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维权人士季孝龙取保候审 誓言继续发声

作者:家傲
上海维权人士季孝龙取保候审  誓言继续发声
上海维权人士季孝龙取保候审

在上海封城期间持续为民众发声的维权人士季孝龙被警方带走后,日前得以取保候审。他周一晚间向本台记者透露了被当局传唤的经过,并表示自己仍将继续为民发声。

曾因几年前发起“厕所革命”入狱三年半的上海维权人士季孝龙,今年二月刚刚获释。没过几周,他就成为上海“封城”下积极为当地居民发声的网络人士之一。

上周六,他在推特上发了“警察找我了”几个字后短暂失联,直到周一才向网友报平安。

季孝龙周一晚间向本台证实,他和妻子日前被当地警方从家中带走,他的妻子几个小时后获释,而他第二天在缴纳了一千元保证金后也被取保候审,但目前处于遭“变相软禁”的状态:“他们收回了我的身份证、护照,还扣留了我的手机。这部手机里有我的支付宝,而我的身份证被拿走之后,我没有办法申请新的手机卡。由于现在出门都要刷二维码,那我在上海就寸步难行了,我去不了商场,进不了地铁,坐不了公交。”

一个月前,季孝龙在多个社媒平台上发布公民请命书,向中央政府和上海市政府提出了暂停“清零”政策、弥补受封控政策影响的市民和企业的经济损失、立即释放疫情期间因行使言论自由而被关押的民众等诉求,一时间成为舆论焦点。过去几周里,他时常在网上发布上海市民的求助信息和当地疫情百态的视频,成为外界了解上海近况的一扇重要窗口。

季孝龙所居住的浦东新区仁恒滨江园(季孝龙提供)
季孝龙所居住的浦东新区仁恒滨江园(季孝龙提供)

十个"大白"闯入家中

家住上海市浦东新区仁恒滨江园的季孝龙向记者透露,上周六下午三点过后,警察开始敲他的房门。由于他没有第一时间开门,十个身穿防护服的“大白”在几分钟后破门而入,并迅速控制了他本人和他的韩国妻子。在没有说明身份和来意的情况下,这些人还从家中搜走了他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两部手机,以及他此前在狱中与妻子互通的一些信函。

随后,他和妻子在接受消毒和核酸检测后,先后被带到了附近的梅园新村派出所单独接受讯问。他的妻子在次日凌晨获释,而他在派出所呆了近二十四个小时:“做笔录的时候我就觉得很不对劲,因为这次有十个人来找我们,其中有两、三个派出所的普通民警,还有些国保,而上海市公安局和浦东分局的局级领导可能就来了四、五个。”

本台记者周一致电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梅园新村派出所,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记者无法独立核实季孝龙提到的事件经过。

不会因此噤声

季孝龙透露,警方在审讯期间,向他出示了一系列材料,包括他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以及法广、大纪元、新唐人等境外媒体的采访报道;上面提到的请命书;他近期发布的推文和一些与疫情有关的视频等等。警方要求他识别这些媒体报道,还询问了视频的出处。他当时承认自己接受了媒体采访,而上海人的求助信息和一些视频是他在试图核实后才转发的,完全没有“造谣”的动机。

季孝龙还说,他的《取保候审告知书》上显示他涉嫌“寻衅滋事罪”,但警方可能担心他会在网上发布相关文书,并没有向他提供任何书面材料。他还强调,在派出所期间,没有任何人向他出示身份证件,审讯他的人也始终拒绝在笔录上签字。

即便如此,季孝龙表示,他并不会因此噤声:“我坚信我是正义的一方,我会继续做正义的事情。我不会对上海市民的苦难坐视不管,我会一如既往。”

2020年武汉封城期间身在武汉的公民记者张展(张展提供/记者乔龙)
2020年武汉封城期间身在武汉的公民记者张展(张展提供/记者乔龙)

张展、方斌仍在狱中

除了这位上海基督徒之外,一些因在2020年初报道武汉新冠疫情而被关押的公民记者,仍在受到国际社会的持续关注。

另一位基督徒张展此前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她曾因在狱中绝食抗议而一度生命垂危。今年二月,“张展关注组”发起人、美国人权组织“人道中国”理事王剑虹发推说,张展的母亲一月底曾与其视频通话,张展的身体明显好转,开始自主进食,也可以独立行走。

而武汉民营企业家、法轮功学员方斌因披露当地疫情状况被失踪已有两年多,但外界对他的近况仍然知之甚少。几个月前,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向本台透露,他从方斌的家人那里得知,该案已被起诉到武汉市江岸区法院,方斌很可能被关押在江岸区看守所。

武汉居民方斌(视频截图)
武汉居民方斌(视频截图)

旅美宪政学者王天成担心,随着疫情在中国持续发展,更多人会因言获罪:“情况会变得越来越糟,会有更多的人出于不同的原因被抓……,有的是因为批评了政府,有的可能只是因为说出了实情就被当局指控传播‘谣言’。”

上海市政府上周日宣布,全市已有六个区和浦东新区的五个镇达到了“社会面基本清零”的标准。但当局仍将在其他九个区,继续实施“全域严格管理、全员检测筛查”等防控措施。

—— RFA
本站刊登日期: 2022-05-03 08: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