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中国海仲裁六年后 该区域地缘争议再升温

作者:文东
美国海军的尼米兹号和里根号航空母舰组成的双航母战斗群7月6日在南中国海航行。(美国海军提供)

美国海军的尼米兹号和里根号航空母舰组成的双航母战斗群7月6日在南中国海航行。(美国海军提供)

时序进入七月以来,南中国海周边再现紧张气氛。除美国海军军舰多次进入有争议的海域外,中共解放军也宣布于7月17至20日间在南中国海举行军演,颇有两强争霸的意味。此外,南海仲裁案在届满六周年之际,菲律宾新政府表态,将强力捍卫主权,此举恐为南海争端再掀波澜。对此,有分析人士表示,菲律宾政权更迭、中共即将召开20大,再加上,各国军事活动随着新冠疫情缓解而恢复正常,这迭加的三大因素将导致南中国海局势升温。

由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主持的研究网络“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7月19日发文称,美国海军航空母舰“罗纳德·里根号”(USS Ronald Reagan)已连续两日在南沙群岛万安滩的附近海域活动。

此一敏感水域基于地缘战略价值和丰富的油气资源,让中越两国于2019年曾因此发生过激烈的对峙。

在南中国海执行例行任务的美国海军罗纳德.里根号(USS Ronald Reagan)航空母舰。(2021年6月14日)
在南中国海执行例行任务的美国海军罗纳德.里根号(USS Ronald Reagan)航空母舰。(2021年6月14日)

早在里根号7月12日进入南海前,该智库就一路追踪其在南沙群岛周边动向,并引述越南的消息称,里根号将在7月中下旬访问越南岘港。

里根号的航迹动向经环球网等中媒转载后,引发中国网民的不满。

一位网民在微博留言称:“看着就窝火。”

另一位网民则期待中国官方对美国硬起来,他留言写道:“抗美援朝那么困难全挺过来了,现在不能再忍了”。

美舰南中国海执行“航行自由任务” 中共紧盯

除了“里根号”,美国海军的导弹驱逐舰“本福德号”(USS Benfold )也自7月13日起两度行经西沙跟南沙海域,执行“航行自由任务”(Freedom of Navigation Operation, FONO),以展示美国对印太地区自由开放的承诺。

不过,中方近日对航行南中国海的美国军机军舰格外敏感。

中国解放军南部战区发言人田军里7月13日高调批评,美军未经批准,就非法闯入中国西沙领海,是不折不扣的“南海安全风险制造者”。他表示,解放军已组织海空兵力跟监、警告和驱离,并首度公布了从海军“咸宁舰”上拍摄的“现场处置照”,该照片解析度清晰,不仅可辨识出“本福德号”的舷号,也特别显示中国军人正透过精密的仪器,测定美舰的方位。

中国紧盯着美国军机军舰航经南中国海的一举一动,让该争端海域的紧张情势跟着升温起来。

对此,位于台北、专长海洋法及南海研究的台湾国际法学会副秘书长林廷辉说,近期南中国海局势升温有三大原因。首先,随着新冠疫情趋缓,西方国家因疫情冲击而减少的军事行动逐渐恢复常态。其次,中国国内紧缩的政治氛围也让解放军在应对美军上,有更加激进的趋势。

位于台北的台湾国际法学会副秘书长林廷辉(照片提供:林廷辉)
                          位于台北的台湾国际法学会副秘书长林廷辉(照片提供:林廷辉)

他说,由于美中军舰双方都在目视范围,意味着彼此都处于对方舰炮射程的威胁下。另外,他认为,中共解放军首次仿效美军公布侦测照片,对内宣传的意味浓厚,其用意与中共军机于5月底近距离向澳大利亚侦察机释放铝箔干扰丝,导致澳大利亚战机发动机受损的行径相同,都是对内表态,宣扬国威。

林廷辉告诉美国之音:“中共的20大即将在10月底以前举行,所以,各个系统必须在维护国家主权这个概念上面有业绩的压力。你可以看到,中国海警也非常积极,然后,解放军在应对西方国家的干扰也异常地积极,主要原因是20大之前,各系统在抢功。”

菲律宾新总统就职 “南中国海仲裁案”再升温

除前述两大原因外,林廷辉认为,菲律宾总统改选后,新任总统小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跟阁员屡次重提被前任政府擱置已久的南中国海仲裁案,展现抗中的强硬立场,也为区域局势投入新的变数,是南中国海局势升温的第三个原因。

“南中国海仲裁案”指的是,位于荷兰海牙的国际仲裁法庭于2016年7月12日,就菲律宾针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主权主张所提出的仲裁案而做出的裁决。该国际法庭认定,中国所声称拥有南中国海主权的历史证据及其所划定的“九段线”海域范围缺乏法律依据,而且中国在该海域所进行的人工岛礁工程、石油开采及对渔民活动的干预,侵犯了菲律宾主权。

对此仲裁结果,中国多年来一概拒绝接受,这让胜诉的菲律宾也拿中国没辄。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马尼拉总统府举行记者会。(2017年3月13日)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马尼拉总统府举行记者会。(2017年3月13日)

尤其菲律宾前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为改善对华关系,一度选择搁置此仲裁结果,他曾扬言:“那只是一张纸,我会把它扔到废纸篓”。

不过,小马科斯于5月中当选后曾公开表态,将坚决维护仲裁结果,不会允许中国“践踏”菲律宾在南中国海的权利。

菲律宾外长马纳罗(Enrique Austria Manalo)随后于7月12日,也就是南中国海仲裁案届满六周年之际,发表声明指出:“对此争议,南中国海仲裁案已得出结论,且判决无可辩驳”。 声明称,菲方坚决反对任何削弱这项“最终仲裁”的企图。

紧接着,候任的菲律宾国防部长福斯蒂诺(Jose Faustino Jr.)也于7月18日表示,马尼拉当局将强化与其他国家的合作,推动军队现代化,并依据仲裁结果,加强保护菲国领土,“一平方英寸都不会割让。”

菲律宾总统他小马科斯。
                                                                      菲律宾总统他小马科斯。

早在小马科斯就任前,菲国前外长洛钦(Teodoro Locsin, Jr)6月底即宣布,马尼拉已全面终止与北京的南中国海油气开发合作协商。

不过,中国外交部周一(7月18日)证实,针对前任杜特尔特政府与中国达成的三项铁路建设计划贷款协议,小马科斯走马上任后,就下令重新展开谈判。

林廷辉分析,小马科斯上任的第一个月,展现出极为亲美的态度,一方面与他的父亲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流亡期间受到美方照顾有关,另一方面也因为其主要选区就在北吕宋岛西部,当地许多选民都是靠南中国海捕鱼维生的渔民,对中国自然非常反感。

位于马尼拉的菲律宾大学法学院海事和海洋法研究所所长巴通巴寇(Jay L. Batongbacal)表示,小马科斯6月底才刚上任,现阶段要将他贴上亲中或亲美的标签还言之过早。他说,除了政治表态,新政府对南中国海事务尚未做出任何重大改变,其对南中国海主权争端的立场未来将主导菲中关系的走向。

巴通巴寇告诉美国之音: “我认为,它(南中国海争端)当然不能被忽视。例如,我们知道,中国常派遣渔船、海上民兵、军人和军事武力,继续施压菲律宾。对此,他们(新政府)可能会试图与前政府做出区隔,更好地管理争端和广泛的菲中关系”。

美学者新书示警:“南中国海不能输”

美国的态度也和此海域紧张局势的发展息息相关。

华府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高级研究员波林(Gregory B. Poling)7月初发表新书《危险地带:美国在南中国海的世纪》(On Dangerous Ground: America’s Century in the South China Sea)时,对美中两国在南中国海的利害冲突有多所着墨。

波林于新书发表会上指出,美国维护了两个半世纪的国际法,中国却丝毫不在乎。如果美国在南中国海场域上输给北京,他看不出美国将如何持续其印太战略及维护其相关利益。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亚洲项目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也在同一场对谈中指出,中国正在恐吓、骚扰南中国海周边区域的国家,阻止他们取得南中国海的石油和渔业等资源。她说,如果美国等大国不肯挺身捍卫国际法,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印太区的发展,转向更迎合中国的利益。

葛来仪,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力量项目负责人(亚洲协会网站截图)
                      葛来仪,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力量项目负责人(亚洲协会网站截图)

葛来仪说,自2013年以来,中国之所以能在南中国海扩建多座岛礁并将其军事化,正是因为美国未明确表态反对,才让中国大开方便之门。

对于两位西方学者的警告,位于台北、专攻国际海洋法的中央研究院欧美研究所研究员宋燕辉认为,拜登政府就算近期为缓解国内通胀压力而考虑对中国降低关税,或准备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谈的同时,美国对于印太战略也没有松手。

他分析,美军军舰近来远赴南中国海“无害通过”的次数,恰足以显示,美中两国在南中国海的角力正逐渐加大。

位于台北的中央研究院欧美研究所研究员宋燕辉(照片提供:宋燕辉)
                        位于台北的中央研究院欧美研究所研究员宋燕辉(照片提供:宋燕辉)

宋燕辉告诉美国之音:“你看如果是从FONO(航行自由任务),川普(特朗普)上台第一年只有4次,拜登第一年他是5次,目前我想,加加减减大概8次了,(凸显)整个印太战略,他所要维持(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但)中国大陆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我们就会说,(两国)不排除有擦枪走火的状况。”

美日积极拉拢抗中盟友 越南态度受瞩目

在南中国海主权声索国中,越南的态度也受到国际关注。

基于地缘政治因素和对中国的经济依赖,越南近来十分重视与中国的关系,但也曾因南中国海(越南称东海)油气开发利益而与中国屡起纷争。

随着美国扩大围堵中国,越南成为美日等国积极拉拢的对象。在此前提下,宋燕辉认为,一旦越中两国间再度发生海上冲突,例如,中国试图探勘位于其所主张之“九段线”西部海域的油气田,进犯到越南的权益,越南就很可能一改先前不随美国起舞的态度,转而强化与美、日、澳的关系,以对中国施压。

位于香港的凤凰卫视评论员宋忠平(照片提供:宋忠平)
                                               位于香港的凤凰卫视评论员宋忠平(照片提供:宋忠平)

不过,位于香港的凤凰卫视评论员宋忠平看法不同。他认为,越南已是南中国海问题上最大的既得利益者,没有必要再冒险配合美国,挑衅中国。

宋忠平认为,美国想要串联越南等东盟国家来对付中国,将是徒劳一场,但他直言,美中两国之间的“系统性竞争”已是常态。

宋忠平告诉美国之音:“这个系统性的竞争就是,要全面对中国的发展实施遏制,那么以自由航行的名义,在中国的南沙、西沙群岛肆意地进入我们(中国的)12海浬,这本身就是美国对中国军事挑衅的一部分。”

台湾学者宋燕辉说,美中两强即将进入各自拉拢南中国海周边国家的角力阶段。他说,东盟部长级会议等一连串国际会议将于7月底陆续登场,届时从各国的互动中,各界将可看出各种势力角力的端倪。

—— VOA
本站刊登日期: 2022-07-24 08:5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