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acter Spotlight
Character Spotlight
人物聚焦
人物聚焦
晓波,生日快乐
作者:小乔
12月,这个在北半球自然气候上不免暗淡寒冷的季节,注定成为晓波生命中最重要的时段――沉重而辉煌。
 
两年前的12月8日,在“世界人权日”和《零八宪章》公开发表的前夜,警察闯进你的家,将你从至爱的人身边带走,从此你远离了亲人、朋友,只因行使文明国家里人人享有的言论表达的权利,只为争取我们每个人免于恐惧的自由,你再一次被一个“和谐社会”、一个声称“依法治国”的“负责任的大国”以法律的名义彻底剥夺了自由。一年前的西方圣诞节,趁着西方人举家团聚、庆贺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的空挡,这个“崛起中的大国”重判你11年――此举固然昭示着一个独裁政权的野蛮残忍与歇斯底里,某种意义上却也是成全你“求仁得仁”――你被以11年“莫须有”的牢狱枷锁钉上“十字架”,成为中国人民长期以来为追求自由民主奋斗牺牲的代表和象征。一年以后,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授予你象征国际社会正义与和平事业最高荣誉的“诺贝尔和平奖”,令我和许许多多渴望自由的国人同胞倍感温暖和鼓舞,显示了国际社会的道义良知。半月前的12月10日,我有幸与来自全球各地的华人朋友和国际友人齐聚奥斯陆,见证了诺奖颁奖礼的庄严、辉煌,尽管为你和爱妻刘霞以及所有的国内朋友的缺席深感遗憾,这一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仍令我深深震撼并感动落泪,奥斯陆“刘晓波的空椅子”也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一把空椅子,轻轻粉碎了北京奥运与上海世博重金打造的璀璨烟花营造的“大国梦幻”;一篇“我没有敌人”法庭最后陈述,显示20年来为自由信念痴情不悔、却被抱残守缺“敌人意识”的专制政权诬为“罪犯”的知识分子“仁者无敌”的大爱情怀。刚刚度过西方最重要的节日圣诞节、也是你被判刑一周年的日子,又迎来你的生日――你再次离开我们大家之后的第三个生日了。
 
晓波,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在遥远的异国思念着你,为你点燃一支生日蜡烛,但我却无法见到你,也无法给你送去蛋糕、鲜花和礼物,写给你的信件难以寄到你的手中,只能寄张明信片聊表心意。你在东北寒冷的监牢里,没有亲人、朋友的陪伴,不知道没有暖气的牢房是否让你的胃病一次次发作?是否会加重你颈椎、脊背的疼痛?也不知你一日三餐可曾吃得饱?
 
自从10月8日诺奖宣布以来,我们只短暂得知刘霞在“有关部门”的“陪同”下去监狱探望你,令人安慰的是你及时获知了这个好消息,并郑重地表示要将此奖献予“六四亡灵”,此后就再也没有传出你的任何消息。随后我们也失去了刘霞的消息。直到今日,朋友们仍不能确定你的爱妻刘霞究竟身在何处,是被软禁在家,还是如你之前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被“监视居住”着?这么长的时间无法与亲人、朋友正常联系,每天被一大帮自己并不想见的监视者围困,对于一个心性敏感、身体羸弱的女子意味着什么?两个多月来,刘霞是怎样度过一个个孤寂、冰冷、恐惧与无助的日子?去年的今天,刘霞至少还能与北京的朋友共聚为你庆贺生日,而此时,被单独软禁的她大概只能默默独自思念着你,她还要被与世隔绝多久?在牵挂着囹圄中的你的同时,我也更加担心刘霞被隔绝至今的处境。
 
晓波,自10月8日以来,被刺激得丧心病狂、恼羞成怒的独裁者们,对外大施淫威,威胁各国使节不得出席奥斯陆颁奖礼;对内打压升级,不但非法剥夺刘霞的自由,还剥夺了许多你的朋友、甚至你并不认识的同道的自由,许多人被骚扰、被监控、被切断电话和网络、被强制离京遣返原籍、被禁止出境旅游。你所牵挂的挚友“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蒋培坤夫妇被幽禁在无锡家中,与外界失去联系70多天,经历了20年来最困难的处境,丁子霖老师甚至因与国安的激烈冲突而昏厥导致脑震荡失去记忆,最近几天他们才刚刚回京逐渐恢复与朋友们的联系。你的战友《零八宪章》共同起草人张祖桦先生至今不能与外界正常联系,我去奥斯陆参加典礼之前与张老师在网上的最后一次聊天中,谈到诺奖宣布以来当局为封堵消息消除影响而在国内持续疯狂的打压,谈到国内朋友看来竟无人能冲破封锁到奥斯陆出席典礼出乎我此前的预料,本来我是没打算去参加颁奖礼的,因为希望把有限的机会尽量留给国内的朋友,但看到国内朋友最终可能无人能成功突破当局的围堵,我才临时决定去奥斯陆。张老师感慨道:“让他们疯狂吧!表演吧!”随后第二天即颁奖礼前一天,我从网上得知,张老师在外出晚餐时被强行绑架。颁奖礼过后,我通过北京的朋友打听到,张老师已回到家中,但电话、网络仍被切断,在他居住的小区楼外,无牌车招摇地停在那里招致来往居民侧目――因为那个小区有地下停车场,按规定小区地面是不能停车的,但那些拿着“警察”执照、本应维护法律尊严和保护纳税人权益的“警匪”们总是率先违反法律为祸公民并让受害者求告无门。
 
晓波,今夜愿朋友们的爱与牵挂,能穿透监狱的高墙,照亮暗夜里冰冷的牢房,让你感受到外面巨大的支持:我们虽无法分担你所承受的非法刑责,虽不能感同身受替你分担一切,但我们的心与你同在。高墙电网,无法阻隔我们心灵的遥相呼应;铁链铁窗,不能分割你视野里自由的天空。你和刘霞、和国内很多的朋友还在承受着专制强加的苦难,但你们并不孤单,全世界爱好自由与和平的人们都在注视着你们,那些为自由与人权奋斗的先行者们,包括前诺奖得主奥西茨基、萨哈罗夫、瓦文萨、昂山素季、达赖喇嘛、图图主教和曼德拉等的精神也在感召着更多的中国公民,鼓舞着觉醒了的中国公民更加集结在“零八宪章”旗帜下,共同去推动、践行中国的公民运动。如你之前所预言:“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拦心向自由的人性欲求,中国终将变成人权至上的法治国家。”“柏林墙”已经倒塌了20年,中国专制的“柏林墙”也终有轰然倒塌的一天,这一天应不会太遥远了。
 
晓波,生日快乐!我们后会有期。
 
2010年12月28日
写于晓波55岁生日时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December 28, 2010
关键词: 刘晓波 诺贝尔和平奖
特别专辑: 刘晓波获诺奖
陈奎德:重判刘晓波,中共塑造了一个献身宪政民主的英雄
刘晓波的颠覆
各界人士发布“致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公开信”
刘晓波诺奖呼声甚高 中方威胁评委弄巧成拙
诺奖授予刘晓波有助于推动《零八宪章》运动
“两个刘晓波”和中国知识份子的转型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引德国社会震撼
刘晓波与诺贝尔和平奖
中国对诺贝尔和平奖评奖结果表示愤怒
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贏得諾貝爾和平獎
中国国内的和平也就是世界的和平—刘晓波获奖的意义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公告
刘晓波获和平奖 中国的恼怒和沉默
美国呼吁北京释放刘晓波
刘晓波获奖:媒体噤声 网络沸腾
多国政府对刘晓波获诺奖表示欢迎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是对共产党政权一记响亮耳光
刘晓波到底是什么人?
人物介绍: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贺新郎——闻刘晓波获诺奖再赋
化荣誉为责任
国际笔会会长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
好汉遍丹麦,勇士出挪威
和解还有希望吗?
良知的天使
挪威教授阿努尔夫•科尔斯塔指责胡锦涛在刘晓波获诺贝尔后造谣
刘黑手,你也有今天
百名中国知识人发表声明支持刘晓波获奖呼吁启动政改(新版 英文版 法文版 日文版)
历史的契机——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黑马”、“黑手”和文章好手刘晓波
刘晓波打败胡锦涛——再版序言
劉曉波獲諾獎震撼中國社會
劉曉波走過的歧路和內心的掙扎(1)
挪威召中国大使就刘晓波事件抗议
“天安门母亲运动”谴责有关当局软禁丁子霖夫妇
刘晓波获奖鼓舞许多人
刘晓波获刑知识分子的看法
刘霞获邀请 代刘晓波领奖宣读《最后陈述》
被“和谐”的午餐
他们是在疯狂报复
波兰前总统华里沙吁和平奖得主,携手促北京释刘晓波
《自由荊冠:劉曉波與諾貝爾和平獎》序 (附新書簡介)
自由波瀾泮鐵籠——《自由荊冠:劉曉波與諾貝爾和平獎》結語
诺贝尔和平奖下的华人百态
一位東方聖者的桂冠
诺委会:刘晓波获奖可能是最重要和平奖之一
给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劉曉波,神交三十年
传诺奖得主刘晓波拒签“有罪协议换取自由并流放出国”
劉曉波效應在台灣
中方谴责诺奖政治企图改变中国
諾貝爾和平獎網頁留言串珠
诺奖以来“镇压”录
关于参加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的再次声明
刘晓波给胡平的两封信
國際政要對劉曉波獲諾獎的反應
《紐約時報》讀者評論劉曉波獲諾獎
和平奖颁奖礼出席人相继抵达奥斯陆
美国会决议促请释放刘晓波 中国指“干涉内政”
诺奖典礼前夕 中国严控维权人士
奥斯陆:空缺的获奖者坐席
诺贝尔和平奖观礼名单
《纽约客》访谈查建英
奧斯陸宣言
刘晓波传记德文版出版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今天是刘晓波日
諾獎雜感(六題)
一份迟到的“大国崛起”阴影下的幽禁纪略
向劉霞施壓 軟化劉曉波
怯懦与嫉妒,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
关切刘霞,救助中国人权受害者
冀劉曉波命運續得到關注——《解讀劉曉波》香港出版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尔塔·米勒声援刘晓波
沉默的力量无所不在 ——有关刘霞的摄影
有报道指刘晓波可望年底获释
“世界已经淡忘了刘晓波”
莫言与刘晓波=天堂与地狱
全球声援刘晓波夫妇活动(纽约新地址)通告 呼吁书 丁子霖来信
其他相关文章
刘晓波诗集,与因为它被捕的诗人
民主基金会举办刘晓波纪念会
知识分子的瞒与骗——狱中读书笔记之一
诺贝尔和平奖,中国后继有人
诺贝尔和平奖应该颁给香港的青年政治犯
刘晓波争议原因论
海外多团体吁放刘霞出国 美议员将推“守护刘晓波”法案
从若干小事看刘晓波的人品
苦难中的修炼 ——读刘晓波服刑期间的部分读书笔记
痛悼晓波,心系刘霞
刘晓波受迫害真相必有审判
追忆晓波——生前好友在京召开刘晓波追思会
刘晓波生前好友北京举行追思会
谈刘晓波事件
刘晓波凤凰涅磐,顽固派功不可没
刘晓波的死告诉了我们什么?
刘晓波之死与中国的衰退
⾎意 ——谭嗣同就义九⼗年祭
海葬不了刘晓波三个字
这个民族配不上你的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