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揭露"一带一路"不平等条约 中方一手掌控

作者:黄春梅
肯尼亚揭露
中国一带一路示意图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推出近十年,造成许多国家的债务陷阱。非洲肯尼亚首次对外揭露,2014年与中国签署的"标准轨距铁路"(SGR)合约显示,从兴建到融资都在中方掌控中。有分析指,这已非不平等条约,而是附庸条约。参与国得不到任何好处,与中国抗衡只是迟早的问题。

据《纽约时报》报道,肯尼亚总统鲁托(William)政府公布了该铁路建设项目合同中的三份文件。

文件揭示铁路融资方中国进出口银行在谈判中的主导权。合约明确要求,用铁路运营收入购买的任何商品最好来自中国。文件规定,执行协议时出现的任何争议,必须通过具有约束力的中国仲裁解决,也不能在没有融资方同意的情况下将合同内容透露给任何第三方。报道指,“肯尼亚政府现在的做法可能会使两国关系紧张。”

报道引述中国外交部说:“中国金融机构按照国际通行的商业和市场原则,为中肯合作提供融资支持,缓解了肯方资金短缺的问题,增强了肯方自主发展的能力。”

“这根本不是‘不平等条约’,而是‘附庸条约’。”高雄科大金融系教授杨德源说。

长期研究公共财政、国际债务问题的杨德源对本台表示,中国复制十九世纪帝国主义的做法,找上像肯尼亚、安哥拉、斯里兰卡等,有资源但政治腐败国家,买下政府官员就能开采矿产、掌握其运输,这些建设主要是配合中国势力扩张。然而,对于参与国而言,基础建设至少该为国民带来就业机会,增加国民所得、提供原物料。但是从合约中看到这些国家一点好处也没有。

杨德源:“中国很明显剥削这些国家当成附庸,现在他们钱付不出来、也不想付钱,因为他从来没有得到任何好处,跟中国直接杠上只是迟早问题。”

很多人一定想问为何肯尼亚会签下如此不平等合约?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安所副研究员侍建宇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没有外资要进入非洲,而且规模这么庞大的数字,在非洲难以想像。这些国家不像西方看重契约的法治精神,借钱并未多加考虑自身还款问题。

侍建宇:“借钱当然就是要还,最后还不出来就是很大的债务,‘一带一路’实施十年后,这些国家都面临同样的问题,债务占GDP10%以上甚至更多,很多国家都已经占到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等于中国对这个国家已经有完全控制权。”

《纽约时报》指,耗资高达47亿美元的铁路已经成为“肯尼亚政治精英腐败和贪婪的体现。”肯尼亚总统鲁托在今年八月竞选前曾揭露,肯尼亚公共债务总额截至今年三月达到735亿美元,而该国国内生产总值不过1000亿美元左右。

世界华商组织联盟《华商世界》的文章“中国争取的是国际参与及话语权”提到,有了非洲友邦的帮助,中国大陆在非洲区域政治将愈来愈有影响力。

杨德源指出,因为中国势力扩张得严重,所以后来法国、英国都陆续到非洲访问,美国也提出“重建更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B3W)计划要抵制“一带一路”,“美国终于觉醒,中国崛起绝对不是和平崛起,是要扩张它的势力。”

侍建宇认为,中国除了需要非洲国家在联合国和国际组织发声外,中国在过去十年与非洲的进出口贸易,每年都以两位数成长。还不出钱就以资源抵债,中国把非洲当成新的殖民地。

侍建宇:“之前已经因为在东非吉布地很贫穷国家,那个国家现在等于被中国控制。在大西洋的另一头中国想设立军事基地。它要的不只是话语权,还要军事战略位置。”

中兴大学教授陈加忠在“中国一带一路现况与非洲建设”中提到,中国一带一路支出正在缩减中,2015年高峰时投注1252.5亿美元,之后逐年下滑。此外,2017年中国在非洲基础建设投资达110亿美元,2020年只剩33亿美元。

今年八月中国外长王毅大方地宣布,免除非洲17个国家23笔无息贷款债务。同时要将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IMF)价值100亿美元的特别提款权,转让给非洲国家,在中国引起热烈讨论。

中国的口袋真有那么深吗?“中国能撑多久,是个很大的问号。”侍建宇说,“过去十年‘一带一路’投资大撒币,很多钱被浪费掉,或是被当地人或是中国代理人贪进自己的口袋,检讨这些投资项目必须重新调整,否则它的钱也有用完的一天。”

侍建宇表示,中国受到疫情影响加上经济下行,势必重新调整“一带一路”所有的策略。他预期,明年初应该会有检讨报告出炉,并提出新的策略与方针。不过,中国不会放弃非洲,但是必须精准、重新评估。

—— RFA
本站刊登日期: 2022-11-12 08: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