十四人,地方(包括學生和群眾)七百一十三人。」每一具屍體都經他檢驗過。

  「六四」親歷者、曾任中國政法大學法律古籍整理研究室主任的吳仁華二○○七年在美國出版了《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一書,對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下午七時至六月四日上午十時北京復興門、木樨地、西單路口、天安門城樓附近幾個開槍殺人現場的情況,以一小時為一章,作了詳細的記述。這本書也記述了北京農業大學學生戴金平和中國人民大學學生程仁興在天安門廣場遇難的情況,並對「六四」死亡 的軍人的情況作了一一說明。其中六位軍人是開車轉彎過快而翻車,因油箱爆炸起火燒死的。吳仁華說,陸軍三十八集團軍「將西長安街殺成了一條血路,他們經歷四個小時,突破數以十萬計學生和市民的重重堵截,挺進到天安門廣場,除了上述六名翻車死亡的共和國衛士外,竟然沒有任何一人被憤怒的暴徒打死。」吳仁華說的軍人死亡人數是十五人,比譚雲鶴說的多了一人。軍隊開槍在先,當七百一十三位學生和市民被軍人開槍打死和被坦克壓死時,只有九位軍人因民眾暴力反抗而死。李鵬日記竟然用「雙方都發生了傷亡」幾個字掩蓋了七百一十三比九的巨大差別和「六四大屠殺」的真相。

李鵬日記暴露他是當代秦檜

  辛亥革命推翻了「家天下」的「王朝」,但辛亥革命後一百年的中國仍然是「王朝」——「黨天下」的「王朝」。在一九八九年的中國,鄧小平不是國家元首,不是政府首腦,不是總書記,但掌握最高權力,是實際的皇帝。

  李鵬日記(四月二十日) 透露,李鵬知道一九八九年三月,鄧小平在會見烏干達總統時就流露出對趙紫陽處理經濟工作的不滿。在北京發生學潮期間,趙紫陽作為總書記,始終主張「對話」「疏導」和「在民主法制軌道上解決問題」。在胡耀邦逝世後的第三天(四月十八日),李鵬日記就記下了李鵬和趙紫陽「在處理學生遊行問題上就存在分歧」。在胡耀邦逝世後的第四天(四月十九日),李鵬就認為學生遊行「性質已經起了變化」。四月二十三日趙紫陽出訪朝鮮離京後四個小時,李鵬就去楊尚昆處「分析形勢」。第二天李鵬就主持召開了政治局常委會的「碰頭會」,作出了學生悼念活動是「一場有組織有計劃的旨在打倒共產黨的政治鬥爭」的結論。在趙紫陽離京後的第三天,李鵬去鄧小平處彙報政治局常委會的「碰頭會」的「結論」。鄧小平發表了一通講話。這樣就發表了《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四二六社論。

  趙紫陽作為總書記,面對學潮,當然不能採取簡單的鎮壓做法。就像今天面對「富士康事件」和中國日益嚴重的工潮,動用軍隊、實行戒嚴,只能使事態擴大。在今天如果再有一個李鵬,再有一個「太上皇」,再來一次「六四大屠殺」,那一九四九年建立的「黨天下」「王朝」,必將迅速土崩瓦解。

  「六四大屠殺」的七百一十三條「冤魂」至今不能瞑目,中國沒有正義,從此中國從根本上放棄了平均主義的社會 主義,演變成充斥貪污腐敗、社會不公的「老資本主義」。

  如果沒有李鵬這一當代「秦檜」,趙紫陽本來可以在維護鄧小平「面子」的情況下,宣佈〈四二六社論〉是錯誤的,以疏導方式來和平地平息學潮。看一看李鵬日記,就可以知道,李鵬從胡耀邦去世後的第三天,就竭盡全力要加害於趙紫陽。在 這一點上,李鵬與秦檜如出一轍,秦檜用「莫須有」罪名加害岳飛,李鵬用「莫須有」的「分裂黨」的罪名加害趙紫陽。在二十世紀中國的專制政治下,鄧小平與封建帝王一樣,一通講話、一篇社論,是容不得表示不同意見的。儘管趙紫陽在〈四二六社論〉上與鄧小平有分歧,但趙紫陽在當時存著「忠君思想」,他不是葉利欽,不想翻、也翻不過鄧小平的手心。趙紫陽面對的不是「金兵」,他也不是岳飛,但趙紫陽像岳飛一樣,成了中國專制政治和秦檜的犧牲品。

—— 原载: 開放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July 4, 2010
关键词: 六四 李鵬 日記 要害
特别专辑: 六四21周年
“毕竟是政客”——《李鹏六四日记》札记
揭秘徐勤先六四抗命背后的主使人—李连秀中将
香港观察:维园数字的意义
“六四”——芝加哥人永志不忘的纪念
一位美国妇女的六四情结
“六四”悲剧中的邓小平与赵紫阳
“六四”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
政治权力、宪章制度与历史悲剧——《李鹏「六四」日记》初读
方励之事件始末
李鹏介入 《李鹏「六四」日记》在港出版受阻
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声明 (附:答记者问及评述)
英国政府为1972年血腥镇压民众示威道歉
保住香港--大陆民主自由的桥头堡
“是如何”重要 “如何是”更重要——再谈六四与中国模式
李鵬政治智商析疑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六四屠杀21周年祭
点评《李鹏“六四”日记》
李鵬六四日記看點
黑暗抹不去的记忆——一个六四青年的回忆
李鹏日记触犯元老家族,邓小平家曾阻李鹏吊唁
其他相关文章
邓朴方发出「不能倒退」的最强音
金庸的政治江湖:神龙教影射中共 因“六四”伤心隐退
嚴家祺談“三要三不要”
一帶一路和三寶太監下西洋
“天安门后一代”李磊怎样从了解六四认识了中共真面目
沒有責任還是逃避責任?
廿九年后,六四人“对话中国”
中共政权是如何编造六四反革命暴乱谎言欺骗天下的?!
纪念六四,更应该超越六四
鲍彤再看六四:假如赵紫阳没有下台
六四” 29周年:真相、遗忘与分化
“六四”29周年主动遗忘还是被动选择 困在政治与金钱之间的中国年轻人们
“六四”对个体生命价值的摧毁
任教中大上海姑娘 悼念六四不再躲藏:「沒有恐懼,才有自由」
七律·六四惨案周年祭
六四人: 重塑中国
鲍彤再看六四(二):我是如何被抓进秦城的
鲁比奥和史密斯议员就六四屠杀事件29周年发表声明
“六四”29周年:主动遗忘还是被动选择 困在政治与金钱之间的中国年轻人们
方政在奥斯陆自由论坛讲述六四真相,观众含泪起立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