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政治中国
台海两岸
劉曉波效應在台灣
作者:(台灣)金波
        傳媒對劉獲獎多專題報道

  那天晚上在餐廳吃飯,電視正在播放台灣本地新聞,突然間熒幕上出現劉曉波的相片,並打出「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字句。台灣人看到這個消息,內心的感覺真的很特別。

  在台灣,知道劉曉波的人非常少,但是,「諾貝爾獎」這個名詞卻是家喻戶曉,並且知道這是一個很崇高的榮譽,因此,劉曉波得諾獎的消息就像海嘯引起的海浪,不可避免地擴散衝擊到「遙遠的」台灣。台灣雖然和中國大陸僅是一海之隔,關係很密切,但是很多台灣人對中國大陸的感覺,總是感到很近又很遠。「近」的原因很簡單,不但地理位置近,而且對岸任何政治經濟的動作,台灣的感覺及影響比起其他國家更直接。但是另一方面,除了大多數台灣人在大陸沒有親友之外,台灣跟大陸的社會制度相差太大,感覺跟「外國」差不多之外,許多事情在台灣民眾的意識之中認為是「不可能」的事,在對岸卻是普遍「可能」的。比如,中共建政六十週年大閱兵,一般台灣人以為大陸民眾可以自由上街去看遊行,普天同慶。但聽說全城居民被強迫關在家裡看電視,就以為是聽錯,這是什麼「國慶」啊。諸如此類的直覺鴻溝多不勝數。台灣的電視及報紙在稍後日子,多有劉曉波得諾獎的專題報道,劉曉波效應之一就是將這一系列的「可能」與「不可能」的鴻溝逐個填平。

  民眾對中共的負面印像增加

  劉曉波得諾貝爾和平獎在台灣引起的效應主要有兩個方面。首先是民間對大陸社會的認知導向全面而正確的方向,中共所宣傳的「偉大成就」在台灣民眾心目中迅速貶值。原本,民眾接觸到的媒體消息,多是中國又造了什麼大廈又修了什麼鐵路,現在大家在問「為什麼要關劉曉波?!」。劉曉波效應改變了台灣民眾關注中國大陸的角度,給台灣人補了一堂「現代中國」課。台灣人逐漸聽到「文字獄」、「維穩」、「維權」、「上訪」、「截訪」、「強遷」、「強拆」、「黑監獄」等等中國名詞。這次廣州亞運會,民眾不是僅看到中共搞了些什麼大工程,而是注意到廣州有許多居民被趕離家園,四周埋伏軍警,仿佛是在戒嚴等的粗暴行徑。

  中共以暴力的「中國模式」強推GDP成長,其實是一種末日感的表現。劉曉波效應除了進一步揭開中共發展經濟的政治動機之外,也使台灣民眾逐漸注意分析其外表數據背後的經濟實質狀況。

  筆者對人說「中國的GDP總量據說已超過日本」。一位家庭主婦好奇的問:「大陸的什麼品牌超過了日本?」這個問題帶出了一個深刻的思考。台灣民眾(世界民眾)心目中「日本製造」與「中國製造」是好壞兩個極端的代名詞:日本商品的名聲都擠身世界前列,名牌多到數不清,但是自稱世界第二的中國,有哪幾個世界級的名牌?台灣人在購物時對中國貨總是顧忌重重。

  中國的經濟是「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低效益」,而日本則是「高科技、高品質、高效益、低消耗」。中國的經濟要做到日本這樣的「三高一低」的一半,而總產值(就算中國的統計數字沒水分)能與日本不相上下,還要有一段很長的日子,更不用說產品質量跟日本一樣了。

  激勵政府堅守自由民主陣營

  第二是對政府方面的影響。政府總是將「改善兩岸關係」掛在嘴上。其實,到底台灣民眾對兩岸關係的最終希望是什麼,那就是希望中國大陸能和台灣一樣實現民主化。據一些政評人說,馬英九前些時候曾對外國媒體講了一句「以後不再罵中共」,以取得兩岸關係的穩定。不知這話是否屬實,但是官方在促進對岸民主進程方面確實有消音的跡像。這是很錯誤的政策。如果只是以放低身段的妥協去換取中共多進口一些台灣產品(中共也很樂意以此作為特洛伊木馬來攻入台灣),就以為是為台灣人民爭得了兩岸關係的改善,並以此「政績」為滿足,使台灣的自由民主制度逐漸褪色,這不僅對不起台灣人民,也對不起大陸人民。

  筆者一直擔心的是,馬政府在無意之中將共產黨「萬歲」看成是制定兩岸政策的基礎,看不到中共對廣大民眾的恐怖統治,是中共對自己政權的不確定感的有力表現。劉曉波得諾獎的衝擊,給了馬政府糾正所謂的「不罵中共」的政策一個轉機,提醒政府不要犯歷史性的誤判。馬英九日前在談到劉曉波得獎事件時,提到了中國大陸人權發展的問題,雖然用詞很婉轉,但畢竟是一個好的轉變。劉曉波等無數的大陸民主先鋒,不顧個人安危,勇敢地和世界最大的專制政權鬥爭的精神,應該激勵台灣政府面對貌似強大的中共專制政權時,要表現出堅守自由民主陣營的勇氣,這樣才能最終真正的改善兩岸關係,這將是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給台灣帶來的直接正面成果。

—— 原载: 爭鳴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December 3, 2010
关键词: 劉曉波效應 台灣
特别专辑: 刘晓波获诺奖
陈奎德:重判刘晓波,中共塑造了一个献身宪政民主的英雄
刘晓波的颠覆
各界人士发布“致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公开信”
刘晓波诺奖呼声甚高 中方威胁评委弄巧成拙
诺奖授予刘晓波有助于推动《零八宪章》运动
“两个刘晓波”和中国知识份子的转型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引德国社会震撼
刘晓波与诺贝尔和平奖
中国对诺贝尔和平奖评奖结果表示愤怒
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贏得諾貝爾和平獎
中国国内的和平也就是世界的和平—刘晓波获奖的意义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公告
刘晓波获和平奖 中国的恼怒和沉默
美国呼吁北京释放刘晓波
刘晓波获奖:媒体噤声 网络沸腾
多国政府对刘晓波获诺奖表示欢迎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是对共产党政权一记响亮耳光
刘晓波到底是什么人?
人物介绍: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贺新郎——闻刘晓波获诺奖再赋
化荣誉为责任
国际笔会会长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
好汉遍丹麦,勇士出挪威
和解还有希望吗?
良知的天使
挪威教授阿努尔夫•科尔斯塔指责胡锦涛在刘晓波获诺贝尔后造谣
刘黑手,你也有今天
百名中国知识人发表声明支持刘晓波获奖呼吁启动政改(新版 英文版 法文版 日文版)
历史的契机——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黑马”、“黑手”和文章好手刘晓波
刘晓波打败胡锦涛——再版序言
劉曉波獲諾獎震撼中國社會
劉曉波走過的歧路和內心的掙扎(1)
挪威召中国大使就刘晓波事件抗议
“天安门母亲运动”谴责有关当局软禁丁子霖夫妇
刘晓波获奖鼓舞许多人
刘晓波获刑知识分子的看法
刘霞获邀请 代刘晓波领奖宣读《最后陈述》
被“和谐”的午餐
他们是在疯狂报复
波兰前总统华里沙吁和平奖得主,携手促北京释刘晓波
《自由荊冠:劉曉波與諾貝爾和平獎》序 (附新書簡介)
自由波瀾泮鐵籠——《自由荊冠:劉曉波與諾貝爾和平獎》結語
诺贝尔和平奖下的华人百态
一位東方聖者的桂冠
诺委会:刘晓波获奖可能是最重要和平奖之一
给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劉曉波,神交三十年
传诺奖得主刘晓波拒签“有罪协议换取自由并流放出国”
中方谴责诺奖政治企图改变中国
諾貝爾和平獎網頁留言串珠
诺奖以来“镇压”录
关于参加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的再次声明
刘晓波给胡平的两封信
國際政要對劉曉波獲諾獎的反應
《紐約時報》讀者評論劉曉波獲諾獎
和平奖颁奖礼出席人相继抵达奥斯陆
美国会决议促请释放刘晓波 中国指“干涉内政”
诺奖典礼前夕 中国严控维权人士
奥斯陆:空缺的获奖者坐席
诺贝尔和平奖观礼名单
《纽约客》访谈查建英
奧斯陸宣言
刘晓波传记德文版出版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今天是刘晓波日
諾獎雜感(六題)
晓波,生日快乐
一份迟到的“大国崛起”阴影下的幽禁纪略
向劉霞施壓 軟化劉曉波
怯懦与嫉妒,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
关切刘霞,救助中国人权受害者
冀劉曉波命運續得到關注——《解讀劉曉波》香港出版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尔塔·米勒声援刘晓波
沉默的力量无所不在 ——有关刘霞的摄影
有报道指刘晓波可望年底获释
“世界已经淡忘了刘晓波”
莫言与刘晓波=天堂与地狱
全球声援刘晓波夫妇活动(纽约新地址)通告 呼吁书 丁子霖来信
其他相关文章
中國打壓魔掌伸向國際廣播協會,央廣AIB會籍一度告急
中国与巴拿马建交峰回路转:幕后有哪些利益考量?
索爾仁尼琴: 致自由中國
民主化後的台灣公民素養仍有待提升
何謂台灣人民當家作主? —— 與郝柏村先生的對話
郝柏村:台灣人民的根本利益,第一條是拒絕中共統治
中國表面不接受,私下依循仲裁結果走
蔡英文:1992年兩岸兩會會談是歷史事實
吳叡人:台灣的本土主義源自殖民統治
抹去夢魘的人民對黑暗更不寬容 ——台灣的後國民黨時代(三)
紅朝官民對台灣的認知 ——台灣之後國民黨時代(二)
強行威權管治將把我城推向死局
台灣大選標誌大中華主義崩解
明日台灣變天 香港變得更悲
香港選舉的確畸形 讓台灣笑死
北京是否開始對台灣感到絕望
紀念抗戰勝利暨台灣光復七十週年紀念
夏日感事三日
台灣引人移居 香港枉稱宜居
台灣行吟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