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大临近 习近平出状况不是小事?

作者:安德烈
在北京中国共产党博物馆展出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照片。
在北京中国共产党博物馆展出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照片。 © 路透社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近日在全球政党峰会上念稿念到接近尾声时不知所云,竟然低声问身边的人“我说完了吗?”这和习近平过去念错字、读白字涉及文化程度比起来,许多论者感到问题严重。

中国文革末期流传一个政治笑话,说时任中共党主席华国锋在一次接待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时,在酒宴上读欢迎稿,读出“接下页”几个字,然后翻过页接着读。这应是一个关于中南海领导人的政治讽刺,无从查实。

习近平问身边的人“我说完了吗?”,显得神魂失守,『北京之春』编者指这不是文化程度问题而是精神问题了。但就是这样一个读稿都读不了的人,却能够牢牢地控制14亿人的中国却是一个大问题。

香港作家颜纯钩分析,习近平读稿出丑,无论如何,那是一个国际性的场合,‘泱泱大国’领袖,不应该犯如此可笑的低级错误,这证明内政外交焦头烂额之际,习近平已经心力交瘁,难以应付。

综合多位论者,习近平心神不定至少是肯定的,这与中国面对的充满敌意的国内外形势或者说习近平理解的国内外形势有重大关系。简而言之,习近平如此巨大,与他的几个错觉或者说是错觉引发的误判是有关系的:

最严重的是日前在中共党庆一百周年大会上,习近平以谁敢欺负,奴役中国,谁就会在中国人民组成的铜墙铁壁前碰得头破血流来警告美国,这种受害者话语,自邓小平以来,已更少听到中共领导人使用。况且在今天,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喜欢说“国之大者”的习近平,还在以受害者心态指控五十年前给中国打开通往世界大门的美国,一些分析怀疑这类似一种“被迫害妄想狂”话语。

分析认为,其实习近平的这种恐惧心态或者受虐心态在处理国内事务时表现得最为突出。他上台以来以反腐名义清君侧,清除党内事实上并不存在的异己,在新疆,清除所谓的“三股势力”,硬是把百万维吾尔人以及穆斯林集中起来虐待;香港本是中国通向世界,沟通里外的天然最佳跳板,能出能进,习近平硬是把承诺五十年不变的一国两制毁掉,把民主人士一个个送进监狱,把东方明珠搞得鸡飞狗跳;即便在江朱胡温时期,中国维权律师仍能站出来讲话,习近平硬是来了一个709大抓捕,从此,谁出面维护人权就镇压谁,人权律师几乎失去了活动空间;即便在 习之前的胡温时期,宪政、人权,政治改革都是可以讲的,时任总理温家宝就多次讲过普世价值,试想现在哪一位胆敢去讲,监狱的伺候! 习近平对身边人的提防、清洗,对民间的残酷打压,难道说他有一种被迫害的妄想症?

习近平的另一个错觉就是“东升西降”,他误以为中国已强大到可以与全球民主国家对抗的地步,战狼们可以肆无忌惮地抨击西方民主制度,这以杨洁篪、王毅在阿拉斯加中美对话时说出“中国人不吃那一套”,“美国的言论不代表国际舆论”最为典型。中国副外长乐于成7月9日还对官媒“观察者网”进一步阐述了这一“习近平思想”:美国霸权已衰落。他又搬出了中共领导人津津乐道的中共壮大传说:“中国人是吓不倒的,历史上一穷二白、小米加步枪的时候我们也没有怕过谁,现在更没理由怕什么‘实力地位’”。

美国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刚刚发布一份报告指出,中共高估了自己的实力,通过官方叙事营造“东升西降”的错觉,从而做出战略误判,实行诸如“战狼外交”策略。学者指出,问题在于,习近平一人专政,结果会很危险。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 对自由亚洲表示,“中国的危险在于,如果领导发疯,是没有办法制止的,因为它的体制没办法限制专制权力。如果领导人发疯,整个国家进入疯狂状态,最后的解决方案很难是体制内的。”

另外一个就是错位的江山感。习近平的话语表达越来越“帝王式”的同时却越来越怪诞不经,比如他最近又在提两年前在意大利表白自己“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我将无我,道家佛家都有用法,习近平在这里以未来式的方式使用,这里的“我”与他近来常常说的“江山”联通,有朕即天下,天下即我的意思。天下定于一尊,一尊就是我。他的那句“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只有在江山是中共的江山,是习氏统治着的情况下才成立,人民在这里不过是江山的陪衬。其实早有不少人指出,中国几千年以来,朝代更替,长江黄河犹在,把中国误以为是一党一人的江山,为这样的江山当然可以“我将无我”,因为我在其中,甚至我在其上,并将中共江山论演绎为神话,这是习氏政权的又一重大错觉。

习近平是比中共任何领导人都讲“自信”讲到多到无以计数的一位,他在每一次讲话都要强调“四个自信”。但观察人士却注意到一个十分有趣的细节,年少时因文革因素同许多同代人一样很少有机会读书的习近平却喜欢搬书本,讲话中引用自己不能明确把握原意的古文。在访问外国,尤其西方国家时,总喜欢说出一串自己读过的书名,但因都是秘书临时凑拼,说出来很拗口,极不自然,分析认为这恰是一种不自信,甚至自卑心理的反应,愈是自卑的,在某种情况下,便愈是狂妄的,以掩盖心理的某种缺陷。习近平讲自信,讲到自信,自信,再自信的地步。

后邓时代,中共领导人中,习已自认第一人,甚至都超过邓小平。习的错觉和误判也远远超过其他前任。一些分析人士指出,习有如此认知,关键的原因就是“定于一尊”,党内外一切大事定于一尊,谁敢异议就被指为两面人,不忠诚,整个党就被绑在习近平身上,失去了任何纠错机制。结果处理内政外交屡出差错,贻误时机。武汉爆发新冠疫情就是最好不过的证明,最初爆发时,一级瞒着一级,最后全党瞒着中央,谎言越造越大,尾大不掉,习近平不但不对贻误抗疫反省,反而在人传人,疫情开始走向世界时称自己早在一月初就做了疫情部署,以确证自己的“英明”,结果贻误了全世界。

中共二十大临近,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的习近平正自信满满走向第三任 ,习近平在国际场合“神魂失守”,读稿子读到说出“我读完了吗”的地步,令不少观察人士惊异。这样一位“心力交瘁”的领导人会把中国领向何处?前面那位学者的分析是值得重视的:“如果领导人发疯,整个国家进入疯狂状态”。

—— RFI
本站刊登日期: 2021-07-11 07:3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