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中国国内的和平也就是世界的和平—刘晓波获奖的意义
作者:程映虹

诺贝尔和平奖终于众望所归,颁给了中国的刘晓波。


这是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令人钦佩的道德勇气的体现。近年来,由于后冷战时期国际政治局势的复杂化,冷战时期特有的那种黑白分明,善恶彰显的局面不复存在,加上西方社会“政治正确”的大趋势,使得诺贝尔和平奖的选择变得越来越微妙。总的来看,获奖者的背景越来越让人觉得四平八稳,即使要得罪某些人或者某个国家,那在国际政治中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角色,顶多是伊朗。去年颁给奥巴马更是让人莫名其妙。 长此以往,诺贝尔和平奖将会变成诺贝尔“安全奖”。


在这个意义上,刘晓波获奖不但扭转了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近年来在国际社会大是大非问题上暧昧含糊的趋势,也在相当程度上反映了整个国际社会对善恶的态度。多年来,中国政府一再利用自己和某些国家的关系对诺贝尔和平奖的选择施加压力,今年终于等到了这种压力在正义力量面前的失败。


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中国政府在国际上一度成为众矢之的,但经过20年不顾社会和环境后果的经济发展,中国的崛起和巨大的经济利益诱发了国际间的绥靖政策。中国不但不再受谴责,反而成为所谓“中国模式”和“北京共识”讴歌的对象。


但国际社会真的会对什么才是最值得关心的中国问题视而不见吗?诺贝尔和平奖今年的选择对此作了回答。诺贝尔和平奖的这个选择,从长远来看,是国际社会在深思熟虑和反复权衡之后终于开始以一种严肃的态度对所谓“中国模式”和“北京共识”说不。


更重要的是,诺贝尔和平奖以促进世界和平为终结目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刘晓波获奖更是名至实归。恐怕没有人能否认,今天国际政治中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中国因素。崛起的中国往何处去将决定今后相当长一个时间内的国际和平。而在影响中国对国际和平的因素中,最重要的其实不是中国的军事力量,而是变幻莫测危机四伏的国内局势。


世界历史已经反复证明,一个对世界和平构成威胁的国家,一定是一个没有国内和平的国家,一定是一个统治集团没有安全感的国家,一定是一个用暴力和专制掩盖社会矛盾甚至消灭政治反对派的国家,一定是一个社会充满暴戾之气的国家。


以刘晓波为代表的《零八宪章》的群体代表了中国国内和平的希望。《零八宪章》诉诸的首先不是对抗和斗争,而是和解和宽容。这是中国政治的先天缺陷,也是中国政治走出数千年你死我活相互仇杀之老路的唯一出口。它以整个中华民族的和平和社会稳定为依归,而不是以一党一派的何去和从为目的。


没有中国国内的和平,世界就不会有和平。因此,刘晓波的获奖,是国际社会出于世界和平而对中国和平的期待。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October 8, 2010
特别专辑: 刘晓波获诺奖
陈奎德:重判刘晓波,中共塑造了一个献身宪政民主的英雄
刘晓波的颠覆
各界人士发布“致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公开信”
刘晓波诺奖呼声甚高 中方威胁评委弄巧成拙
诺奖授予刘晓波有助于推动《零八宪章》运动
“两个刘晓波”和中国知识份子的转型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引德国社会震撼
刘晓波与诺贝尔和平奖
中国对诺贝尔和平奖评奖结果表示愤怒
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贏得諾貝爾和平獎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公告
刘晓波获和平奖 中国的恼怒和沉默
美国呼吁北京释放刘晓波
刘晓波获奖:媒体噤声 网络沸腾
多国政府对刘晓波获诺奖表示欢迎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是对共产党政权一记响亮耳光
刘晓波到底是什么人?
人物介绍: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贺新郎——闻刘晓波获诺奖再赋
化荣誉为责任
国际笔会会长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
好汉遍丹麦,勇士出挪威
和解还有希望吗?
良知的天使
挪威教授阿努尔夫•科尔斯塔指责胡锦涛在刘晓波获诺贝尔后造谣
刘黑手,你也有今天
百名中国知识人发表声明支持刘晓波获奖呼吁启动政改(新版 英文版 法文版 日文版)
历史的契机——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黑马”、“黑手”和文章好手刘晓波
刘晓波打败胡锦涛——再版序言
劉曉波獲諾獎震撼中國社會
劉曉波走過的歧路和內心的掙扎(1)
挪威召中国大使就刘晓波事件抗议
“天安门母亲运动”谴责有关当局软禁丁子霖夫妇
刘晓波获奖鼓舞许多人
刘晓波获刑知识分子的看法
刘霞获邀请 代刘晓波领奖宣读《最后陈述》
被“和谐”的午餐
他们是在疯狂报复
波兰前总统华里沙吁和平奖得主,携手促北京释刘晓波
《自由荊冠:劉曉波與諾貝爾和平獎》序 (附新書簡介)
自由波瀾泮鐵籠——《自由荊冠:劉曉波與諾貝爾和平獎》結語
诺贝尔和平奖下的华人百态
一位東方聖者的桂冠
诺委会:刘晓波获奖可能是最重要和平奖之一
给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劉曉波,神交三十年
传诺奖得主刘晓波拒签“有罪协议换取自由并流放出国”
劉曉波效應在台灣
中方谴责诺奖政治企图改变中国
諾貝爾和平獎網頁留言串珠
诺奖以来“镇压”录
关于参加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的再次声明
刘晓波给胡平的两封信
國際政要對劉曉波獲諾獎的反應
《紐約時報》讀者評論劉曉波獲諾獎
和平奖颁奖礼出席人相继抵达奥斯陆
美国会决议促请释放刘晓波 中国指“干涉内政”
诺奖典礼前夕 中国严控维权人士
奥斯陆:空缺的获奖者坐席
诺贝尔和平奖观礼名单
《纽约客》访谈查建英
奧斯陸宣言
刘晓波传记德文版出版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今天是刘晓波日
諾獎雜感(六題)
晓波,生日快乐
一份迟到的“大国崛起”阴影下的幽禁纪略
向劉霞施壓 軟化劉曉波
怯懦与嫉妒,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
关切刘霞,救助中国人权受害者
冀劉曉波命運續得到關注——《解讀劉曉波》香港出版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尔塔·米勒声援刘晓波
沉默的力量无所不在 ——有关刘霞的摄影
有报道指刘晓波可望年底获释
“世界已经淡忘了刘晓波”
莫言与刘晓波=天堂与地狱
全球声援刘晓波夫妇活动(纽约新地址)通告 呼吁书 丁子霖来信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其他相关文章
“低端人口”——社会达尔文主义政治的不祥之兆
革命政权如何塑造“新人”
美国“一国两制”往事
杰弗逊和美国的奴隶制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希特勒失败前如何评价日本和中国?
罗马教皇与卡斯特罗兄弟
中共也是苏联瓦解的推手
恩克鲁玛下台与文革初期的“政变”疑云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批毛專集】(六十五)
希特勒的女阿凡达
中越自50年代至今的恩怨纠葛
雅妮—闻名世界的古巴博客大V
“敌人也是我们的同胞” ——刘伯承为什么不愿看战争片?
中国知识分子的种族歧视论和民族自大症
克里姆林宫“相夫”术
越南土改中的阮氏南悲剧
驳“进京赶考”论
“中国奇迹”的邪路—纪念“五七指示”48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