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umnist
专栏作家
【 专栏作家 : 余杰 】 一個“半文盲”的文學素養 ——評析《習近平:我的文學情緣》
10/18/2017
【 专栏作家 : 余杰 】 黑心律師,還是黑心政府?
09/27/2017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習酒”熱背後令人厭惡的個人崇拜
09/15/2017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共產黨為什麼支持文言文?
09/13/2017
【 专栏作家 : 余杰 】 中國有資格爲拉斯維加斯槍擊案幸災樂禍嗎?
09/02/2017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傳統基金會的美國軍力報告傳達了那些訊息?
09/02/2017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從光州到北京有多遠? ——《出租車司機》為何打動中國觀眾?
09/02/2017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孫政才落馬為何波瀾不驚?
08/06/2017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土耳其走向民主,還是走向獨裁?
08/17/2017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在一封公開信上签名究竟有什么价值? 【图】
07/29/2017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對劉曉波的冷漠是最危險的綏靖政策
07/20/2017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習近平沒有通過川普的考試
07/10/2017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吳佩孚:五色旗才是真民國
04/10/2017
【 专栏作家 : 余杰 】 金文泰:深受港人愛戴的“使君”
02/14/2017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美國企業為何離開中國?
01/24/2017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美國難道是中國的殖民地嗎?
01/05/2017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圖登嘉措(十三世達賴喇嘛):西藏現代化的展開與頓挫
01/04/2017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基辛格的時代已經結束
12/19/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張作霖:“好總督”與“壞國王”
12/13/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川普會推動美台關係躍升嗎?
12/03/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王國維:以共和始者,必以共產終
11/22/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回首雷根,眺望川普
11/20/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川普勝選不表示美國走向衰落
11/10/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愛熊不愛人的中國人
11/01/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習近平的被子與賈敬龍的死刑
10/23/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習近平的中國夢:帝國加天朝,陸權加海權
10/13/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習近平的全球治理與帝國新夢
10/06/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史迪威:當美國鷹遇到中國龍
09/19/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盧作孚:北碚是建設未來中國的縮影 【图】
08/01/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拜上帝,還是拜撒旦?
07/14/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澳大利亞是中國的殖民地嗎?
07/14/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直把寬农當寬衣,都是殘體惹的禍
07/13/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解放軍能在南海打敗美國嗎?
07/12/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從毛主義到習主義——以毛式語言及精神結構為觀察視角
07/02/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為什麼索多瑪還沒有被毀滅? ——評電影《獨一無二》
05/03/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郭廷以:軍閥治下,大學的黃金時代
04/03/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害怕《動物方城市》的解放軍有戰鬥力嗎?
04/07/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中共摧毀香港禁書出版業四手齊下
04/07/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知·行·游 ——重读杨绛
04/07/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追隨勇敢的心
03/05/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人相食,你我要上書的” ___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图】
02/10/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李波案宛如香港版的江南案
01/28/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習近平挽救不了中國足球的潰敗
01/21/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港大的劫難,也是香港的劫難
01/02/2016
【 专栏作家 : 余杰 】 蕭功秦從新權威主義走向法西斯主義?
12/07/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走了俞可平,來了周小平
11/23/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錢穆從來不愛中華人民共和國
11/21/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彭麗媛要做江青第二?
11/11/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習近平主義”是馬克思加孔夫子,以及毛澤東加普丁?
11/02/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習近平為何害怕《大憲章》?
10/23/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奧巴馬與習近平雞同鴨講
10/09/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陳瓊書與習近平:一場巾幗與鬚眉的戰爭
09/16/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國民黨為什麼還不開除連戰的黨籍?
08/29/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汪東興與令計劃:兩個公公的不同命運
08/21/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習近平有陸克文想像的那麽聰明嗎?
08/13/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習近平要把高瑜關押至死嗎?
07/31/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中日之間會發生新的甲午海戰嗎?
07/27/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中國進入美麗島時代
07/10/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習近平為何害怕《島嶼天光》?
06/11/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拜登原來不是習近平的老朋友
06/10/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寧鳴而死,不默而生——在台北自由廣場紀念六四慘案二十六週年晚會上的發言
06/02/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屈從與抵抗:習近平治下的中國知識分子
05/17/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你們的共識,我們的毒藥
05/06/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愛你們作為奴隸的靈魂
04/21/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解放軍的胖主席與胖少將
04/04/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習近平是後發制人的“好貓”嗎?
03/30/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能容《大公報》,不容《城邦論》?
03/24/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習近平為何不放過令計劃?
03/22/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赵紫阳說,民主治港是理所當然的
03/02/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習澤東的文革夢
02/04/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彼岸的馬主席(馬云)救不了台灣
01/16/2015
【 专栏作家 : 余杰 】 你不是我的岸,我不是你的島
12/22/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做一顆釘穩的釘子
11/27/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習近平是皇帝,還是巫師?
11/18/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
11/05/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獨立與自由是天使的兩翼
10/15/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誰,又不是那個失去記憶的女人?
09/15/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遠路不須愁日暮——胡適紀念館 【图】
09/15/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漢辦撕書與胯下之辱——兼論朱雲漢媚共之下場
08/28/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從高雄看崑山:苛政猛於虎
08/15/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讓法槌揚起來,讓子彈不要飛
08/06/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公義與慈愛之光從這裡發出
07/24/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
07/15/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一名“異鄉客”和“世界人”想對臺灣說的話
06/06/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殷門敗類王曉波
03/24/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柴玲,請学习什么叫敬畏
03/24/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臺灣民主運動館:慈母血澆開自由花
03/22/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中德关系:默克尔为何拒绝习近平访问猶太人受難者紀念碑?
03/19/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追問笑蜀:习近平有所謂的“第三条道路”嗎?
02/27/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自古英雄出少年——致两岸三地公民运动中的年轻人
02/19/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包子鋪与吃屎党
01/07/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毛病不改,惡習難除
01/02/2014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對日開戰是習近平的“速效救心丸”嗎?
12/10/2013
【 专栏作家 : 余杰 】 不要成为国旗和国家的奴隶
11/13/2013
【 专栏作家 : 余杰 】 当大学远离真理,穆尔西之流便应运而生
11/13/2013
【 专栏作家 : 余杰 】 “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10/23/2013
【 专栏作家 : 余杰 】 三朵金花耀香港:梅艳芳、陈巧文与林慧思
09/29/2013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爱与黑暗的故事—刘晓波的文学与人生
08/15/2013
【 专栏作家 : 余杰 】 为暴政背书的基督徒学者梁燕城
07/25/2013
【 专栏作家 : 余杰 】 环保诚可贵,主义不要来——读瓦茨拉夫•克劳斯《环保的暴力》
07/10/2013
上一页 第1页/共2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