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防长讨论援乌及防堵中国 协商修订新战略文件

作者:向凌
美防长奥斯汀在五角大楼会晤到访的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2022年5月4日)

美防长奥斯汀在五角大楼会晤到访的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2022年5月4日)

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5月3至6日访美,与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针对俄罗斯侵乌、中国议题进行讨论,并协商修订日美战略文书。专家认为,这次会谈乃为Quad与G7铺陈,美国将促使日本加强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

为Quad与G7事前协商

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5月3日至6日访问美国,与该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举行会谈,讨论俄罗斯侵略乌克兰局势、日美战略文书修订、美国总统拜登5月底访问东京参加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等事宜。

台湾国立师范大学东亚学系系主任林贤参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日本最关注的还是俄乌战争对东亚的影响,特别是与中国相关的动向。西方国家因应俄乌战争是由北约与美国主导,日本基于是七国集团G7成员,又是美国的同盟国,希望由防长会议达成初步的同调。

台湾国立师范大学东亚学系系主任林贤参
台湾国立师范大学东亚学系系主任林贤参

他说:“岸信夫这次访美,除了向美国表态强调跟欧美国家在俄乌战争议题上采取共同步调之外,主要是讨论中俄合作的实际状况,以及对东亚区域安全的影响,那么更重要的是,如何防范中国在俄乌战争中火中取栗,或者趁火打劫的行为。由于Quad与G7本身并没有防长会议,日美两国防长想在会议前先取得共识,再争取Quad与G7其他成员国的支持。”

林贤参指出,有鉴于中国对于俄罗斯的态度,中国与东亚的问题在今后的G7讨论的比重会更有所增加。

美中关系专家、台湾高雄美国商会研究员盛仰正也认同这个看法。他对美国之音表示,日本防长访美后,日本外长就将参加G7的外长会议,应是美日逐步沟通达成共识,再争取北约国家合作的安排。

他对美国之音说:“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预定5月7日将出席在布鲁塞尔举行的G7外长级会议。这个会议是由今年G7的轮值主席国德国决定召开的,G7的外长们将趁着齐聚一堂的机会,就乌克兰局势交换意见,并重申G7集团的紧密合作。日本也意识到,在欧洲和印太地区的安全议题上,不可能不与北约进行讨论。此次G7会议除了乌克兰的议题,还将加强日本和北约之间的合作,以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探讨对俄经济制裁。”

美将呼吁日对乌加强军事援助

岸信夫在会谈一开始即指出,俄罗斯攻击邻国“对国际秩序来说是项重大挑战”,单方面用武力改变现状的行径,对印太地区而言同样是个忧虑。

前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日本战略研究论坛高级研究员格兰特·纽瑟姆(Grant Newsham)认为,美日两国对于制裁俄罗斯方面采取坚定立场,日本的举措有别于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时的情形。他认为,与其说是日本不想被批评为“不合群”或是对俄罗斯示弱,倒不如说是日本对于俄罗斯的武力侵略感到切身的危机。

前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日本战略研究论坛高级研究员格兰特·纽瑟姆 (Grant Newsham)
前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日本战略研究论坛高级研究员格兰特·纽瑟姆 (Grant Newsham)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日本确实对俄罗斯直接入侵乌克兰感到震惊,并且害怕如果普京在俄乌战争中成功了,中国就会以武力夺取台湾。日本政坛与社会近来对于‘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的状况十分警戒, 因此,日本对俄罗斯的政策是基于日本对其国家利益的考虑,而不再像以前一样盲目地追随美国的作为,试图讨美国欢心而已。”

纽瑟姆表示,俄罗斯以武力改变现状的侵略事实,让日本害怕中国也会有样学样地以武力犯台,使得日本一改以往的消极作风。在这次美日防长会谈中,日本也会试图跟上美国与北约的制裁脚步。

台湾国立师范大学东亚学系系主任林贤参认为,美国防长奥斯汀与国务卿布林肯4月25日访问基辅,承诺加码军援超过3亿美元的武器,增援东欧北约成员近4亿美元,间接协防乌克兰作战,这批军援累计至少7亿美元。日本虽然不断加强制裁,但是在美国或西方国家看来还是差强人意,因此美国应该会在这次的防长会谈中要求日本加码。

他说:“4月26日美国在其驻德国基地召开‘乌克兰援助协议’的会议,日、澳等加盟国与北约共40多国的防长或代理人参与,岸信夫也透过视讯参加。当时奥斯汀透露,美国欲削弱俄罗斯的军事力量,避免俄继续危害邻国的安全。此话意味深长,意指美国已经不只是协助乌克兰的消极防御,而想要透过长期的持久战以削弱俄罗斯的力量,是一种积极防御举措。在这方面,日本的表现确实不符合其国力,其制裁规模也不符合日本想在国际上扮演一个举足轻重的国家之期待。美国应该会藉由这次防长会谈,敦促日本加码提供乌克兰防御性的武器与装备等军事援助。”

乌克兰外交部4月25日于推特上传一段影片,向俄乌战争期间挺身援助的国家表达感谢,影片列出31个国家,并未提及日本。

加强军事合作威吓中国

岸信夫与奥斯汀的会谈,还讨论了共同协商修订日美战略文书,确保美日同盟在愿景上以及优先事项上的一致性,以及强化合作能力等。

从5月份开始,美国政府将逐步制定国家安全战略和五角大楼的国防战略。日本计划在年底前修改其国安三份重要文件《国家安全战略》、《防卫计划大纲》和《中程防卫能力发展计划》。

岸信夫指出,防止突发事件发生最重要的即是吓阻,他期望与美方共同合作确保美国扩大吓阻力,包括核威吓,并从根本上加强日本防卫能力与美日同盟威吓与应对能力。

前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日本战略研究论坛高级研究员格兰特·纽瑟姆表示,在应对俄乌战争的种种复杂举措之际,美日在东亚地区的合作非但没有因此减弱,反而更加强化。

他说:“美军与自卫队在东亚演习逐渐走向实际作战,而且全部是将中国设想为敌对方。从吓阻的角度来看,这些演习也深具效果。最近,例如前首相安倍晋三等日本政治家对中国构成的威胁更加直言不讳,美国也在大声疾呼世界必须正视中国所造成的威胁。我认为,美日之间的政治和心理联系正在加深,并转化成对中国更为强硬的军事立场。”

纽瑟姆指出,日本接下来可能将国防开支翻倍,获得开发高超音速导弹和新的反击能力。日本在试图增强其军事能力的同时,也将会加强美日同盟对中国的吓阻力量。北京也明白这一点,因此在不同面向加强势力扩张。

日本执政自民党4月27日向首相岸田文雄提交文件,建议修改外交和安全政策长期指针,要求将“对敌基地攻击能力”名称,改为“反击能力”并要求拥有这种攻击能力,又提出将目前占国内生产总值约1%的防卫费用,增至2%以上,比照北约水平,目标在五年内强化防卫,有能力对外国,尤其是中国的攻击予以反击。

美中关系专家,高雄美国商会研究员盛仰正
美中关系专家,高雄美国商会研究员盛仰正

美中关系专家、高雄美国商会研究员盛仰正表示,美日的防卫重心是在印太战略上围堵中国。由于俄罗斯使用核武器的威胁已经浮出水面,美国更迫切需要一个与东亚主要盟友日本相关的防御系统。

他说:“有鉴于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而且拥有航天技术和近千枚核弹头,美日同盟要提升对中国威慑力实不容易。因此,美日同盟需结合北约、QUAD、AUKUS,形成一股绝对威慑力,共同牵制中国。然而,中国近期亦与所罗门群岛签署一份安全合作协议,中国军舰将有权利停靠在所罗门群岛的港口,并有权协助维护当地的社会秩序,这使中国军力投射瞬间突破第二岛链,对美国本土形成更大的安全威胁。对此,预料美将透过AUKUS与QUAD等盟友的组织来牵制中国。”

 
—— VOA
本站刊登日期: 2022-05-05 07:3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