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假如文革重来
作者:陈傻子


这组诗写于2011、2012、2013年,当时薄在重庆“唱红打黑”大有重回“文革”的架势,就差跳忠字舞,早请示晚汇报了。许多毛左、五毛鼓噪呐喊,妖风劲吹,乌云阵阵,我心有所感,有所忧,陆续写了这些不合时宜之诗贴在博客。现在重看依然有价值,遂将这十五首合并后贴出。我始终认为,文革是离我们当代人最近最大的一场政治运动,也是世界上数得上的大浩劫,对有记忆的我来讲,如果回避这样的题材,我也将是罪人之一。我想,没有一个人能孤立于政治之外,如果每个人都能发出自己的声音,那么坏的政治就有可能改变。

吃过大粪的人还说大粪香
对那些说毛时代好的人
我非常奇怪
吃过大粪的人怎么还说大粪香
那时候猪食都吃不饱
穿得也破烂
一家三代住几平米的房子
怎么还会有人说好

他说
老毛不死也会发展经济
说不定比现在更好
我说
老毛在
就凭你这样
对社会发牢骚
你可能已经被斗死了
被戴上“坏分子”的帽子
那时候
连老婆都可能会告你的密
天天开批斗会
不知道谁就会站在那台上了

他说
反正那时候大家一样穷
一样没地方玩
心里平衡
不像现在到处腐败
吃喝嫖赌
我说到处腐败
吃喝嫖赌
也不能说明你过去吃的大粪
就是香的

夏天了,帮着毛左分子再回忆一下
那时候
大便小便
都要去弄堂里的公用厕所
冬天
寒风乎乎地从蹲坑里吹着屁股
小鸡鸡
缩成一点点
半夜里
还要父亲陪着才敢去
十个厕所
十个没灯
他站外面
我蹲里面
要不然就憋到天亮

夏天
像这么热的天
臭气冲天不说
苍蝇乱飞不说
蛆会爬到鞋子上面来
还有屎橛子
东一根
西一根
真是让人恶心
最作孽的是
乡下的农民
完不成生产队的积肥指标
半夜进城偷粪
看厕所的常常跟偷粪的打起来
那时候粪精贵啊
要花大价钱买
为偷粪
每年城里面
都要打死几个人

碎指甲
那年
我十岁
批斗会的主角
是我们的校长
说她是资本家的子女
走白专道路
有人
拿出来一个瓶子
里面装的是
校长剪的碎指甲
说她把碎指甲存下
卖给药店换钱
是资本家贪婪的本性
不改
是揩社会主义的油
会场上口号震天
有红袖套上去抽她的耳光
然后剪掉她一头长发
变成光头
没过多久
校长就上吊自杀了
几十年来
想到这场运动
我就会想起
这半瓶碎指甲

“毛粉”是真正地反改革反国家反人类
“毛粉”真正的目的
是想把国家
拉回到“文革”年代
不仅吃不饱饭
没学上
而且人斗人
人整人
国民经济完全崩溃
所以任何反对“文革”的人
他们都视为仇人
他们是这个国家的负能量
“毛粉”还极其仇视改革
任何一点改革
或者是改革的呼声
他们都如丧考妣
他们就希望
既不要政治改革
又不要经济改革
回到过去的计划经济最高兴
人没有说话的自由
没有思想的自由
更没有行动的自由
还饿死人
斗死人
他们想做一条吃不饱的猪
还希望全国人民
也做猪
“毛粉”是由衷地反改革
是当前改革最大的敌人
对任何一个热爱这个国家
为国家的进步
为自由民主
为有尊严地活着
呼喊奔走
呕心沥血的人
他们都会用最阴毒地语言
斥之为“汉奸”
“反党”
“反革命”
什么叫血口喷人
信口雌黄
你听听他们说的话就知道了
没有一点逻辑常识
全是“文革”思维
“文革”腔调
用的是
贼喊捉贼的手法
和流氓手段
妄图用国家机器
置人类的精华
于死地
他们是真正地反人类
是人类的渣滓
是国家的妖孽
是改革的反动者
请教诸位“毛粉”
对“毛粉”
我已经不想再说了
你们的存在
是这个国家的一部分
我仔细看过
有些“毛粉”的照片
大都是神情猥琐
穿着邋遢
一看就是精神层面
和物质层面
都比较低的人
这也没什么
这是你们的自由
我尊重
就像有的人
喜欢快着走
有的人喜欢倒退走
有的人
不想在猪圈生活
有的人
认为在猪圈
吹不到风淋不到雨
还有吃的
很不错了
但我还是有一事不明
想请教诸位“毛粉”
你们的父亲母亲
还有爷爷奶奶
在毛时代
都活了很多的年头
在那个普遍
吃不饱
穿不暖的时代
农村人
不允许流动到城里
干一天活
只有几分钱的工
一年下来
扣掉分粮食的钱
有的还要倒贴
冬天
每年都要挖河泥
在寒风中
那个罪
可不是人受的
城里面
也好不到哪里去
大街上
戴高帽子游街
天天见到
学生也不上学了
抄家
砸四旧
不断听到人说
某某自杀了
某某被关学习班了
任何人相互
都不敢说真话
就怕是“引蛇出洞”
被打成“反革命”
所以我想
请你们回家
问一问
你们的长辈
在毛时代
他们
是不是
活得特别愉快
如果他们说
特别愉快
还想过那个日子
那么我就会对你们敬礼
并且鞠躬
你们的选择
和你们的崇拜
是对的

举国皆哭我不哭
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
老毛去世
我正好在重庆
打全国青年篮球联赛
比赛停止
全国哀悼
泪流成河
如死爹娘
我听到人边哭边说
天要塌了
天要塌了
在收听广播的广场上
在列队的人群里
我不仅一滴眼泪
都没掉
还一直想笑
我拼命想忍
还是忍不住
扑哧竟然笑了出来
有两个队员朝我看看
眼神里有愤怒
我只好把头低下
用手捂住眼
假装很悲痛
我小小年纪
一上学
唱的是《东方红》
大海航行靠舵手
学的是《老三篇》
背的是老毛语录
听到的是伟大领袖
伟大统帅
伟大导师
伟大舵手
现在这个人死了
我怎么会不悲痛
怎么不伤心欲绝
怎么不捶胸顿足
在广场上
哭声震天的气氛下
怎么也要流几滴眼泪啊
可是我真地不伤心
一点难过不起来
而且想笑
想哈哈大笑
我最大的痛苦
是怎么来掩饰这样的笑

为什么会这样
一个中国的少年
其实
我的想法极其朴素
我就是想
买盒火柴都要票
买块肥皂都要票
什么都要票
每个人每月二两油
每月半斤肉
宁要社会主义的草
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宁要社会主义的晚点
不要资本主义的正点
今天你是敌人
明天他是敌人
后天我是敌人
这样的领袖死了也罢
换一个人上台
也许
日子会好过点
最起码会有点盼头
有点希望
我就是这样想的
所以一滴眼泪也没流
现在已经过了三十六年
我常为自己高兴
举国皆哭我不哭
否则又要饿死多少人
斗死多少人

这些年举国皆笑我常常不笑
这就是我
如果文革重来
如果再来一次
“文化大革命”
名字不会是
”文化大革命”了
会有一个新的名字
非常蛊惑人心
但本质一定是一样的
富人穷人
官员百姓
都跑不掉
我这个坚定反文革的人
也跑不掉了
上次文革我还小
看着别人革命
但现在
我不革别人命
会有人要革我的命
最后的结果
会是这样的
一批人
被批判侮辱搞死
一批人
先是热火朝天
到处去斗人
对革命
满怀憧憬
最后再以打砸抢
和破坏社会秩序的名义
被坐牢
有血债的就枪毙
而另一批
极少数
反人类
操控运动
坐山观虎斗
策划于密室的人呢
会被清算
就如同当年的”四人帮”
毕竟
和前次文革已经隔了
四十多年
民智已开
大部分人不再是待宰的羔羊
也不再是猪脑子
结局是肯定的
除了社会的大动荡
历史的大倒退
祸及每一寸土地
每一个家庭
每一颗心灵
最后是
谁也没落到好
黑暗过去
天不知道会不会亮
何时亮

不能忘记文革
今天
我在微博里
转载田太权拍摄的
“那些游荡的青春冤魂”
那是一组重现
重庆武斗期间
红卫兵死亡的照片
成片的墓地
埋的都是
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我在开头说了一句
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都过去快四十年了
为什么不能忘记
因为国家这些年
从来不说文革
更不反思文革
年轻人都不知道文革了
在文革中
那些死掉的人
已经不能开口说话了
吃过苦头的人
也快老了或者死了
不能忘记文革
就是说
下次再来任何政治运动
都不要受
最高领导人的忽悠
不要去斗人
不要去整人
不要不读书
不要当权力的工具
当工具的人
下场都很惨
人人不斗人
不整人
那下一次的文革
就不会搞起来
国家就不会有大的灾难
你个人的命运
也不会被运动改变
切记
恐惧
当所有人
在高喊万岁的时候
有一个人说
没有人能活一万岁
活八十岁就不错了
这个人
就会被打成反革命
枪毙掉

汉奸的光荣
一九四五年
抗日战争结束
谁被戴上汉奸的帽子
谁就会被枪毙
六十多年后
什么战争也没有
汉奸的帽子
又开始满天飞
此次是
真汉奸到处骂人汉奸
具体如下
要自由
要民主
反对文革的人
被不要自由
不要民主
热爱文革的人
统统骂为汉奸
就像反右和文革
把鲜花统统说成毒草
老歌飘荡在我们的耳边
在那个年代
吃了很多苦
上不起学
吃不饱饭
穿得破破烂烂
不是父亲被批
就是母亲被斗
经历了上山下乡
进城又下岗的人
几十年后聚在一起
高唱那个年代的歌曲
人民的孤独
他说他孤独
我说你去强奸一个富婆就不孤独了
他说还孤独
我说那你去杀一个贪官就不孤独了
他说还孤独
我说那你当市长省长主席就不孤独了
不是出国
就是开会
还有特供
他说那你选我
我说我没有选票

二流子
翻翻中国历史
二流子总是胜利者
先是二流子
造反当皇帝
后是二流子
打土豪分田地
做农会会长
抢地主的财产
睡地主女儿和老婆
最近是二流子
上街砸车
新的一茬二流子
口号变了
本质不变

叛徒
有人做了一个统计
在造反年代
如果被对方抓去
穷人当叛徒的多
富人的孩子
当叛徒的少
男人当叛徒的多
女人当叛徒的少
有人造反
是为了混口饭吃
而有人是为了信念
差别就在这里
假如不能让人说真话
假如不能让人说真话
就等于
天空不许鸟飞
大地不许开花
海洋不许鱼游
高山不许长树
所有的动物
都不许跳不许叫

力量
写下一句话
他可能会去坐牢
他还是写了
写下一首诗
他可能会去坐牢
他还是写了
写下一篇文章
他可能会去坐牢
他还是写了
这个人不是我
但我一想到这个他那个他
身上就会有一种力量


—— 读者推荐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February 1, 2016
关键词: 文革 毛粉
特別專輯: 文革五十年
【審毛之一】毛的晚年悖论及其遗产
造反派才是文革最大的受害者
独立思考是对文革结束40周年最好纪念
英媒:“央视认罪”现象让人们想起文革
《迷冬》:一部揭示“文革”核心真相的活史诗
新一轮文革已无可避免
十年浩劫的后遗症
观察家: 习近平欲回归文革前正统红色时代
文革翻版? 广州纪委称要严查“口无遮拦”
"十日文革"的启示
文革后的留学梦:回忆巫宁坤
“亚文革”持续发展?中共中央红头文件要求观看《白毛女》
還要過多久才能搞文革
环时:文革50周年反思应坚持党的结论
哪儿来的第二次文革?
重庆文革墓园:被湮没的红卫兵武斗往事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文革50年的否定之否定
文革的影响
华裔演员陈冲谈大陆的“文革”时期 自导电影被禁播
高文谦:毛的文革遗产与习近平治国模式(一)
从“反帝反修”到联美抗苏:毛式文革外交的逻辑走向
冯客“毛时代三部曲”之三:文革的四个阶段
文革图片展纽约开幕:要让中国人吐尽狼奶
让我们记住,并不再踏入那一片疯狂之海
“五一六通知”—— 日本与中国的视角
致开明的领导人暨有识之士——呼吁:全面否定文革全民反思文革
在文革50周年反思研討會上的兩次發言
自由主義在中國文革中的萌芽
毛的文革遗产与习近平治国模式(二)(三)(四)
在纪念《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 发表三十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天地翻覆 ——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长沙知青大逃亡
看你的文字 我的心碎了
我们为什么要反思文革
评论:当西方几乎变成红色
文革图片
恶根不除文革悲剧必将重演
文革:中国毁灭之道
“文革”史观:《一堆糊涂虫说林彪》
文革 何以在大陆成为禁区?
我为何在英国大学教《文革后的中国文学》?
忆戚本禹:功过皆历史 成败非所求
不再“牺牲自己的良心”
访谈:狂热文革如何播下异见的种子
【審毛之五】大飢荒與文革
血祭,心祭:文革五十周年祭---------由《牛虻》而引起的联想
人性还是党性?文革大屠杀反思
文革是一场文化革命吗?
文 革何以在大陆成为禁区?
从大陆官媒宣传“绝对忠于”,看文革阴魂不散
刘少奇之子刘源为什么不为父伸冤?
文革是一场无产阶级发动的革命吗?
文革中的周恩来
都庞萌渚也落泪,富江河水更悲咽 —骇人听闻的1968年广西富川凶杀案
紅羊雜詠
文革首次血案──青海「二‧二三事件」
极权政权与政治宗教:纪念文革五十周年
毛泽东的文革部署和叶剑英的崛起
洛杉磯文革 50 周年國際研討會 探寻“毛天下”的政治密码
为什么要盯着那场浩劫不放 ——非常罪犯与非常罪行
一个不停游荡的幽灵——试论血统论对清华文革的影响
毛泽东逼林彪出走,陷他于死地
中国唯一一座文革博物馆被围栏遮掩
从王金事件看真实的文革
中國人歷史觀的5大笑柄
《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前言
张春桥幽灵(1)
其他相关文章
贺卫方:从此在社交媒体不再发声
那些难忘的声音,有些已远去
观察:郭文贵爆料,潘石屹喊告,理念之争?
回首五四(2):五四遗产—文化后果与政治后果
受郭文贵启发 令计划胞弟将爆中国最高层核心猛料
為何聞到'清甜'空氣,小粉紅玻璃心碎滿地?(视频)
論霍金《遠征新地球》暢想
观察:美国之音断播争议涉及间谍话题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洛桑森格:川普与达赖喇嘛会面符合逻辑
中国政治犯处境不如苏联异议人士
中國年輕世代的「口罩詛咒」
慎防一地兩檢變香港自治缺口
深度解读习近平十九大人事布局 接班人或将难产
我們時代的歷史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IFCSS)对杨舒平同学毕业演讲事件的声明
苏联大清洗70周年祭日,普京泪如雨下
作家哈金访谈录
听谭盾讲故事
天都快亮了,你还在炕上尿了一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