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摄影展:一个普通中国人看到的2008年拉萨事件

作者:王允 
华盛顿摄影展:一个普通中国人看到的2008年拉萨事件
余驰本周五(1月13日)在藏人行政中央华盛顿办公室举办摄影展
 
Ye Chi rare Tibetan region photographs ​ 108.JPG

余驰从2004年到2012年之间在西藏拍摄的珍贵画面。(RFA photo/Gemunu Amarasinghe)

来自中国四川的高级工程师余驰去年携全家抵达美国。余驰本周五(1月13日)在藏人行政中央华盛顿办公室举办摄影展,披露了2008年3月西藏骚乱后,他在拉萨拍到的中国政府镇压抗议民众的照片。

余驰是在2008年3月15日下午抵达拉萨的,比原计划晚了一天。

3月14日,他和朋友在开车翻越终年积雪的唐古拉山的过程中,突然接到了拉萨朋友的电话,警告他们,拉萨发生骚乱,劝他们返回。

但余驰决定还是要前往拉萨,“当时我们都快要到拉萨了,而且我一直很想了解这种事情。1989年正好是我高考的时候,我错过了上街去看抗议的机会,我就非常好奇,我也想去拉萨看一下,所以我们就决定继续往前面走,”余驰在摄影展现场对本台记者解释说。

终于等到了

2008年3月10日,为了纪念藏人行政中央称为“1959年西藏起义”的事件,藏区开始出现僧人游行,抗议中国政府对藏区多年实行的高压政策。但和平示威受到中国政府暴力打压,激化了矛盾;藏人的示威于3月14日达到高潮,当天在拉萨出现了藏人打砸抢烧的事件,随后遭到中国军警的暴力镇压。英国广播公司BBC引述西藏流亡政府的说法称,至少有80人在这一事件中死亡。

虽然这已经是15年前的事情,但余驰对3月15日他到达拉萨之后看到的种种细节还记忆犹新,“那个时候,每个十字路口的每个方向,全部都是军警,每个方向都在检查这些车辆。我们看到前面在检查车辆的时候,我们都很紧张。我赶紧把镜头摘下来,交给我的朋友,然后我把机身往背后一藏,把冲锋衣拉起来。幸好没有搜身。”

余驰本周五(1月13日)在藏人行政中央华盛顿办公室举办摄影展。 (记者王允拍摄)
余驰本周五(1月13日)在藏人行政中央华盛顿办公室举办摄影展。 (记者王允拍摄)

因为是摄影发烧友,余驰凭借长期训练获得的快速手法抓拍了拉萨街头戒严的场景。余驰在摄影展现场指着其中一张装甲车的照片说,这是士兵押着被抓捕的“骚乱分子”在游街,“跟了五六辆这样的车,我们观察到,这样的车每辆上面都有十个人,每个人都被两个武警拿着警棍抵住头,死死地按在车的侧面,然后在游街。”

在另一张照片中,一辆装甲车的号牌全部用报纸遮蔽起来。余驰说,他对此充满怀疑,“它很可能就是军车,我们理解的军人应该是对外的,而不应该对内进行镇压。但它遮挡了号牌,我认为它很可能就是军车,他们是为了掩盖自己军车的身份。”

这次进藏,余驰本来是有工作计划,但由于拉萨全面戒严,余驰和朋友被迫提前返回内地。为了保存这些珍贵的照片,余驰是把相机的存储卡放在贴身口袋里,才得以躲过了交通要道的警察盘查。

余驰告诉记者,他当时就想到了要把这些照片公之于众,“想过这样的事情,想过,但没想到这么久,尘封了这么多年。”对于这次在美国做这个摄影展,余驰说,他的目的就是想让世人知道真相,“就是想让大家都看看,当年中国政府是怎么对待民间的和平抗议的,我觉得任何国家对和平抗议都只能是用警察,警察就可以了。但在我们国家,你看,装甲车、军队都可以上街,这个完全是难以理解的。”

"殖民西藏”

50出头的余驰原是中国建筑西南设计院高级工程师,从2004年开始,他就长期在藏区工作和生活。在藏区的头几年,余驰只是把这里当作一个游览胜地,“和大多数游客一样,我很平庸的。”直到2008年亲眼目睹了中国政府对藏区民众抗议行动的镇压,他才开始主动去寻找历史的真相,了解西藏的历史。

从2009年开始,藏区发生上百起藏人自焚事件。这成了余驰心中挥之不去的问题。在与藏区民众广泛接触后,余驰有了自己的理解,“自焚肯定是因为思想或肉体受到巨大的迫害或压力,又没有办法说出自己的声音,但他又不想伤害其他人,就选择牺牲自己来唤醒大家,这是一种非常悲惨的,被迫的行为。”

余驰把这次在华盛顿的摄影展称为“一名中国高级工程师眼中中国殖民西藏的真相”。在他的眼中,中国政府对西藏的统治就是一种殖民,“就从年轻一代来说,那些小孩,首先藏语课的课程就比较少,而有关党的教育的内容则很多,藏族的文化在他们的课本里就没有体现。这就是一种去藏化教育,这就是一种殖民化教育,我认为。”

余驰本周五(1月13日)在藏人行政中央华盛顿办公室举办摄影展。 (记者王允拍摄)
余驰本周五(1月13日)在藏人行政中央华盛顿办公室举办摄影展。 (记者王允拍摄)

但余驰认为,中国政府的暴政在中国是全面性的,这是他最终决定全家“润”到美国的原因,“我们觉得中共政权的暴政实在是忍受不了,而且中共对我们言论自由的控制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我们也不愿意我们的小孩继续受到这种奴化的教育。”

不仅是为了藏族人

摄影展的主办方、藏人行政中央华盛顿办公室华人联络员慈诚嘉措告诉本台,余驰站出来为藏人说话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我们看到有很多华人为西藏受到的不公平待遇,能奉献自己的力量鸣不平;今天余驰先生这样一位汉人义士,为西藏的不公待遇发表的意见也很深刻。”

慈诚嘉措强调,尤其是在白纸运动之后,他看到了很多汉人朋友,尤其是年轻一代的汉人朋友敢站出来,跟中国政府说出他们的要求,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 RFA
本站刊登日期: 2023-01-14 08:5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