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忠北京的李家超当选香港新特首 中共实现香港“二次回归”

作者:文东
李家超当选香港新行政长官。

李家超当选香港新行政长官。

香港特首参选人李家超周日(5月8日)以1416票、超过99%的高得票率当选香港新一届特首,将于7月1日走马上任。多位分析人士分析,未来五年内,他将是香港史上对北京最唯命是从的特首。而北京赋予出身警界、但缺乏行政和财经背景的李家超最主要的任务﹐将包括推动基本法第23条的立法、厉行港版国安法和大力推行港人的爱国教育等施政,以强化北京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

香港七月将迎来史上第一位武官出身的特首。现年64岁的李家超在香港警界和保安局服务超过40多年。过去十年,他在处理泛民主派所发起的“占中运动”和“反送中”等抗争上,作风尤其强硬。外界普遍认为,这让他成为中共眼中少数能贯彻北京“止暴制乱”的鹰派人物,也是他于4月出线、成为北京唯一支持之特首人选的主要原因。

有了北京的背书,再加上,只有一人的等额选举,李家超的胜选如囊中取物。不过,只花一个月时间准备参选的他,发表过的政见少有新意。

选前两天,李家超5月6日在一场名为“我与我们、同开新篇”的造势大会上,强调其政纲是要建立一个安全稳固的环境,让港人无后顾之忧向前发展。他还总结未来施政的四大主轴将分别为强化治理能力、精简土地房屋供应程序、提升香港竞争力和重视青年发展。

香港套用等额选举 凸显“二次回归”

香港资深媒体人程翔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香港资深媒体人程翔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旅居美国的时事评论员程翔认为,香港在《全国人大关于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通过后、首次举行的这场特首选举,最显着的意义是中共彻底弱化了香港的选举制度。

中国人大2021年3月通过的《决定》收紧了香港选制的自主性,并要求落实中共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及“爱国者治港”原则。针对选务,北京也一改过去对支持人选隐晦的表态,并直接否决差额选举,不再安插“陪选”的竞争对手,甚至泛民人士同台角逐的“排场”。

程翔说,以今年的选情来看,香港终于在九七回归的25年后,实现了三年前习近平智囊郑永年所主张的,从主权到统治权的“二次回归”,这代表李家超这位新任特首未来只会对北京惟命是从。

程翔告诉美国之音:“新的(香港)选举法完全按照中共在国内进行的选举法套用到香港来,采取等额选举,就是实现了所谓第二次回归,是统治权的回归,肯定他(李家超)就是完完全全按照中央的意图来管理香港”。

李家超无政经背景 警察治港受青睐

李家超虽缺乏历任香港特首都有的政经或行政资历,但他在过去5年内却“三级跳”,从保安局长升任政务司长,再直取特首大位。

观察人士分析,香港当前的乱局让李家超的劣势反成了优势,因为香港在历经大规模抗争与新冠疫情失控后,北京急需的是一个听话、能够贯彻中共指令的代理人,而不是积极向中央争取权益的港人代表。

曾在香港主持电视政论节目,现旅居美国纽约的印裔美籍专栏作家褚简宁(Michael Chugani)分析,环顾当今香港政坛,李家超已然是北京唯一可用的鹰派代理人选。

旅居美国纽约的香港专栏作家褚简宁 (照片提供:褚简宁)
旅居美国纽约的香港专栏作家褚简宁 (照片提供:褚简宁)

褚简宁告诉美国之音:“北京环顾四周,(自问)还有谁可以来当特首?政府内部是还有几个人,例如财政司长陈茂波也有可能,但我认为,北京需要一个强势的人,而曾经是警察的李家超,在(处置)2019年的抗争时表现强硬。”

中共20大前 香港“维稳”重中之重

位于台北的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国安组特约研究员李华球分析,北京未来赋予李家超最急迫的任务,将是防范香港的民主声浪于年底的二十大前死灰复燃,并确保一个“听话与安静的香港社会”,而种种迹象也显示,李家超已将高度维稳与防范外力介入列为其施政重心。

台北的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国安组特约研究员李华球(照片提供:李华球)
台北的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国安组特约研究员李华球(照片提供:李华球)

李华球告诉美国之音:“这一个贯彻一定是非常严厉的,不会像过去‘马照跑、舞照跳’,恐怕港区(版)国安法就是用来贯彻‘一国两制’很重要的一个法,我相信,许多香港人不会服气,可是也没有办法。”

在此前提下,香港各界预期,李家超任内除了将严格执行港版国安法,并推动各级学校的爱国教育外,香港假新闻法以及2003年就被港人挡下的基本法第23条,恐将重启立法程序。

李家超指基本法23条立法为优先工作

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于2002年提出基本法第23条的立法,该条文规定特区政府“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不过遭到泛民主派人士的广泛反对,并于2003年7月1日号召50万人上街游行,迫使董建华放弃23条立法的尝试。

不过,李家超已于4月14日受访时表态,将于任内优先推动第23条的立法。

早在今年初,香港保安局长邓炳强已透露,草案将于今年底前提交立法会审议,而立法内容将着重于“间谍罪”,以因应美国中情局所成立的“中国任务中心”。

李家超政纲 强调解决住房难题

除了国安问题,“精简土地房屋供应程序”等住房政策,则是李家超政纲中另一个着墨较深之处。他强调“提速、提效、提量”,亦即,加快政府寻地建屋的效率。

对此,位于美国的程翔认为,中共始终认定,不管是2014年的“占中运动”、还是2019年的“反送中抗争”,背后深层的原因都是年轻人买不起房、前途茫茫所累积的怨气,是“极端资本主义”造成垄断的恶果。因此,李家超主打住房供给,是想从土地政策入手,解决此一民怨。他上任后,也应会向地产巨头施压,以解决此一社会问题。

据彭博社报道,香港总资产超过千亿美元的“四大地产商”--新鸿基、长和、恒基兆业和新世界已表态支持李家超。

旅居美国纽约的褚简宁也说,住房难题将是李家超的头号施政目标之一。褚简宁告诉美国之音: “他的政策是以结果为导向,这意味着他希望制定能够产生结果的政策,并确保公务员遵循其命令。关于住房,港府可能补贴低收入户,也可能向这群人推出‘公屋提前上楼’政策,这或许将是他的重要工作之一。”

香港融入大湾区 港媒忧成“南深圳”

李家超的另一个施政主轴是提升“香港的竞争力”。但分析人士说,李家超所认定的竞争力恐来自遵循北京规划,让香港经济融入“粤港澳大湾区”,而非延续香港作为国际社会所推崇的信息自由、金融开放的国际金融中心。

港媒曾调侃,在北京的规划下,香港正从“东方明珠”褪色为大湾区内的“南深圳”,或从特别行政区降格为另一座中国城市。

疫情与政治因素迭加 打击外资对港信心

事实上,北京仍看重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性,因为,美中爆发金融战后,多数中概股若从美股退市,必然要回流港股,而中国所能吸引到的外资,也仍有六成以上是经由香港流入。

因此,作家褚简宁认为,未来不管谁出任财政司长,都应会在商界压力下,力促李家超确保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不过,香港长期防疫失准已让不少外商撤出香港,再加上,“一国两制”的前景不明,李家超恐须加把劲,才能重振外资的信心。

但程翔的看法较为悲观。他说,除了外汇兑换等金融自由度,国际金融中心的条件还包括信息流通、言论自由等配套,才能打造透明的营商环境。但在中共统治下,国安考虑已高于经济利益,程翔不认为,李家超有能力扭转此一治理结构。

程翔告诉美国之音:“它(中共)一直以来都认为,香港是外国用来渗透、颠覆中共政权的一个桥头堡,它不会珍惜香港百年来所建立的、跟国际社会的关系,因为它觉得,香港这种状态会影响共产党的政权安全。”

涉港政军人事 凸显国安考虑

北京对“境外势力渗透”的恐惧及彰显维稳的意志,也反映在港府的人事安排上。例如,财政司长陈茂波的民意支持度优于李家超,一度被视为特首热门人选,但他最后却因未获北京支持而黯然退选。相反地,保安局长邓炳强因与李家超一样强硬镇压社运而受到北京青睐,现传出可望升任政务司长。

另外,北京于年初先是任命专责内卫的武警少将副参谋长彭京堂接掌解放军驻港部队的司令员,又让专研反恐及新疆问题的中国社科院副院长王灵桂出任港澳办副主任,都被港媒解读为,北京针对香港安全大局所下的“先手棋”。

观察人士说,这样的人事任命也凸显出,香港将由“菁英治港”转为“武官治港”的警察城市。

前香港浸会大学新闻学系助理教授杜耀明(照片提供:杜耀明)
前香港浸会大学新闻学系助理教授杜耀明(照片提供:杜耀明)

前香港浸会大学新闻学系助理教授杜耀明认为,李家超领导下的港府缺乏应对外部风险的信心,终将使其在立法与行政面只能持续靠拢内地,经济上,也将加大对“粤港澳大湾区”的依存度,这恐丧失香港的独特性。

杜耀明在文字访问中告诉美国之音:“如果中国内部出现任何问题,香港也将被绑在一起无从逃脱,加以香港公民社会遭遇打压难以发出反对声音,未来许多不满新特首的港人恐怕只能‘用脚投票’选择离开。”

—— VOA
本站刊登日期: 2022-05-08 07:5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