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被“和谐”的午餐
作者:丁东
今天中午,有朋友邀请午餐。参加者中既有今年10月1日《执行宪法第35条,废除审批制,兑现公民的言论出版自由!——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的发起人,也有10月14日《关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的发起人。当局提前获知信息,分别登门拜访,与邀请者和受邀者打招呼,并派警力值守,这顿饭自然是吃不成了。

于我来说,吃不吃这顿饭倒是小事。但对当局来说,如此维护稳定是否明智,却是一件值得讨论的大事。
 
发起10月1日签名的辛子陵先生我认识,他年过古稀,本是一位体制内改革的推动者,对胡温寄予希望。要求兑现公民的言论出版自由,不过是促进当政者在不失去执政地位的前提下,把宪法落到实处,因而得到李锐、胡绩伟、江平诸公的支持。发起10月14日签名的徐友渔等先生我也认识。他们都是理性的知识分子,其初衷也是希望官方顺应人类文明趋势,化解官民对立,让中国变成真正的民主法制国家。这也是我乐于参与的原因。温和、渐进、非暴力是他们共同的特点。所以,他们发起的公开信和声明,分别有数百人签名。这些签名者都是出自愿。即使有风险,也愿意承担。这和被《中国青年报》写进《诺贝尔和平奖究竟唱哪出戏》报道的某些首都大学生,可谓截然相反。

按照常人的思维,当局对这些建言,本可择其善者而从之。就是不愿意接受,也犯不着兴师动众,如临大敌。过去说,革命不是吃饭。现在不妨倒过来说,请客吃饭不是革命。但是,某些当政者不是这么看。他们惯常的逻辑是,一旦出现与他们不同的声音,就是敌情。对付敌情的法宝,就是高压。按照这种逻辑,邓小平不惜用坦克镇压八九学潮,江泽民不惜用武力打压法轮功。本朝当政者面对《零八宪章》一类的政治革新诉求,也没有跳出这种逻辑,硬是给刘晓波判处11年重刑,引起国内外舆论大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挪威人代表国际社会对中国当政者的又一次善意规劝。从目前的情况看,中国的当政者不肯接受这善意规劝,他们还要沿着原来的逻辑往前走。对外硬着头皮顶住,用经济牌当筹码,与国际社会博弈。对内依赖警力,制止一切不同意见的表达,力求保持舆论一律的格局。

但是,现在国人的觉悟水平已经全然不同。回想毛泽东时代,历次政治运动,毛要打倒谁,党内高层就跟着打倒谁,墙倒众人推。陈少敏在八届十二中全会表决开除刘少奇时趴在桌子上不举手已经是奇迹。如今,当局的政治裁决却完全丧失了公信力,真心追随者寥寥无几。就是拥护者,也很少出于思想的共识,而多出于利益的维系。平民百姓对当局说不,已经司空见惯。这样维持稳定很难,也很累。刘晓波只要关在监狱里,就永远成为当局左右为难的心病。“和谐”掉今天的饭局不难,让互联网时代的公众莫谈国事却很难办到。因为国人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也不再恐惧。

如今的刘晓波,倒使我想起1936年的七君子。七君子原来是国共两党之外的中间政治力量,起码章乃器、王造时等人,并非共产党。但当局硬要罗织罪名,把他们投入监狱,其结果是大失人心。七君子反而成为国人心目中的英雄。现在刘晓波也是公众心目中的英雄。蒋介石一度明智,不但在次年开释了七君子,抗日战争年代还容纳这些社会知名人士组织政团,参政议政。蒋在当时的政治威望曾如日中天。后来,蒋介石还是迷信以党训政,以武力清除异见,很快丧失人心,败走台湾。这段历史,仍然给现实以有益的启示。

何时跳出陈旧的逻辑,以包容求得真正的和谐,须由当政者自己选择。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October 22, 2010
关键词: 和谐 刘晓波 诺贝尔和平奖 公开信
特别专辑: 刘晓波获诺奖
陈奎德:重判刘晓波,中共塑造了一个献身宪政民主的英雄
刘晓波的颠覆
各界人士发布“致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公开信”
刘晓波诺奖呼声甚高 中方威胁评委弄巧成拙
诺奖授予刘晓波有助于推动《零八宪章》运动
“两个刘晓波”和中国知识份子的转型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引德国社会震撼
刘晓波与诺贝尔和平奖
中国对诺贝尔和平奖评奖结果表示愤怒
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贏得諾貝爾和平獎
中国国内的和平也就是世界的和平—刘晓波获奖的意义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公告
刘晓波获和平奖 中国的恼怒和沉默
美国呼吁北京释放刘晓波
刘晓波获奖:媒体噤声 网络沸腾
多国政府对刘晓波获诺奖表示欢迎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是对共产党政权一记响亮耳光
刘晓波到底是什么人?
人物介绍: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贺新郎——闻刘晓波获诺奖再赋
化荣誉为责任
国际笔会会长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
好汉遍丹麦,勇士出挪威
和解还有希望吗?
良知的天使
挪威教授阿努尔夫•科尔斯塔指责胡锦涛在刘晓波获诺贝尔后造谣
刘黑手,你也有今天
百名中国知识人发表声明支持刘晓波获奖呼吁启动政改(新版 英文版 法文版 日文版)
历史的契机——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黑马”、“黑手”和文章好手刘晓波
刘晓波打败胡锦涛——再版序言
劉曉波獲諾獎震撼中國社會
劉曉波走過的歧路和內心的掙扎(1)
挪威召中国大使就刘晓波事件抗议
“天安门母亲运动”谴责有关当局软禁丁子霖夫妇
刘晓波获奖鼓舞许多人
刘晓波获刑知识分子的看法
刘霞获邀请 代刘晓波领奖宣读《最后陈述》
他们是在疯狂报复
波兰前总统华里沙吁和平奖得主,携手促北京释刘晓波
《自由荊冠:劉曉波與諾貝爾和平獎》序 (附新書簡介)
自由波瀾泮鐵籠——《自由荊冠:劉曉波與諾貝爾和平獎》結語
诺贝尔和平奖下的华人百态
一位東方聖者的桂冠
诺委会:刘晓波获奖可能是最重要和平奖之一
给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劉曉波,神交三十年
传诺奖得主刘晓波拒签“有罪协议换取自由并流放出国”
劉曉波效應在台灣
中方谴责诺奖政治企图改变中国
諾貝爾和平獎網頁留言串珠
诺奖以来“镇压”录
关于参加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的再次声明
刘晓波给胡平的两封信
國際政要對劉曉波獲諾獎的反應
《紐約時報》讀者評論劉曉波獲諾獎
和平奖颁奖礼出席人相继抵达奥斯陆
美国会决议促请释放刘晓波 中国指“干涉内政”
诺奖典礼前夕 中国严控维权人士
奥斯陆:空缺的获奖者坐席
诺贝尔和平奖观礼名单
《纽约客》访谈查建英
奧斯陸宣言
刘晓波传记德文版出版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今天是刘晓波日
諾獎雜感(六題)
晓波,生日快乐
一份迟到的“大国崛起”阴影下的幽禁纪略
向劉霞施壓 軟化劉曉波
怯懦与嫉妒,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
关切刘霞,救助中国人权受害者
冀劉曉波命運續得到關注——《解讀劉曉波》香港出版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尔塔·米勒声援刘晓波
沉默的力量无所不在 ——有关刘霞的摄影
有报道指刘晓波可望年底获释
“世界已经淡忘了刘晓波”
莫言与刘晓波=天堂与地狱
全球声援刘晓波夫妇活动(纽约新地址)通告 呼吁书 丁子霖来信
其他相关文章
在《刘晓波纪念文集》 新书发布会上的讲话
《刘晓波纪念文集》发布会暨"刘晓波精神遗产对话会"/多视频
知识界人士就近日北京大规模驱赶“外来人口”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全文)
《刘晓波纪念文集》序言
仰望神圣的赎罪 ———走上祭坛的刘晓波
刘晓波的自由之争
朝核危机甚嚣尘上之际 ONG国际废核运动组织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之死和中国当局的恐惧
刘晓波诗集,与因为它被捕的诗人
民主基金会举办刘晓波纪念会
知识分子的瞒与骗——狱中读书笔记之一
诺贝尔和平奖,中国后继有人
诺贝尔和平奖应该颁给香港的青年政治犯
刘晓波争议原因论
海外多团体吁放刘霞出国 美议员将推“守护刘晓波”法案
从若干小事看刘晓波的人品
苦难中的修炼 ——读刘晓波服刑期间的部分读书笔记
美国会中国问题主席致刘霞公开信“历史不站暴君一边”
痛悼晓波,心系刘霞
鲁比奥参议员致刘晓波遗孀刘霞的公开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