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哪儿来的第二次文革?
作者:平凡书


最近一段时间,大陆高层不断出现压制人权的言论和行动,譬如不准“妄议”中央,教师5不准或7不准;最近又对不同意“党媒姓党”的任志强进行讨伐。许多人精神紧张,于是有不少人认为,又要搞文化大革命了,也就是第二次文革;甚至有人说现在实际上已经是第二次文革。对于这些论点,笔者实难赞同。应该说,笔者也见到过几篇不认为会有第二次文革的论述,但是总觉得是隔靴搔痒,没有说道点子上。

首先,应该说明,“文革”这两个字,和“革命”或“动乱”属于不同的词类,它不是一个通用的名词,它指的是一个从1966到1976发生在中国大陆的延续10年政治动乱,官方称之为“无产阶级文化革命”。人们担心大陆再次发生动乱,就把它称作第二次文革,这是没有道理的,而且有很不好的副作用。因为毛泽东生前就说过,文革每隔七、八年就再来一次,现在虽然过了40年,似乎要来第二次文革,毛还是说对了,只是时间拖长了一些。这岂不显得毛确实那么伟大,能预言几十年以后的事。

要搞清是不是第二次文革又来了,先要搞清那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对于五十岁以下的人,确实有补课的意义。笔者把那次文革的主要标志,归纳为以下几条。

第一, 文革是谁发动的? 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毛泽东。这是在中央文件里写明了的,毛泽东自己也说过,他一生做了两件大事,一是把蒋介石赶到台湾岛上,第二件事就发动了文化大革命。

第二, 那次文革用的主要口号是什么?打倒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具体来说,要打倒的对象就是刘少奇、邓小平、朱德、陈毅。。。。等等一大批从上到下的干部。至于谁符合要打倒的条件,从来没有说清楚过过;实际执行的原则就是,毛说谁是走资派,谁就会被打倒。

第三, 毛动用的力量是什么?发动初期,动员的力量既不是工人,也不是农民,更不是军队士兵,他依靠的力量是谁也没料到的—-青年学生,尤其是中学生。在这一点上,可以看出毛真是“用兵如神”。他知道27年的统治,冤枉整了多少人,饿死过几千万,人们只是恐惧他的淫威,不敢起来反对;但是要动员他们起来造老干部们的反,还是办不到。只有利用学生,他们天真无知,毛指到哪儿就可以打到哪儿。

第四, 毛的真实目标是什么?起初,人们看得糊里糊涂。是要除掉刘少奇?不对,毛早就说过,只要动一个指头,就足以把刘少奇打倒,何必如此翻江倒海?为了打倒林彪?笑话,毛是要用林彪的,只是林不想当刘少奇第二,在关键时刻逃走了。经过多年研究,人们搞清楚了,毛是想在把对他有怀疑的上下大批干部打倒之后,交班给不会对二十七年的血腥统治翻案的人—–四人帮。

第五, 这次文革的结果如何呢?多少万干部、群众受辱骂、挨批斗就说不清了,武斗中多少万人头落地也无人担责。生产破坏,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乱破四旧,毁坏文化传统,导致社会普遍道德沦丧。。。而毛的交班美梦如何呢?毛死了不到一个月,那帮等着接班的分子,竟被一个类似太监的人物,联络尚存的高官,动用的兵力几乎不到一个连,来了个一网打尽。彻底的黄粱美梦破碎。从中央到地方没有遇到任何的抵抗,就连今日的以捧毛讨生活的“毛左”,当年也都是载歌载舞地庆祝粉碎四人帮的伟大胜利!唉,毛的美梦落得这样的下场,江青最有资格唱“竟无一个是男儿”!

明白了第一次文革是这么回事,再来看今天是否有搞第二次文革的可能。

1. 今天谁人堪比昔日的毛泽东?毛打败蒋介石夺取政权有突出的贡献,无人能比;熟读中国古籍,以资治通鉴为蓝本,熟练掌握统治、欺诈之权术;风流浪漫,身体健壮,既能赋诗词又能玩女人;无数接近过他的中外人士,对毛无不服帖、倾倒。正是因为有了这个人,加上数十年的大树特树,在人民群众中,毛已经完全成为一具尊神。今天有谁敢说自己比得上毛泽东?自己掂量掂量吧。如果比不上,做不到“一句顶一万句”,你怎么能发动几亿人,按照你的方向,指哪打哪?

2. 就算你有点本事,或者凑成了一个团队,有能力发动第二次文革,请问,你用什么口号动员群众?“打倒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现在,谁不是在走资本主义?开公司、买股票、囤积房地产,包二奶、养情妇,进赌场、买马票,你都能把他们打倒?“抓汉奸”可以作为口号?谁是汉奸?家属在海外定居的、留学的?在外国有存款、有股票的?称赞欧美国家先进政治、经济制度的?你把这些都打倒,中国的经济全部国有化、计划化,老百姓每月30斤粮票、2粮油、几尺布票的日子就会回来。再说,你没有毛泽东的绝对权威,人家照样指责你就是走资派、指责你和你的家人也是汉奸;大家混战一场吧。你也许会启用别的什么口号,别人仍然可以用你的口号来对付你,其结果同样的也是混战一场,原因就是绝对权威的缺失。你无法把毛泽东从水晶棺里再请出来。再说透一点,时至今日,民智大开,即使毛泽东再世,大陆中国就不只是张志新、林昭几个少数人,我相信大陆至少有一半的人会反对他。

3. 再来分析一下想搞第二次文革的基本力量在哪里。社会动乱的主力军从来就是青年人。今天大陆的青年人中,有不少是崇拜毛泽东的,这乃是共产党的教育造成的。党的教育部门可能会说,我们只是正面宣传党的伟大、光荣、正确,对于毛发动文革也是持否定态度的。常年宣传党的伟光正,而只是笼统的提一下毛只错在发动文革,这个伟光正的党的领袖,必然站上神坛。一旦有对现状不满的情况,年轻人会怀念过去,从而变成毛粉。这帮毛粉可以用来发动二次文革吗?否!他们本身就是各有各的观点、各有各的打算,在绝对权威在世的时代都互相打得不可开交,如今没有了绝对权威,还能指望他们捏成一个拳头对敌?

再说,青年人也是社会的一分子,他们的父辈、爷爷辈和亲朋对他们的影响不可忽视。当今60岁以上的人,文革时已经记事,60年代的苦日子也多少经历过,大量饿死人的事也多少听闻过,他们会支持再搞文革?他们不会忘记卷入文革的当年积极分子,后来的下场如何,90%没有什么好下场。这些彻骨寒心的事不会影响他们的后代?何况如今的网络时代,信息获取很容易,青年中不乏有心之人,他们会从大量的文献中,找到那次文革的真相;他们会思考,那是一条引导中国走向光明之路吗?你看看今日中国的大学里,有几个人在关心中国向何处去,他们最关心的是自己向何处去!(顺便说一句,这是中国共产党做得最成功的事—-基本消灭了学生运动)。这就是说,再想搞二次文革,已经找不到发动它的冲锋队。

所以,当前中国大陆,再次出现文革那种模式的社会动乱,是肯定不可能的。那么,为什么许多人感觉到害怕呢?今日大陆的政治氛围,是有其可怕和可担心的地方。要找一段历史来类比的话,更像是1957年“反击右派分子进攻”的前夕。只是因为已经过去60年,只有80岁以上的人才有亲身体验,更多的人只是间接的认识和接触。任志强的事太有对比价值了。那年的大公报主编储安平,为帮助共产党整风,指出,如今最大的问题是“党天下”,也就是一切由大大小小的党员、党组织说了算,平民百姓没有参与权。这条意见,获得许多党外人士的认同,但是却刺痛了共产党高层的心。在毛泽东、邓小平等人主持的反右运动中,“党天下”成为一个很重要的靶子。但是请注意,那时的大批判中,中心的论据是:我党不是党天下,我们共和国有非党员的副主席;政务院有多名非党员的副总理,许多大学校长是党外士。。。等等,言之凿凿,还真有点说服力。于是,这位“党天下”舆论的创始人,被批的“体无完肤”,定为极右分子,命丧黄泉且尸骨无存。反观今日对任志强的批判,主论调改了,改成“就是要党天下,党天下和人民的天下是一致的”。从极力否认党天下转变到理直气壮地承认就该是党天下,居然用了60年的时间;这究竟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真是匪夷所思。不知今日的中央高层,(他们那时还刚上小学)是否知道这段历史。

笔者用这么多话来否定“二次文革将来临”的判断,并不表示我认为大陆不会有大的动乱。我只是认为,大陆最近的令人担心的动向,称之为“二次反右”还有点靠谱,冠以“二次文革”则是说不通的。当今大陆的矛盾很多,人心普遍不信任当权者。但是要求变革的方向却是大相径庭,甚至可以说五花八门。分析一下,大体可以分成两个阵营,一是左的,要求回归毛泽东式的专制社会主义;另一则是右的,要求向欧美的民主社会转型。这两种主张,冲突的很激烈,也许一百年也不会调和。当局很聪明,经济上学欧美的,利用全球化和高科技,搞出每年近10%左右的增长率,很多人腰缠万贯;政治上坚持一党专政,红色江山坐得稳稳的;意识形态时而向左一点,时而又向右一点,两边都照顾到。中国的老百姓还是和顺的,只要肚子填的饱,不那么容易好斗。文革那十年的好斗完完全全、彻里彻外是毛泽东挑起的。习书记上台以来,在反对腐败、惩戒贪官方面,有显著成绩,获得社会上的好评和支持都超过前几任。但是随之而来的,习书记兼任的领导权,越来越多,大大超过毛泽东,从而吹捧习大大的风有越吹越烈之势。有一股势力企图把习大大推向神坛,就像当年刘少奇等人吹捧毛一样。如果这种势力得逞,搞第二次文革的条件就基本具备了,这才是大家要关注和警惕的。简而言之,拒绝个人崇拜,拒绝造成个人的绝对权威,就不会再有文革。

但是,即使绝对权威没有造出来,文革不会再来,中国大陆有一个坎还是过不去—-谁来接班?历史上看,中华帝国几千年来没有解决的老问题,今天仍然存在。封建传位是行不通了,隔代指定就行得通?所谓的民主协商的黑箱作业就行得通?大陆的不稳定这是一个死穴。民众间的主张分歧,在合法政府的管理下,最多各自形成政党,公开竞争,不一定会打起来。但是高层的夺取上位之争却是你死我活、刺刀见红的。中国的动乱之源,几千年来,最大概率仍然是在这里;毛泽东的文革,不就是想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吗?毛那么有手腕的人,最后竟栽在这个问题上,难道是偶然的吗?!一句流行语,“信不信由你,但是我信”。当今中央的衮衮诸公,你们拿不出令人信服的办法建立接班人制度,何不试试美英诸国的的民主选举?台湾实行这条路已有两轮政党轮替,在强大的大陆压力下,不是还都稳定吗?

—— 原载: 華夏文摘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April 3, 2016
关键词: 第二次文革
特別專輯: 文革五十年
【審毛之一】毛的晚年悖论及其遗产
造反派才是文革最大的受害者
独立思考是对文革结束40周年最好纪念
英媒:“央视认罪”现象让人们想起文革
假如文革重来
《迷冬》:一部揭示“文革”核心真相的活史诗
新一轮文革已无可避免
十年浩劫的后遗症
观察家: 习近平欲回归文革前正统红色时代
文革翻版? 广州纪委称要严查“口无遮拦”
"十日文革"的启示
文革后的留学梦:回忆巫宁坤
“亚文革”持续发展?中共中央红头文件要求观看《白毛女》
還要過多久才能搞文革
环时:文革50周年反思应坚持党的结论
重庆文革墓园:被湮没的红卫兵武斗往事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文革50年的否定之否定
文革的影响
华裔演员陈冲谈大陆的“文革”时期 自导电影被禁播
高文谦:毛的文革遗产与习近平治国模式(一)
从“反帝反修”到联美抗苏:毛式文革外交的逻辑走向
冯客“毛时代三部曲”之三:文革的四个阶段
文革图片展纽约开幕:要让中国人吐尽狼奶
让我们记住,并不再踏入那一片疯狂之海
“五一六通知”—— 日本与中国的视角
致开明的领导人暨有识之士——呼吁:全面否定文革全民反思文革
在文革50周年反思研討會上的兩次發言
自由主義在中國文革中的萌芽
毛的文革遗产与习近平治国模式(二)(三)(四)
在纪念《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 发表三十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天地翻覆 ——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长沙知青大逃亡
看你的文字 我的心碎了
我们为什么要反思文革
评论:当西方几乎变成红色
文革图片
恶根不除文革悲剧必将重演
文革:中国毁灭之道
“文革”史观:《一堆糊涂虫说林彪》
文革 何以在大陆成为禁区?
我为何在英国大学教《文革后的中国文学》?
忆戚本禹:功过皆历史 成败非所求
不再“牺牲自己的良心”
访谈:狂热文革如何播下异见的种子
【審毛之五】大飢荒與文革
血祭,心祭:文革五十周年祭---------由《牛虻》而引起的联想
人性还是党性?文革大屠杀反思
文革是一场文化革命吗?
文 革何以在大陆成为禁区?
从大陆官媒宣传“绝对忠于”,看文革阴魂不散
刘少奇之子刘源为什么不为父伸冤?
文革是一场无产阶级发动的革命吗?
文革中的周恩来
都庞萌渚也落泪,富江河水更悲咽 —骇人听闻的1968年广西富川凶杀案
紅羊雜詠
文革首次血案──青海「二‧二三事件」
极权政权与政治宗教:纪念文革五十周年
毛泽东的文革部署和叶剑英的崛起
洛杉磯文革 50 周年國際研討會 探寻“毛天下”的政治密码
为什么要盯着那场浩劫不放 ——非常罪犯与非常罪行
一个不停游荡的幽灵——试论血统论对清华文革的影响
毛泽东逼林彪出走,陷他于死地
中国唯一一座文革博物馆被围栏遮掩
从王金事件看真实的文革
中國人歷史觀的5大笑柄
《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前言
张春桥幽灵(1)
其他相关文章
“那三年里, 20个人里饿死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