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报告点名批评港国安法官 斥司法机构独立“虚有其名”

作者:李智智、罗燕云

美国会报告点名批评港国安法官 斥司法机构独立“虚有其名”

美报告罕有点名批评港国安法官

美国“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USCC)年度报告中,重点批评在《港区国安法》下,香港司法独立受损,并质疑法官处理国安法案件的公正性。当中更罕有地点名批评多位国安法指定法官,包括法官陈广池、裁判官苏惠德、法官林文瀚,并详列多宗国安法案件,连“羊村案”亦有提及,更直斥司法机构独立是“虚有其名”。有美、台学者向本台分析指出,不排除有制裁法官的可能,但仍需时评估;惟强调报告反映对香港法治的“不信任”,将引起外国企业关注,严重削弱香港营商地位。

本台再跟进USCC报告,就香港法治部分中,总结《港区国安法》实施近一年半的情况,内容较以往更详细、措词更严厉。

报告重点批评《港区国安法》颠覆香港社会及政治环境,认为司法机构独立是“虚有其名”(in name only),指出司法机构在国安法下,面对与关系到中国政府的案件时变得敏感,而且不再可靠公正(no longer reliably impartial),指出当中因为国安法巩固北京决定“哪个法官在哪个司法管辖区审理国家安全案件”的权利,“几乎确保了中共倾向的结果”。

2020 年 4 月 29 日,一名抗议者举着标语牌,谴责一名法官将抗议者比作恐怖分子,此后被禁止处理与抗议活动有关的案件。 (美联社)
2020 年 4 月 29 日,一名抗议者举着标语牌,谴责一名法官将抗议者比作恐怖分子,此后被禁止处理与抗议活动有关的案件。 (美联社)

报告指出,香港特首现在拥有“绝对权力”(absolute power)将国安法案件转交给个别指定的法官,再由他们决定案件的处理方式,“确保结果有利于北京”(ensuring outcomes favorable to Beijing)。

而特首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而且直接向中央政府负责,认为其所拣选的法官,较大可能会就国家安全罪行作严厉惩罚。本台发现,报告罕有点名批评多位香港国安法指定法官。

报告指出,区域法官陈广池于今年4月裁定“区院有权审理国安法案件”,直指“严重可公诉罪行通常会要求陪审团的上级法院处理”,但陈官的决定剥夺被告应有的权利,切断对司法机关的重要监察。翻查资料,陈官该裁决是在谭得志涉煽动案作出的,当时曾称“国安法凌驾香港本地法律”。

报告续指,裁判官苏惠德亦有类似情况,苏官处理“47人泛民初选案”时,特别要求将案件转交没有量刑上限的高等法审理。当中又关注到国安法案件被告的保释,形容“现时在国安案件中拒绝保释”已是普遍做法(common practice),意味被告可能要随案件进展被监禁数年。

台湾国防部智库、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安所副研究员侍建宇向本台分析指,对于报告点名批评法官感到“意外”,又认为报告反映美国非常熟悉香港情况,并对香港法治作严厉直斥。

侍建宇说:这是检讨了过去一年香港的司法权逐渐丧失独立性、公正审判的原则,这是很清楚,他特别点名(法官),以显示情况恶化得很快。批评那么直接,表示他觉得问题已经非常严重,到了已无法改变的情况。

报告又列举“黎智英案”、“12港人案”等国安法案件,质疑有关被告的被捕,是因其属当局政治上针对的对象。

2021年2月9日,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在香港的监狱车上离开终审法院。(AFP)
2021年2月9日,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在香港的监狱车上离开终审法院。(AFP)

报告 : 无法确定外籍法官在终审法院听审可以继续守护香港法治

另值得留意的是,报告关注海外法官对香港终审法院“失去信心”,并提及近来相继英国、澳洲法官不再续任,或辞任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惟指出“不论外国仍否会安排海外法官到终审法院”,“都无法确定外籍法官在终审法院听审可以继续守护香港法治”。

就早前法官袁家宁曾获荐任终院常任法官,但遭建制派质疑后主动提出撤回,后来改由法官林文瀚出任终院常任法官。报告特别就此提及,亲中立法会议员何君尧认为“委任法官都要考虑政治含意”,认为亲建制的法官林文瀚出任终院常任法官,会“增加终院亲政府阵营力量”。

学者侍建宇称,随中美关系紧张,USCC报告的影响力会愈来愈大,相信美国政府会作出跟进,但认为当中有何实质行动,包括制裁等,仍“言之尚早”,认为有待明年立法会选举、特首选举后,美国政府会审视届时香港政治形势才作出判断。

方恩格 : 不会排除美国进一步制裁的可能

美国政治风险顾问方恩格(Ross Feingold)则对本台表示,不会排除美国进一步制裁的可能,又认为国际对香港司法独立失信心,相信“不会再有海外法官到香港,是迟早、甚至几年后的事”。

方恩格指出,除了美国政府会审视USCC报告外,外国企业亦会关注,称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外国企业来港营商,相信香港法律跟随《普通法》,信赖香港法治体制,但报告反映香港在国安法下严重受损,令他们削弱对香港的信心。

方恩格说:他们(外国企业)会选择香港,因为觉得香港法律是可靠、法律体系,包括法官都是很可靠、很中立,所以现在这些被认为不再可靠,是值得他们观察的。对于外国、跨国企业会派多少人到香港,多少在香港的外国人会离开,是值得观察的。

本台已向律师司和司法机构查询,司法机构回覆时仅称,按《基本法》法官作出裁决时,“不会因应案件涉及政治争议,而有所改变”,又“不评论个别案件”。据周四(18日)港府新闻稿称,“对于报告无理质疑香港特区的检控决定和司法独立性”,表示“绝不认同”。律政司则于截稿前未有回覆。

—— RFA
本站刊登日期: 2021-11-19 09:3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