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世界新闻自由指数 香港排名暴跌全球之最

作者:杨安
无国界记者组织5月3日发布“2022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

无国界记者组织5月3日发布“2022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

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周二(5月3日)发布“2022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在这份针对全球180个国家和地区之新闻环境所做的年度评估报告中,香港的排名大幅滑落至第148名,比去年退步了68名,恶化程度属全球之最。观察人士指出,港版国安法从去年起盯上了新闻工作者,媒体环境陷入寒冬。他们呼吁民主国家积极支持香港并持续向中共施压,否则香港的新闻自由恐继续恶化至中国排行全球第175名的水平。

致力于捍卫新闻自由的无国界记者组织周二(5月3日)发布今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此指数20年来见证了各国新闻自由的兴衰,包括香港新闻自由的快速陨落,从2002年的全球排行第18名,暴跌至今年于全球180个国家与地区中排行第148名,比去年退步了68名,恶化速度全球之最。

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的界定,年度新闻自由指数根据各国的政治、法律、经济、社会文化等架构脉络和安全性五大面向进行评比,并将记者和媒体所受侵害事件量化统计,加计记者、研究人员、 学者与人权捍卫者回覆问卷的质化分析,得出总评分。

该组织表示,香港今年的新闻自由指数总分为41.64,遭评比为“状况艰难”。进一步分析五大面向,香港在安全性获得的分数最低,只有31.78分,已经达到“状况恶劣”的程度。这代表香港的新闻工作者有极高的风险会面临谋杀、拘押和暴力殴打等生理伤害,以及恐吓、监视、骚扰、仇恨言论、人肉搜索等心理威胁,或是因失业、没收专业器材等情况所导致的职业损失。

香港《国安法》盯上媒体 记者人身安全风险高

对此,无国界记者组织位于台北的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Cédric Alviani)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香港幅跌全球之最的主因是2020年通过的港版国安法,去年遭港府用来对付新闻工作者。目前仍有12名记者与新闻自由捍卫者在香港遭拘押,相当于中国拘押记者人数的十分之一。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 (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 (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艾玮昂说:“我们曾数度警告,港版国安法很可能会被用来对付媒体。该法通过第一年,主要锁定政治异议人士,但到了2021年,果然被用来打压记者和媒体。”

一年多来,香港的媒体环境处在国安法的阴影下,亲民主派的独立媒体,包括《苹果日报》、《立场新闻》和《众新闻》等被迫关门,新闻工作者的人身安全也备受威胁。

港警国安处去年六月以涉嫌 “串谋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为由,拘捕《苹果日报》五名董事及高层;该报基于员工安全,于6月24日发行最后一份报纸后正式全面停刊。

去年12月底,港警国安处再以涉嫌“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罪”为由,拘捕网媒《立场新闻》七名前现任高层并冻结资产,迫使该媒体宣布立即停止运作。今年一月初,《众新闻》鉴于港媒环境恶化,跟进停运。

台湾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叡人
台湾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叡人

位于台北的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员吴叡人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港版国安法的煽动罪适用范围无所不在,近期民主派资深记者区家麟被捕,以敢言著称的民调学者钟剑华被迫离港,都一再打击香港的新闻自由。

吴叡人长期关注香港局势,曾发表《致一场未完的革命》专文,去年获得香港人权新闻奖优异奖。被视为为北京喉舌的港媒《大公报》今年初痛批吴叡人鼓吹“港独”,涉嫌颠覆政权,使他成为首位被点名违反港版国安法的台湾人。

在港的外国记者协会今年宣布停办人权新闻奖,理由是“红线”不明,不希望误触法律。对此,吴叡人分析,香港的言论红线只会越来越紧。他说:“不只是我们外部观察,(香港)内部的人已经不知道红线在哪里了。我们直接从言论场域观察,看不到任何改善的迹象,只会更恶化,而且它(港府)的控制从比较强烈批判激进的言论,逐步扩展到连温和的言论都要逮捕。”

准特首轻蔑新闻自由 香港状况恐恶化

在香港全面寒蝉之际,下届香港特首唯一候选人、港府前政务司司长李家超上周六(4月30日)却在传媒答问会上反驳称:“香港新闻自由一直存在,无需用到‘捍卫’字眼;不过,我们小心有些人假借新闻自由,作违法或有政治目的的勾当。”

艾玮昂表示,对新闻自由的看法,李家超和现任特首林郑月娥都在自欺欺人。他说,港府选择顺从北京,未真正实践新闻自由,《香港基本法》所列的新闻自由已名存实亡。

艾玮昂说:“香港的情况未来恐怕只会更糟。如果李家超采和林郑月娥这些年来施政如出一辙,他任期末了,香港的新闻自由度将无异于中国。”

在台港人团体“香港边城青年”执行委员冯绍天认为,在中共紧缩言论下,不仅反对派港媒凋零,残存的媒体也开始自我审查,香港已无法奢望新闻自由。

冯绍天告诉美国之音:“(李家超)在发表言论,新闻媒体都会把一些关键字,比如爱国者治港、爱国爱港相关字眼推播出来,而不是他的政策。接下来的香港只有死脑式的言论,也不能再接受任何批评政府的政策,这不只新闻自由,言论自由都没有了。”

吴叡人分析,北京一向挑选文官出身的官僚或是香港资本家出任特首,此次钦点警察出身的李家超,很明显是要维持香港秩序,继续镇压言论与新闻自由。

吴叡人说:“我是非常悲观,我看不出(香港新闻自由)有改善的迹象。从外部政治条件来看,北京显然对香港态度很简单,绝对不能让它乱。在反送中(运动)之后,接下来又是疫情失控种下乱因,让北京担心,要持续镇压控制。”

艾玮昂也同表忧心,他说,如果民主国家不再积极支持香港,并持续向中共施压,香港的新闻自由恐持续恶化,直到与中国同样的水平。

吴叡人也说,中国动辄以《刑法》的“寻衅滋事”罪打压异议人士,和港版国安法“煽动” 的概念一样。在此前提下,香港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也越来越内地化。

无国界记者组织5月3日发布“2022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中国大陆新闻自由排名第175名,即倒数第六名。
无国界记者组织5月3日发布“2022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中国大陆新闻自由排名第175名,即倒数第六名。

中国排名敬陪末座 输出信息监控影响邻国

相较于香港,中国大陆的新闻自由今年排名第175名,亦即倒数第六名,比去年微幅进步2名,但仍敬陪末座。但艾玮昂说,这是因为评分标准的调整,使得某些国家排名因此些微更动,不代表中国的新闻自由度有所改善。

他强调,去年秋季以来,西安、深圳等数十个城市再传新冠疫情,中国也顺势收紧了对新闻和信息的审查。其中,上海“清零”封城期间,民怨沸腾,网络遍传一则反映市民和基层人员强烈不满的录音视频《四月之声》,迅速被各大社交平台下架,就是一例。

艾玮昂说:“新冠疫情的爆发,给了中国政府新的借口,来镇压民众表达意见的自由以及媒体报道真信息的自由。”

他表示,中共推动威权政策并鼓励其他国家安装其信息监控的科技产品,都给全球做了最坏的的示范。

无国界记者组织指出,中国持续于海内外扩展其资讯控制模式波及香港与亚洲邻国。全球排行第174名的越南及第139名的新加坡政府皆紧缩对媒体的控制。老牌民主国家、日渐专制或鼓吹国族主义的政府也强化对媒体施压,如排行第150名的印度、第146名的斯里兰卡和第147名的菲律宾。

28国新闻自由情况极差

整体而言,今年全球新闻自由度表现最佳的前五名国家是挪威、丹麦、瑞典、爱沙尼亚与芬兰;而表现最差的倒数五名国家则是朝鲜、厄利垂亚、伊朗、土库曼斯坦与缅甸,其中,缅甸军政府于2021年发动军事政变后,大规模打压和关押新闻工作者,让缅甸沦为全球最大的记者监狱之一,也使其新闻自由水准倒退十年。

今年的指数进一步将28国的新闻环境归类为“极差”,创历史新高。其中,包含排行第153名的白俄罗斯和第155名的俄罗斯等12国更名列红色警戒名单。

无国界记者组织以“分化的新时代”形容一年来全球新闻自由的发展趋势。组织透过声明称,主流媒体由于仿效美国右翼电视台“福克斯新闻模式”的偏颇舆论扩散效果,再加上社群媒体的运作模式助长不实资讯的传播,都因而加剧民主社会的内部分歧。在国际层面,开放社会与专制政权间的不对称关系弱化了民主国家的基础,然专制政权却因可控制其媒体与网路平台,反而得以向民主国家发动宣传战。

—— VOA
本站刊登日期: 2022-05-03 08: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