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新一轮文革已无可避免
作者:东步亮

  •  

    2016年2月19日也许注定将写入历史。

    这一天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辞世19周年纪念日。这一天,同样被打上改革标签的中国改革开放初期代表性人物、招商局常务副董和深圳蛇口工业区党委书记袁庚被海葬。这一天,着有《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以帮助他人平反昭雪和揭露贪官污吏知名的新华社着名老右派戴煌,在医院不治身亡。这一天的晚上将近8点,曾在北大举着蜡烛孤身纪念六四、哲学学者和基督徒、似对政治已经完全失望的青年教师江绪林,选择了自缢身亡。
    所有这一切似乎都带有某种隐喻意义,在对当天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一项毫无疑问将写入历史的活动做出一种明示或暗示性解读:“改革已死”。
    这一天,习近平上午连续视察三家主要央媒《人民日报》社、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下午亲自主持召开“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提出了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必须姓党”,“党的新闻舆论媒体的所有工作,都要体现党的意志、反映党的主张”,“必须把政治方向摆在第一位,牢牢坚持党性原则,牢牢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牢牢坚持正确舆论导向,牢牢坚持正面宣传为主”。他还作了非常具体的指示,“各级党报党刊、电台电视台要讲导向,都市类报刊、新媒体也要讲导向;新闻报道要讲导向,副刊、专题节目、广告宣传也要讲导向;时政新闻要讲导向,娱乐类、社会类新闻也要讲导向;国内新闻报道要讲导向,国际新闻报道也要讲导向”。简而言之,所有不符合“党”的心意的文章和报道,从此以后都将再无容身之地。
    上述讲话主要精神公布后,媒体界均表示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中国媒体今后怎么活下去”,成为绝大多数媒体人思考的主要问题。业界普遍认为,接下来将会有大规模的媒体人离职,而一些具有一定锐气的媒体的生存空间将会越来越窄,甚至可能被迫关闭;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的审核也将越来越严,偶尔打政治擦边球的娱乐和商业化自媒体可能被大范围整肃。
    也有民间和境外媒体发表洗地文章说,这可能预示习近平将对文宣系统进行变革,“抓了枪杆子之后开始抓笔杆子”,要在高层争斗中夺取掌握笔杆子者的权。这种幼稚的观点早已不值一驳。早在习刚刚上任之时,就有此类说法,认为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共高层故意和习作对,让习难堪。一度我也认同此观点。习上任后不久的某年某天,我碰到一位与习的母亲齐心有来往的人士,他说,放心,目前的状况是暂时的,习对下面的情况非常清楚,习母接到的对意识形态太左的反映,都传到习那儿去了,习控制权力后就会改变。
    事实是,这几年中共最高层的一言一行,所表现出的完全不是民间的善良想像。我们看到和感受到的是,言论空间一步步紧缩,文革式做法一天甚比一天:以法律的名义毁坏法治,以改革的名义倒退到保守。这绝不是一个改革者的一种暂时策略,而是其真实心态流露。
    “报纸春晚统一口径传播‘核心正能量’,各地官员被严惩‘妄议中央’,军政首脑被东厂规矩‘宣誓效忠’,政治局被淫威集中‘统一思想’,退休领导人被软禁‘以防干政’,人为强托股市、房市、汇率粉饰经济”,民众对这些看得再清晰不过,这不是改革,这是文革。
    新一轮的文革已经无可避免。血雨腥风即将到来,做好迎接的准备吧。

     

    —— 原载: 东网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February 21, 2016
    关键词: 新一轮文革
    特別專輯: 文革五十年
    张春桥幽灵(1)
    《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前言
    中國人歷史觀的5大笑柄
    从王金事件看真实的文革
    中国唯一一座文革博物馆被围栏遮掩
    毛泽东逼林彪出走,陷他于死地
    一个不停游荡的幽灵——试论血统论对清华文革的影响
    为什么要盯着那场浩劫不放 ——非常罪犯与非常罪行
    洛杉磯文革 50 周年國際研討會 探寻“毛天下”的政治密码
    毛泽东的文革部署和叶剑英的崛起
    极权政权与政治宗教:纪念文革五十周年
    文革首次血案──青海「二‧二三事件」
    紅羊雜詠
    都庞萌渚也落泪,富江河水更悲咽 —骇人听闻的1968年广西富川凶杀案
    文革中的周恩来
    文革是一场无产阶级发动的革命吗?
    刘少奇之子刘源为什么不为父伸冤?
    从大陆官媒宣传“绝对忠于”,看文革阴魂不散
    文 革何以在大陆成为禁区?
    文革是一场文化革命吗?
    其他相关文章
    习马会丢了谁的脸
    到美国去上访
    大陆政府撒谎“互联网很自由”
    长江沉船救援 中共欺骗世界
    哪一个中共官员是乾净的
    法治已经不存 社会必然崩塌
    构陷区伯之后的更多秘密
    反腐制度化的民间想像
    禁令是最好的广告宣传
    「依宪治国」一词为何时隐时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