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辛亥革命失败的当代标志
作者:程映虹

明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台海两岸都在以自己的方式,用自己的语言纪念这个历史性事件。


在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语言中,辛亥革命是一场伟大的革命,但它的伟大意义只有放在中共领导的1949年革命的漫长的历史链条上才能体现。换句话说,和从1840年到1919年所有那些重大历史事件一样,辛亥革命最伟大的意义就在于它的失败,因为它的失败证明了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才能真正“救”中国。整个中国近代史的意义,就是为中共的胜利作铺垫,就是雄辩地说明“你们都不行,只有我才行”。在当代中国的政治语言中,辛亥革命的失败更说明了“西方”那一套自由民主共和的制度在中国行不通,孙中山那个“民有民治民享”的理想照搬的是大洋彼岸100多年前林肯的思想,不符合当今的“中国特色”。


100年以后再来看辛亥革命的意义,那个“辛亥革命失败了”的结论仍然没有过时。这倒用不着去争论中国的国家制度究竟是真正的共和还是乔装的寡头,只要到南京紫金山中山陵园区去走一遭就可以有一个直观印象了。


要纪念辛亥革命,南京中山陵有着特殊意义。在任何国家,这样的地方都应该是政治“圣地”,任何个人和集团都不得染指。但最近大陆媒体爆料,中山陵园风景区核心地带竟然在大兴土木,建造高档别墅。记者前往这个位于中山陵6号叫做“德基紫金山庄”的小区,被手持钢管的大汉们拦住,喝问“你们是哪边的?”并说这里是“军事管理区”,禁止拍照摄像和采访。不但如此,里面出来的一个“安保负责人”还不许记者离开,但又不出示任何身份证件。当记者叫来警察保护自己后,这些人还威胁记者,要他们删除拍摄的画面,因为这个小区涉及国家机密,说“你把我们的国家机密拍摄下来,你不是间谍吗?”。


后来,在知情人的配合下记者以买房人的身分进入小区,看到到处都是在建的别墅,最大的据说超过1000平米,号称“楼王”,整个小区被用围墙圈得严严实实,对外用的是“军事管理区”的名义。物业人员介绍说这里的别墅平均卖价5万元一平米,4000万元一栋,但不公开销售,只面对“高端客户”。


奇怪的是,对这样一个明目张胆地挑战“和谐社会”和“法制中国”基本原则的“军事管理区”,当地的执法单位和职能机构竟然束手无策!中山陵园管理局行政执法支队长对记者说,德基紫金山庄属于“什么手续也没有,也没有申报的房屋,严重违反我们管理条例的规定”。另一位执法人员说他们已经四次去“执法”,但都被“军事管理区”的牌子挡在门外。但当记者走访“南京军区房地产管理局”时,受访人表示1993年时“经总部批准”确实和地方房地产公司合作在那里建过16栋别墅,但现在那块地方早已不再是军事管理区了。


象南京中山陵德基紫金山庄这个违法违章的别墅群,在当今中国绝不是个案,在很多风景和历史名胜地区都可以看到它的翻版。中国不是没有法律,不是没有规章,更不乏形形色色的“执法机构” 和“管理部门”,但所有的这一切加起来,在权势和金钱构成的灰色网络下常常落得个连门都进不去甚至找不到的地步。深知中国社会内幕的读者其实都心照不宣:这样一个公然以“军事管理区”的名义在一个最应该受保护的地区大造违章建筑牟取暴利,有关军事机构的“不知情”,有关行政执法部门的“束手无策”,很可能都不过是整个灰色网络的一部分罢了。


在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的时候,南京中山陵这个个案是很有象征意义的。官方纪念辛亥革命,高调宣示它的民族主义目标,强调自己的“强国”业绩,显示自己是辛亥革命任务的最终完成者。但无论是“三民主义”,还是“民有民治民享”,辛亥革命的最终目标都定在政府,国家,社会和个人,而不是民族。在这个意义上,说辛亥革命失败了,而且它之后的形形色色的革命都没有成功,南京中山陵的违章别墅群和那些手舞钢管扣押记者并以事关民族主义的“间谍罪”相威胁的大汉们,就是最好的证据。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December 31, 2010
关键词: 辛亥革命
特别专辑: 百年中国
人杀人吃人事件一:
中共新领导核心集体亮相 习近平时代大幕开启
纪念范艺
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民国宪政派微博遭到镇压
中国为何无法直面大饥荒?
壬辰年三叹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1912
中共藉台商買媒體 明目張膽
我的香港,我的台湾
3600万中国人的墓碑
申领民国护照第一人再致马英九总统函
一顆裹著糖衣的苦葯 (譯文對照修正新版)
出家、思凡、大还俗——谈《旧制度与大革命》
疯狂的像章——文革期间的毛像章崇拜
一九四二與一九六二有何不同
崔健语出惊人:毛像在 我们都是难民
共产主义乌托邦的兴衰——公共食堂和《食堂报告》
改革共识倡议书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带病生存是个人和社会的常态--推介《疯癫笔记》
七月四日:纪念那些特别的奴隶主
与人斗其乐无穷--特朗普素描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既野蛮又文明的新趋势
朗格拉姆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唱“梅花”?
真的 “竟无一人是男儿”!
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
“共和国长子”—一个反共和的概念
有原子弹的害怕谈价值观的
周口店遗址“被爱国”说明了什么?
有关“炎黄子孙”一词的官方争议
伊力哈木案的一个问题
带走与跳楼
“基因”说能解消世界对中国的疑虑吗?
中国种族主义思维的最新表现
中国“女婿党”党员季建业
宪政:国际共运头上挥之不去的幽灵
文明可以排座次吗?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