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acter Spotlight
Character Spotlight
推特 臉書  
人物聚焦
人物聚焦
刘晓波与诺贝尔和平奖
作者:胡平
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刘晓波是最热门的人选。

其实,晓波自己真没追求过这个奖。从2002年起,晓波就写文章为“天安门母亲”获诺奖大声疾呼。就在被捕的几天前(晓波是2008年12月8日被捕的),他和我在SKYPE上通话,还特地叮嘱我转告中国人权,继续为“天安门母亲”争取诺奖。
 
另外,晓波著作等身,但翻译成西文的很少。晓波认识不少西方汉学家和记者,和很多流亡异议人士是好朋友,但他好像没花过什么功夫托人把他的著述翻译成西文。直到他去年圣诞节被判重刑之后,才由中国人权把判决书提到的6篇文章和他的自辩词与最后的陈述一道翻成英文,刊登在今年第一期《中国人权论坛》(中英文双语季刊)上,算是第一次把他的思想观点向西方读者作集中的介绍。
 
今年夏天,我和几个笔会的朋友商议,觉得有必要编选一部刘晓波文集,把它翻成西文,让国际社会对他的思想有一个比较完整系统的了解。我负责编选他的政论、文论和时评,刘霞负责编选他的诗歌。
 
我对晓波的著述非常熟悉,按说选起来应该不费力气;然而一旦着手编选,才发现这项工作很不好做。第一,晓波的著述太多,11本 书,近千篇或长或短的文章,要从这么多著述中选出二、三十万字的一部文集,如何取舍就是个大问题。第二,晓波写文章,总是面对中国读者,尤其是大陆的读者。由于文化差异,更由于语境的差异,外国人读他的文章是不是能读明白,能准确领会,挑选哪些文章更合适,也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再有,对晓波这样的人物,一般读者不但对他的思想观点感兴趣,而且也会对他的生活经历感兴趣。然而晓波虽写过几百万文字,却没写过自传,也缺少别人给他写的传记。这不能不是个缺憾(顺便一提,不少人有种印象,以为晓波热衷于在国际社会打个人知名度,这并非事实)。
 
在颇费了一番心思后,刘晓波文集的编选工作终于完成。笔会也联系好了英文德文的翻译以及出版,但书的上市,最快也要等到明年了。
 
晓波无疑是当今中国异议运动的一面旗帜。晓波是中国异议运动的主要发言人。对于当今中国社会的各种重大问题以及发生的重大事件,晓波总是迅速地作出反应,发出自己的声音。由于被严密监控,晓波很难身临那些发生事件的现场,但他始终注视着这些事件并及时地发表评论。
哪怕你不读完他的文章,只消你看一看那上千篇文章的标题,你就会发现,很少有什么重要的问题或事件被他遗漏。
 
晓波也是中国异议运动的主要组织者。多年以来,中国的异议群体发表了大量的公开信、抗议信、呼吁书以及纲领和宣言,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晓波起草、发起或组织的。这不但是因为他思想敏锐,笔头快,而且也因为他声望高,人脉广泛。晓波交游广阔,国内的海外的,华人洋人,体制内体制外,老年中年青年,学术界文化界法律界新闻界,民运人士维权人士独立作家,很多人都愿意和他打交道,愿意和他合作。虽然说对晓波不满者也不乏其人,但平心而论,在异议阵营中的头面人物里,又有几个——如果有的话——比晓波拥有更多的人脉呢?
 
我和晓波有二十多年的交情。早先在国内时(我是87年月离开中国到美国的),晓波作为文学界的黑马,已经暂露头角,不过那时我们没见过面。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是在纽约。那是在89年3月, 晓波结束了在夏威夷大学的讲学,转到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学者。记得是贝岭把他领到我家来的。我们一道参加了一些会议。晓波一度还有意加盟《中国之春》杂志。八九民运爆发,晓波毅然回国。临走那天,时任《时报周刊》总编辑的杜念中先生(现在是台湾《苹果日报》总编辑)开车到我家接他,送来两套非暴力政治学专家基恩•夏普的著作。95年初春,晓波第二次访美,又来到我家。期间,我和陈军还一道陪他去波士顿。96年刘霞也来过一次美国,也到过我家。
 
互联网的发明,使得“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成为现实。自从我和晓波都上网之后,彼此的联系一直很频繁。除了互发电子邮件,我们更乐意用SKYPE聊 天。晓波是夜猫子,他常常是在北京时间的深夜给我来电话,这恰好消除了两地时差的问题。有时我们还和军涛等其他朋友连线,那感觉真好象就近在身边。本来, 刘霞根本不上网,听说她连手机都不用。晓波被捕后,刘霞不得不承担起和外界联系的事而开始上网。晓波这是第三次被关,刑期那么长,晓波又不再年轻。这不能不让我十分挂念。
 
诺贝尔和平奖也许是当今世界上最有权威也最有影响力的一个奖项。但这个奖毕竟是挪威人颁发的,而他们对中国的事情很难有透彻的了解。刘晓波实际上早就在中国扮演起了异议群体的领袖角色,但直到今年才第一次被提名。据说在过去十几年中,有好几位中国人进入了评委会的短名单,但都未能获奖。还有一些优秀的人物从未被提名。哲人曰:“我们未必能得其所值,但我们应力求值其所得。”如果晓波今次获奖,我相信那是值其所得。
—— 原载: 《中国人权双周刊》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October 8, 2010
关键词: 刘晓波 诺贝尔和平奖
特别专辑: 刘晓波获诺奖
全球声援刘晓波夫妇活动(纽约新地址)通告 呼吁书 丁子霖来信
莫言与刘晓波=天堂与地狱
“世界已经淡忘了刘晓波”
有报道指刘晓波可望年底获释
沉默的力量无所不在 ——有关刘霞的摄影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尔塔·米勒声援刘晓波
冀劉曉波命運續得到關注——《解讀劉曉波》香港出版
关切刘霞,救助中国人权受害者
怯懦与嫉妒,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
向劉霞施壓 軟化劉曉波
一份迟到的“大国崛起”阴影下的幽禁纪略
晓波,生日快乐
諾獎雜感(六題)
今天是刘晓波日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刘晓波传记德文版出版
奧斯陸宣言
《纽约客》访谈查建英
诺贝尔和平奖观礼名单
奥斯陆:空缺的获奖者坐席
其他相关文章
关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权灾难的呼吁书
纪念沙叶新先生
跨越时空 柏林追思刘晓波
CECC就刘晓波逝世一周年及刘霞获释发表声明
刘晓波逝世一周年:刘霞与恐惧笼罩的中国
刘晓波逝世周年 全世界各地追悼
刘晓波遗孀刘霞已经抵达柏林
中共2018年外交败象
儒學憲政是否優於民主政治?(視頻)
香港刘晓波铜像遭警告须移走 民团斥政治打压
中国当下的外交地位
岳昕事件与北大
【中国热评】 “墙国”PK新闻自由 “乌有”命断朝鲜 “文金会”有看点吗?
美国对华政策的战略转变
这样的党凭什么不反
關於中共廢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緊急聲明
心向自由出自于人的天性,所以自由是不可战胜的,也是不怕诋毁的——关于《刘晓波传》日文版出版的流水账
紀念非暴力行動思想家基恩 . 夏普
胡平谈郭文贵现象(文字版)
年终回顾:2017年中国政治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