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溯源:从自然来源论向实验室泄露论的转折是如何完成的?

作者:RFI
Alina Chan :证据显示多名顶尖级学者从一开始便怀疑病毒来自实验室
Alina Chan :证据显示多名顶尖级学者从一开始便怀疑病毒来自实验室 © 法广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将近两年,给世界各地的民众所造成的精神与物质损失已经难以以数字来衡量,而直到今天,新冠病毒的来源却依然扑朔迷离。回顾刚刚过去的一年,如果说国际学术界在追溯病毒来源方面取得了某些进展的话,那就是随着病毒动物来源的证据的难以寻觅,原先被认为是阴谋论的实验室泄露论越来越获得专家学者以及民间舆论的认可。

发生这一转变的标志性的事件是去年的5月14日,十八位国际科学家共同在权威杂志《科学》杂志上发表联署公开信,呼吁对病毒溯源重新进行评估,认为之前的溯源工作并未对病毒来自“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给予足够的关注。参与连署的顶尖级病毒学家中就包括曾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紧密合作的美国科学家北卡罗来纳大学病毒学家拉尔夫 巴里克(Ralph Baric),巴里克教授也因此而成为来自中国的网络攻击的目标。

公开信的另一位签名者为病毒溯源方向的转变作出了重大贡献,她是32岁的亚裔加拿大学者曾昱嘉,她目前是美国麻省理工和哈佛大学的布罗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 of MIT and Harvard)的博士后研究员,2020年的四月,她几乎是孤身一人,冒着被整个学术界侧目而视的风险,勇敢地站出来公开对病毒的自然来源提出质疑,呼吁对病毒的实验室来源的可能性展开全面深入的调查。一年来,她不断地搜集所有与病毒来源有关的信息,并且通过推特等社交媒体向公众广泛传播,她的不懈努力使她的观点越来越获得专家学者们的认可,她终于获得了其他17名顶尖级学者们的支持,在科学杂志上与她共同发表呼吁。

去年11月份,曾昱嘉(Alina Chan)和英国科学作家马特·雷德利(Matt Ridley)共同发表新冠病毒溯源专著,标题是: 《病毒:寻找COVID-19的起源》。书中记录了疫情爆发之后各界对新冠 病毒来源的调查工作,该书并未对病毒来源做出定论,而是罗列了所有有关病毒自然来源与实验室来源的信息,让读者自作判断。

曾昱嘉(Alina Chan)就她的新书接受了法广的采访,她在访谈中强调对她来说,病毒的溯源问题是一个纯科学的问题,她不明白一个从纯科学角度去寻找病毒源头的科学家为何会受到死亡威胁?她说,实验室泄漏事故在全世界普遍发生,为什么新冠病毒就不可能来自实验室 ?

至于为何一定要坚持追溯病毒来源?对她来说,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只有寻找到了病毒的根源,才能够避免类似的大传染病再度爆发。倘若病毒确实来自实验室,那就更应该加强全世界各地的实验室的安全管理,严格制定对一些带有一定风险的研究的安全规则。

世卫组织曾经在去年二月派遣专家小组前往武汉调查病毒来源,该小组最后发表的调查报告称病毒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极小,不过,几个月后,该小组的负责人又向媒体表示调查工作并未受到中国当局的足够配合,调查结论的得出也受到北京的掌控。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再度呼吁之下,世卫组织在去年秋季再度组建新调查小组,不过,该小组的人员组成也遭到质疑,加拿大学者曾昱嘉就是其中之一,她向法广解释了她之所以对新调查小组缺乏信任的原因,她尤其极度怀疑那些支持病毒来自冷冻食品的学者的真实动机。因为她认为类似的说法是完全没有任何根据的无稽之谈!我相信,提出类似的假设的动机与科学没有任何关系,这完全是出于政治考量!

虽然,曾昱嘉的书中有想当一部分的章节涉及实验室泄露,书中介绍了全世界各地最近几年来发生的实验室事故,上个月在台湾P3实验室发生的事故也再度坐实了实验室泄露确实是一个真实的存在。不过,该书从头至尾并未对两年前武汉可能发生过实验室泄露提供确凿的证据!有意思的是,上个月,武汉召开了一个有关如何防止实验室事故的国际学术讨论会,这对许多怀疑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的专家们来说,此举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量!必须指出的是,武汉实验室冠状病毒研究专家石正丽虽然在疫情爆发的第一时间也曾经怀疑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但是,随后她就一再对此予以否认,否认实验室曾经有工作人员感染病毒,并且对外作出了一系列前后自相矛盾的声明,无论是在对2012年云南云南墨江通关镇蝙蝠洞矿工感染事件,还是对与新冠病毒最接近的病毒Ratg13的基因编序叙述上都漏洞百出,诸如此类的现象使石正丽的同行们以及国际舆论越来越疑虑丛生,究竟是什么原因迫使一位在国际学术界享有声誉的顶尖级的科学家不得不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撒谎?莫非是由于难以承受数百万生命的死亡之重!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即使石正丽的叙述漏洞百出,倘若武汉实验室确实并没有发生操作事故,那么,石正丽团队应该如何操作才能够彻底解除外界的疑虑呢?

对此,曾昱嘉女士认为武汉实验室倘若要获得外界的信任,必须首先公开自己的数据库,让外界了解实验室正在进行的研究工作,以及实验室内部储藏的病毒的种类与数量,而这一切,武汉实验室都没有做到。疫情爆发已经两年多了,外界能够明确地感受到他们正在掩盖着什么,这也是为什么实验室泄露论的追随者也越来越多。

确实,越来越多的学者怀疑武汉实验室正在极力掩盖真相,最近,美国公益组织美国有知情权组织通过司法手段获得了与武汉病毒实验室有合作关系的美国病毒研究机构的专家的电子邮件并且将这些邮件公诸于众,事实上,多位与武汉合作紧密的病毒学专家从一开始就对中国官方的版本提出质疑,并且在私底下互相探讨病毒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此外,民间病毒溯源组织DRASTIC等组织也通过各种途径披露了一些列鲜为人知的信息,例如,武汉P4实验室从建筑工程一开始就存在安全疑云,再比如,中国不仅仅拥有一家P4实验室,而是拥有三家等等。这一切,都使外界对中国实验室的信息透明疑虑重重!

最后,倘若,最终的调查结果是病毒确实来自武汉实验室,那么,应该如何追究武汉实验室以及中国政府的责任?对此,曾昱嘉女士认为即使病毒确实来自武汉实验室,也不能够仅仅由中国一国来承担责任,因为,实验室与北美,欧洲的组织学者都存在合作,类似的事故完全有可能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实验室发生,当然她也承认,中国政府在事故发生后隐瞒真相这就又另当别论了。

以下是法广对Alina Chan采访的文字记录:

法广:首先,台湾“中央研究院”P3实验室前研究助理不久前被确认在实验室感染新冠病毒,造成感染事故的原因经调查被认为是实验室存在安全问题,您认为这也可能是新冠疫情爆发的原因吗?

Alina Chan:对,我认为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法广:一年前,您几乎是只身一人站出来,质疑病毒的自然来源,当时,您曾经被戴上阴谋论者的帽子。今年五月,有17位顶尖级的学者与您一同呼吁要对病毒的两种来源展开调查。如何回顾这一年来的经历?

Alina Chan: 我当时并不是唯一对病毒自然来源提出质疑的人,还有其他极少数勇敢的科学家也公开质疑病毒很可能来自武汉实验室。对我来说,这一年来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直到许多著名的科学家在自然杂志上发表公开信,呼吁必须同时对病毒的自然与实验室来源这两种可能展开调查。

法广: 上周美国有知情权在其网站发表了美国学者James Leduc 和Philip Russell之间的电邮交流,他们两人其实都怀疑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而那是在2020年的四月,当时,无人胆敢公开提出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您怎么解释病毒实验室来源的可能性何以会成为禁题?

Alina Chan:这也是令我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为什么我们要到今天才看到这些记录,证明顶尖级的科学家在疫情爆发的初期就已经怀疑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我当然不能够猜想他们为何不愿意公开他们的观点,但是我们今天有证据证明事实上他们当初就认为病毒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法广:您的书最终还是没有作出定论,确定病毒确实来自实验室。倘若有一天,您找到了病毒确实来自武汉实验室的证据,那又会怎么样呢?

Alina Chan:我们寻找病毒来源的目的,首先是为了避免类似的疫情再度爆发,无论病毒究竟是自然来源,还是实验室来源;其次,是要给数千万感染病毒以及数百万因病毒而死去的人们以一个交代;再就是要起到警示作用,以此告示全世界所有的国家,病毒的来源是可以调查清楚的,这样才可以提高大家的警惕。

法广:在疫情爆发的初期,武汉华南理工大学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肖波涛与另外一位学者就在SCRIBD网站发表一份英文报告指出,鉴于武汉并没有蝙蝠出没,新冠病毒有可能来自武汉的某一家病毒实验所。不过,他们的文章发表不久就被删除了。您在书中也提到他们的文章,那您和他们有接触吗?您试图与他们联系了吗?

Alina Chan:没有,当然没有,我和中国国内的学者没有任何联系,不知道他们究竟能够在多大程度上与外界联系。不过,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可以在网上获得许多来自中国的信息。

法广:您对中国政府对病毒溯源问题的立场以及方式有何看法?您认为在哪些方面可以改善?

Alina Chan:比如说,我们刚刚看到了台湾的P3病毒实验室发生了工作人员感染事故,实验室立即将工作人员隔离,并且通知了与感染者有接触的朋友,家人,立即提高了实验室的安全措施,台湾的例子展现了类似的事故发生后应该的处理方式,所以,事故发生后,应该立即采取上述措施。我们因此认为有必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制定一个实验室安全规章,并且让每个国家都签署规章,这样,一旦爆发类似的大规模的传染病,爆发地国家就有义务在很短的时间内在网络公布所有有关病毒的数据,包括病毒是否有可能人传人等等。

法广: 您在书中谈到武汉P4实验室,是一个中法合作的项目,您认为实验室存在安全问题吗?

Alina Chan:我们知道的是,P4实验室是一个高安全规格的实验室,但是,当初法国人因为对实验室工程的实施并不满意而最终提出终止合作。其实,有关冠状病毒的研究工作主要是在武汉的P2实验室进行的,而这里的安全措施…… 可以说,这里面的病毒是否会外泄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法广:实验室泄露看来是十分普遍的事故,您在您的书中有详细的介绍。

Alina Chan:对,确实,实验室泄露事故确实很频繁,萨斯病毒就曾经多次从实验室泄露,在中国大陆,和台湾都曾经发生过,甚至发生在P4实验室。2003年台湾的一名工作人员就感染了病毒,他原本准备从台湾到新加坡,也就是说会感染许许多多的人,好在到香港之后又返回了台湾,这个例子就说明了一旦发生感染,必须从一开始就追溯源头,只有这样才能够尽快地遏止病毒的蔓延,无论病毒是自由来源还是来自实验室。

法广: 您认为在疫情爆发两年多之后发现病毒源头的机率还剩多少?现在是否已经太晚了?

Alina Chan:不,我并不认为已经为时太晚,我们可以参照一些先例,比如说,1979年在前苏联莫斯科发生的炭疽病毒泄露事故,当时的信息完全被封锁,一直到前苏联垮台之后,才有人站出来向外界披露真相。今天的世界所有的信息都存有记录,我相信一定有人知道真相,在有可能的时候,会向外界披露。其实,在中国以外,比如说在美国也有许多踪迹可循,比如说,病毒学家之间的电子邮件的交流以及其他与病毒有关的数据等等,我认为这是一个时间问题。我们必须随时更新我们所知道的信息,并且公开分享。

法广:您能够简单地说明一下您认为可以确定病毒来源的证据是什么?武汉实验室反复多次强调并未发生实验室事故,那么,他们应该怎么做才能够使外界相信他们说的是真的呢?

Alina Chan:无论病毒是来自自然还是来自实验室都必须做实地调查,如果是调查动物来源,那就必须采集所有可能的动物的血样样本,检测其中是否带有新冠病毒,这个调查工作目前已经完成,但是,他们并没有发现可能传染病毒的动物中间宿主。如果病毒来自实验室,那就应该核实实验室的病毒样本记录,审查实验室的安全规章的执行。武汉实验室倘若要获得外界的信任,必须首先公开自己的数据库,让外界了解实验室正在进行的研究工作,以及实验室内部储藏的病毒的种类与数量,而这一切,武汉实验室都没有做到。我们能够明确地感受到他们正在掩盖着什么,因此,实验室泄露论的追随者也越来越多。

法广:您对世卫组织最新成立的病毒溯源调查小组(SAGA)有何评论?您认为新小组会比今年年初的调查小组更有效地展开调查工作吗?

Alina Chan:我对新小组并不给予太大的期望,因为他的成员中同上一次一样同样包括与武汉有利益冲突的人,还包括一些将实验室来源论定性为阴谋论的学者,甚至还包括相信病毒来自冷冻食品的学者。

法广:您认为病毒来自冷冻食品的说法很可笑?您认为这是绝对不可能吗?

Alina Chan: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是某一个地方的动物感染了病毒,之后,它的身体被冷冻后运往各地的市场,那怎么会全世界没有其他地方的人感染病毒,唯独武汉人被感染呢?难道是特别寄送到武汉的食品吗?那些处理动物,发送冷冻食品的人为何没有被感染呢?所以,提出病毒来自冷冻食品的推论应该主要是出于政治考量。

法广:我们从柳叶刀等杂志最先发表的将病毒实验室来源定性为阴谋论的例子上可以看出国际病毒学界曾经有专家蓄意对病毒的来源进行误导,美国有媒体近日刊登文章认为美国主流媒体也由于中国影响力而忽视对病毒来源议题的报道,比如说,华盛顿邮报的股东是亚马逊的总裁,而亚马逊为了保护其第一大市场,中国市场而有意避免使中国难堪。您认同上述说法吗?

Alina Chan:我倒并不认为是由于中国影响,当然,这个因素也一定有,但我认为并不是主要因素。关键的原因是媒体从一开始主要就听从了几位专家例如达萨克等人的解释,而这些专家们一锤定音将病毒来源锁定为自然来源,并且将其他的说法都定性为是阴谋论,由于这是一个十分技术性的话题,媒体当然是以专家的说法为准,因此,在没有任何怀疑的前提下他们照单全收了专家的意见,而当今天情况发生变化之后,他们却似乎很难改弦易辙,修改原先的说法,并且坦言我们当初太轻信了。所以,我并不认为他们是受到中国的影响,不过,影响可能还是有的。

法广:您说过,有一些主流媒体记者私下与您联系过,那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呢?说到在病毒来源问题上报道不自由吗?

Alina Chan:确实有媒体对病毒实验室理论的报道加于监控,这并不令我感到奇怪,因为实验室泄露论从一开始便被定性为阴谋论,所以,这是在意料之中的。

法广: 其实,不仅仅是媒体,在中美关系如此紧张的背景下,您说的任何言论都会被人用政治的眼光来评审,这对您来说,是十分艰难的练习。

Alina Chan:是,这确实是很难回避,就像我们刚才说到的,我因为提出了一个疑问,便受到死亡威胁,许多人表示完全理解,但是,对我来说,所有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一个科学问题,我真的希望人们能够将目光转向实验室,因为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这就是一个科学的问题,应该由科学家们来调查核实,彻底查清病毒的起源,这样才能够避免疫情再度爆发,才能够挽救许多无辜的生命。所以,对我来说,隐瞒真相,销毁数据,这才是将事件政治化。

法广:不过病毒来源何处后果重大,倘若病毒确实来自武汉实验室,那么,就会有人提出追究中国政府的责任,要求赔偿等等,后果很可能超出您作为科学家所能够预见的。

Alina Chan:对我来说,我们在书中也阐述了这一点:倘若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责任不应该仅仅由中国一国来承担,我们知道,实验室是中法合作的,研究经费与技术有许多来自美国,所以,这是许多国家都必须共同承担的责任,而且,类似的事故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发生,很不幸,这次可能发生在武汉,但这完全有可能发生在别的地方。因此,仅仅惩罚中国是不公平的。重要的是,如何加强安全措施以避免事故再度发生。

非常感谢美国麻省理工和哈佛大学的布罗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 of MIT and Harvard)的博士后研究员曾昱嘉(Alina Chan)接受法广的采访!

—— RFI
本站刊登日期: 2022-01-03 1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