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umnist
专栏作家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11/07/2017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带病生存是个人和社会的常态--推介《疯癫笔记》
07/10/2017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七月四日:纪念那些特别的奴隶主
05/11/2017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与人斗其乐无穷--特朗普素描
02/15/2017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04/08/2016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朗格拉姆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唱“梅花”?
11/22/2015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既野蛮又文明的新趋势
01/18/2016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真的 “竟无一人是男儿”!
08/15/2015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
07/24/2015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共和国长子”—一个反共和的概念
02/09/2015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有原子弹的害怕谈价值观的
01/31/2015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周口店遗址“被爱国”说明了什么?
01/13/2015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有关“炎黄子孙”一词的官方争议
11/22/2014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伊力哈木案的一个问题
09/24/2014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带走与跳楼
09/07/2014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基因”说能解消世界对中国的疑虑吗?
07/11/2014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中国种族主义思维的最新表现
02/28/2014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中国“女婿党”党员季建业
10/19/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宪政:国际共运头上挥之不去的幽灵
06/21/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文明可以排座次吗?
06/06/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以攻为守—体制维稳的“路径依赖”
05/28/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中共领导人为什么从不参拜“毛主席纪念堂”? 【图】
05/13/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国民党高官如何看中共“选贤任能”
05/06/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美国和苏联都曾经是中共的核保护伞
04/30/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总书记打的”—对民意的恶毒调戏
04/19/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波士顿炸弹案杀的是美国人吗?
04/17/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到底谁不是男儿?
04/12/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中共不妨试一下南非这双鞋
03/31/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鞋论”—一个久别的历史话题
03/25/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新型大国关系”—中国特色的国际关系?
03/20/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慈父原来是“裸爹”
02/20/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长不大的拉丁美洲—从查韦斯之死说起
02/20/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遭遇封博
02/15/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朝鲜往中国脸上啐了一口
02/13/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党籍,干籍,军籍和户籍
02/12/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十八大的变态卫士被免职 【图】
02/02/2013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护照不应给普通公民出行带来麻烦
11/24/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被击碎还是自我融解?——中国政治改革的前景
11/19/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中美如何才能皆大欢喜?
11/10/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美国军人如何参与选举?
11/05/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美国大选为何不需要“誓死捍卫”?
11/04/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政治“相夫”术
10/15/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促进评毛—我看莫言得奖的意义
10/14/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不是“三千年的变局”,而是六十年的“毛”病
10/12/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日本并不小
09/28/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抽水马桶怎样培养红色儿童? 【图】
09/17/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战争已经打响了? 【图】
08/29/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宪法的悖谬
08/23/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谷王案和庐江淫照风波:高层政治和草根政治都无法无天
08/17/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刘翔的脚跟腱,盛世中国的阿喀琉斯之踵
08/09/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击鼓传花”有来历
08/08/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一个政府要学会向老百姓说道歉
06/17/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上山下乡”运动是对基本人权的大规模侵犯
06/03/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母亲节,国家安全,利益集团
05/16/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对留美政治学者的解剖
05/12/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2012:海外华人世界为什么静悄悄? 【图】
04/21/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方励之教授为什么重要? 【图】
04/07/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无尽的等待:中国人的宿命
03/24/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泰国昔日马克思主义左翼如何变成今日民族主义右翼? 【图】
03/18/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毛主义让位于国家主义—重庆事件可能的后果
03/16/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官媒的困境
03/05/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太平洋何时成了中美两国的内湖?――习近平讲话的问题
02/14/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中国的荒诞剧 ,世界的灾难片?
02/07/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剖腹洗冤明军纪——抗战中一出真实的戏剧
02/03/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大中国”言说:意识形态和港台文化资本的共谋
01/13/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从“变相劳改”到“正式劳教”—谈丁惠民的生存权
01/07/2012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彭毛之争和“新民主主义”怀旧病
12/14/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中国国际问题专家要中国的弱小邻邦“芬兰化”
11/30/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红色圣地的一块疮疤
11/04/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政权危机的认识盲区
11/01/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中国特色”和“东方”的科学
10/30/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越南老翻译家为什么对中国没有好感 【图】
10/02/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不是国家主义,而是党国主义
09/26/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真作假时假亦真—也说骆家辉和拜登在北京的表演
08/24/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我管你信不信”—从毛泽东到王勇平
08/05/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改“南中国海”为“东南亚海”?--在河内感受“反华”气氛
07/20/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好莱坞最新大片”:《中国2011:高铁追杀》
07/12/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河内印象
06/23/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从越南政治宣传画中的法美中侵略者说起 【图】
06/19/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枪杆子里面出文化?
05/28/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红歌是邪教大发作
05/14/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请神容易送神难—红歌运动的前景
05/10/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侯德健归去来兮,唱的究竟是什么?
05/07/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被“Infantilize”的人民
04/25/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政党是主权的内核”――杀气腾腾的上书
04/18/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卡扎菲与毛泽东:从文化大革命到“天安门1976”
02/28/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以团代党,岂不省事?
02/17/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身份政治,身份特权和身份欺诈—也谈郎朗
01/31/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希望董洁林教授关心王明贞教授的道歉问题
01/27/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一个种族主义的姿态—也评“中国外宣形象片”
01/22/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难以体现民意的民意测验
01/15/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中共代表团闯入美国”的解读
01/06/2011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辛亥革命失败的当代标志
12/31/2010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毛泽东不如萨达姆--再议“抗美援朝”
12/12/2010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和谐社会政治话语中的马桶问题
12/20/2010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爱国”的真义—西安事变的“英雄”都成了汉奸说明了什么
12/04/2010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中华民族”50万年前的英雄—祖先迷思和种族民族主义的最新滥情 【图】
11/21/2010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其实我是中国人”――从芮成钢想到黄平和吴建民
11/17/2010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从新加坡为邓小平树碑说起
11/11/2010
【 专栏作家 : 程映虹 】 为什么中国人也爱万圣节?
11/01/2010
上一页 第1页/共2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