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and USA
中国与世界
中美关系
“中共代表团闯入美国”的解读
作者:程映虹

去年,中美两国政党之间的交往出现了突破。3月底,由奥布赖特和威廉姆森率领的美国两党代表团访问北京,接待单位是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但受到了习近平的接见。这是第一次中美政党之间高层和正式的交往。之后,美国两党立刻邀请中共代表团回访。12月初,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王家瑞带领中共代表团访问美国,和美国两党代表进行了交流,并在国务院会见了副国务卿斯坦伯格。这是“中国特色”对民主世界的最新渗透。


从70年代早期开始,随着文革的低落,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就逐渐开始改变面貌和身分,从幕后推动世界革命和输出毛主义逐步转变为一个为公开的政党外交工具,不但不受意识形态的局限,反而积极和那些昔日的“帝修反”政党和组织发展关系。最早的事例就是和刚果(扎伊尔)蒙博托的政党建立正式关系,而正是这个蒙博托在60年代还被中共称为“非洲的蒋介石”,花费了巨额资金要将他推翻。同时,中联部向那些曾经大力援助过的外国共产党和革命组织打招呼,撤资金,停援助。到了今天,中联部派出的代表团,其实成了中国的第二套外交途径,享受的是外交官的待遇。


中联部当年的“变脸”,其实是今日“中国特色”的早期表现:一党专制政权的维持和扩张不受任何意识形态的束缚,一切都服从于自己现实利益的最大化。一旦完成了这个脑筋急转弯,中联部这个原来意识形态色彩最浓厚的部门摇身一变,反而成了一个更灵活的外交工具,既不受国家正式关系的束缚,又可以进入外交部门因为身份的限制难以展开活动的领域,利用民主社会政党和社团多元化的环境以“党对党”的面目为本党“绝对领导”下国家政权的利益服务。到了今天,中联部已经和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的政党和全国性组织建立了关系。同一个中国共产党,左手通过政府外交部,右手通过“非政府”的中联部,左右开弓走向世界。


在一个民主社会中,中联部的这个角色是不能接受的。因为国际上所谓党对党的关系,一般是在社会而非政权意义上国与国之间关系的一部分,而不是一个国家的政权以政党的名义和其他国家的政党或者政权之间的关系。国际上政党之间的交流应该是独立的政党之间的交流,而不是掌握政权的执政党之间的交流,而且正因为不是执政党,它才可以和外国的政党尤其是非执政党交流。否则,政党和政权之间还有什么区别?多党竞争的公正性又从何谈起?执政党的国际政策本来就通过它的外交部门体现,在野党才能用独立的身份在国际上活动,宣传自己的外交主张,所以国际上党与党之间的关系这个领域应该是留给在野党的。这并不是说执政党就不能有“海外关系”,而是说这个关系必须以独立于政府的政党的身份出现,而不是这个政府的另一个或者辅助性渠道。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组成联合代表团访问中国至少在形式上体现了这个原则:这个代表团不代表执政党,不是执政党的一个官僚机构,它的成员没有“官衔”,也不从政府那里支薪。
但非民主社会的执政党正好相反。中国共产党不但是掌握政权,而且是全面控制社会的政治集团。作为国家政权的一部分,外交部本来就代表了这个政治集团的对外政策。中联部名义上不是政府的一部分而实际上不但吃国家财政而且本身是官僚机构,但却远比被这个党掌握的外交机构在国际交往中更能灵活地体现这个党的意志。与此同时,中国却根本没有独立的在野党。一个本来为了促进和保障民主社会政党多元而产生的国际领域,竟然成了一个专制政党的跑马场。  


这样一个局面的形成,首先是因为“政党”这个概念在“中国特色”下的被偷梁换柱。中国共产党根本不是一个民主社会多党制下的政党,除了在中英文中共用一个“党”字,中国共产党和民主社会的政党几乎找不出任何共同之处。但现在它却说搁置意识形态的争议,我也是政党,你也是政党,为什么我们不能相互交流,了解和学习呢?一个手上不但有国家政权和数万亿的资产,而且通过中央军委直接掌握数百万军队,警察甚至核武器的巨无霸政治军事集团就这样和民主社会中手上没有一枪一弹的民间政党相提并论。
其次,更重要的,是“中国崛起”的效应,正如中国报刊不无骄傲的分析:


“2008年以后,面对‘内忧外患’,民主党和共和党发现无论他们怎样高谈阔论,向选民承诺许愿,‘改变美国’都显得是夸夸其谈。为了选举的胜利,也为了美国的未来,两党都必须突破旧局,实现创新,用更务实,开明的态度,寻求选民所关心问题的解决之道。美国的困境,再加上中国的崛起,让美国政党开始搁置意识形态分歧,与中国共产党对话,讨论解决双边关系和国际政治中的重大问题。”


撇开自恋的成分,这段话总的“精神”是不错的。没有中国的“崛起”,很难想象“中联部代表团”能在美国登堂入室。


然而,要一个老牌民主国家接受这个冒充的“政党”至少在目前还有相当的难度。中国报刊一方面在“中共代表团闯入美国”这样的标题下宣传世界反共堡垒美国终于不得不和中共发展“党际关系”,另一方面抱怨说美国媒体不把这个代表团当“党”看,而是猜测在朝鲜半岛危机的关口,这个代表团是否是中美外交接触的一个信号,尤其是美国副国务卿和代表团的会见。其次,让中国媒体尤其感到不平的,是所谓“中热美冷”,用它们的话来说:“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接见了访华参加第一届中美政党论坛的美国代表。这是高规格的外交礼遇,可是12月初中共代表团回访的时候,不但没有美国部以上高官接见,就连媒体都集体沉默。这种不对等的格局,也预示着美国政党要想建立与中国共产党的广泛交流和相互信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种对“副主席”,“部以上”和“高规格”的熟练运用和斤斤计较,再清楚不过地说明了至今为止中美两国对“政党”的不同理解。至于是否有朝一日中国报刊会大幅刊出“美国总统亲切会见中共中央代表团”,全看“中国特色”能否凯歌行进到那一天了。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anuary 6, 2011
关键词: 中共代表团 美国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其他相关文章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中国危机对美国的影响与冲击
美国国会报告抨击中国人权法治全面倒退
巴菲特表示失败者才会看衰美国
VOA连线(秦伟平):经济学家警告美国股市可能大崩盘
菲律宾拟加强对美关系抵消中国影响
配合美国制裁 北京下令所有在华朝鲜企业120天内关门
担忧贸易美国要求中国停止实施网络安全法
地摊上淘来的抗战海报,让人意想不到!美国是这样联合中国打日本的!
“政治正确”及美国的衰落
北京四中父子谈为啥要去美国读书
2018最新美国大学排名
从美国政治看民主的运作
美国惩治违法涉朝核中企和个人
美国军舰南海巡航后被撞“疑遭中国黑客攻击”
文在寅向美国喊话:未经韩国同意 不得对朝鲜动武
弗州骚乱:美国“新纳粹主义”政治势力粉墨登场?
移民美国:梦想与现实的改变
美国的新挑战:中国年轻人不再崇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