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林肯:特朗普对华采取更强硬的态度是正确的

作者:弗林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资料图片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2月8日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主持人沃夫·布里泽(Wolf Blitzer)采访时,当谈到对华政策问题时表示,特朗普总统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态度是正确的。他补充说,特朗普的做法,我判断是全面错误的,但基本原则是正确的。

布林肯当天在出席《沃夫·布里泽战情室》节目中,主持人布里泽问道,“从你的角度来看,特朗普和拜登的主义在外交政策上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布林肯回答说,“我认为,当拜登总统审视这个问题时,有两个基本结论:第一,世界不会自己组织起来。所以,如果我们不在世界中并保持存在,每一天试图做一些组织活动, 以帮助编写大概管理国家间的相互关系的规则和塑造规范,那么要么别人会取代我们的位置这么做, 或者也许同样糟糕的是,没有人会这样做,然后你就有混乱出现。无论是哪种方式,对美国都不是好事,所以第一部分是出席。要有参与感。”

他说,“第二部分是这样的。我们所面临的大问题,实际上每天都会影响到美国人民的生活,无论是气候问题,还是新冠病毒大流行问题,无论是坏武器的扩散问题,没有一个问题可以由任何一个国家单独解决,即使是像美国这样强大的国家。所以合作是有价值的,所以外交也是有价值的。因为我们怎么才能得到其他国家的合作呢? 就要从我们的外交开始。”

布里泽问道,“好吧,我们来谈谈中国。拜登总统说,‘我不会像特朗普那样做。’ 但是,国务卿先生,特朗普的做法是否在一些方面事实上可以继续加强;例如,对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对美国技术的网络盗窃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你说呢?”布林肯回答称,“所以我认为,公平地看待特朗普总统,他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态度是正确的。这是正确的做法。在我的判断中,他的做法是全面错误的,但基本原则是正确的。”

布林肯说,“但这对我们有什么要求呢? 我们要以实力的姿态与中国交往。不管是对立面的关系,竞争性的关系,还是合作性的关系,这些都是为了我们共同的利益而存在的,我们必须从实力的立场来处理(对华问题)。”他说,“这意味着拥有强大的联盟,这是我们优势的来源,而不应贬低我们的联盟。这意味着,就像我们之前谈到的那样,再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参与其中。 ”

布林肯说,“因为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当我们后撤时,中国就会填补空隙。这意味着,当我们看到新疆维吾尔人的权利被侵犯或香港的民主被侵犯时,我们要站出来捍卫我们的价值观,而不是放弃它们。这意味着确保我们在军事上的姿态能够阻止侵略,意味着投资于我们自己的人民,使他们能够有效地竞争。”他说,“如果我们做了这些事情,而且这些事情都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之内,我们就可以以强势的姿态与中国往来。”

布里泽问,“你说维吾尔人是种族灭绝的受害者。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个强有力的词汇。在拜登总统对中国的整体态度中,侵犯人权的问题会占多大比重?”布林肯回答说,“总统已经非常明确地表示,他想把,并将把人权和民主重新置于我们外交政策的中心。因此,无论是中国还是任何其他国家,在那里我们有深刻和严重的关注,这将被摆在议题的前面和中心,我想你已经看到了这一点发挥出来。”

布里泽追问,“你认为,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比方说在未来紧接着的下一个阶段,它将如何发挥作用?”布林肯说,“好吧,我们有这些深切的关注,我们会采取行动,但也会与其他国家、盟友和伙伴一起采取行动,他们与我们有同样的关注,特别是再次关注维吾尔人的人权受到侵犯,但也关注香港的民主受到侵犯。在英国向中国移交权力期间,中国曾就香港及其人民的权利作出承诺。但这些承诺并没有得到履行。”

另就拜登表达出对俄罗斯强硬的态度,但却并未给予具体的措施问题,布林肯表示,“我认为,当谈到纳瓦尔尼先生时,俄罗斯感到被迫,普京先生感到被迫试图压制一个声音的事实,充分说明了这个声音是多么重要,它代表了千百万俄罗斯人,他们希望被倾听,他们对贪污腐败感到厌倦。但是,我们正在做的是,首先,与其他国家进行协商和密切合作,这些国家非常关注俄罗斯所发生的事情,不仅仅是纳瓦尔尼先生,还有其他站起来行使权利的人。”

布林肯说,“但第二点,沃尔夫,如你所知,似乎很明显,有人使用化学武器试图杀害纳瓦尼先生。这违反了《化学武器公约》和俄罗斯的其他义务,也违反了国会的明确制裁规定。我们正在审查,我们正在非常仔细地研究,当我们有了结果,我们将采取适当的方式采取行动。” 布里泽问,“从你的角度来看,支持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尔尼的抗议活动,在普京对国家的控制方面,是否意味着普京的脆弱性?”布林肯说,“我认为,正如我所说的,这表明了人们对腐败猖獗,对主宰政府的独裁统治的深深不满。这说明俄罗斯人正在寻找方法,确保他们的声音被听到。而目前的制度并不... 它并不完全有利于这一点。”

布林肯说,“这从根本上说是关于俄罗斯,俄罗斯人民,他们的未来。 这与我们无关。而且我认为,俄罗斯政府把发生的事情归咎于外部--不管是美国、欧洲伙伴和其他国家会犯一个错误。这从根本上说是关于俄罗斯,关于俄罗斯的未来,希望是关于一个更加民主的制度。”采访中,布林肯还就伊朗核协议问题,巴以关系和中东问题及缅甸刚刚发生的军事政变等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进行了答复。

—— RFI
本站刊登日期: 2021-02-09 08:5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