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培瑞:中共政治与土豪文化传统

作者:林培瑞
资料照:中国武警士兵走过北京街头一幅马克思恩格斯画像及写有“不忘初心”的宣传画。(2020年5月22日)

资料照:中国武警士兵走过北京街头一幅马克思恩格斯画像及写有“不忘初心”的宣传画。(2020年5月22日)

编者按:这是林培瑞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江泽民去世,中共宣传部悼念“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离开了人间。是吗?认真的听众会问:江泽民和卡尔・马克思究竟有多少瓜葛?江喜欢出风头,会背葛底斯堡演说,会唱西洋流行歌曲,但读了多少马克思?六四以后流亡海外的苏绍智教授读了很多马克思,但中共领导人读了多少?伟大舵手毛泽东读了没有?

九泉之下的马克思先生假如能够复活重回人世面上来,看到今日中国的“人民共和国”在“马克思主义”的旄下运转,能认同吗?消除了贫富悬殊吗?消除了官民“异化”现象吗?废除了社会阶级?看不到人剥削人?用马克思先生的理想“共产社会”做尺度的话,不但不合格,还差远了呢。马先生恐怕只好回到九泉之下,那里至少没有人冒充他的名字。

资料照:一名男子在书市里走过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导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斯大林的画像。
资料照:一名男子在书市里走过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导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斯大林的画像。

中宣部把“马克思主义”这个标签贴到江泽民的头上,实际的意思是说江是“我们”的人,属于我们这个帮派的。在几亿中国人当中(除了少数学者之外)“马克思”是个政治口号而已。记得七十年代末,毛死不久之后,我在中国做一年的访问学者,有一位年轻中国人曾经很高兴地,满有信心地告诉我说毛泽东有四位思想前辈:“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和大林”。 这是原话;这位青年还没发现“斯”字属于“大林”,不属于“列宁”他只是在学校背下来了。

“马恩列斯毛”的头像也摆设在天安门广场,意思也是说这是我们中共的领导传统。但这是政治皮毛,思想传统的实质是不一样的。 的确,毛借用了列宁的“党做革命的先锋”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概念,也跟斯大林学了许多镇压敌人的秘密手法,但读过

马克思和恩格斯吗?我最近跟一位朋友编完了一本“刘晓波传记”。刘晓波在内蒙的一个偏僻角落里念中学的时候,几乎没有别的书能读,读完了两大本“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以后上大学重读了,但这次是“全集”。刘读马克思的收获不小,在书里第一次接触到了许多发生在神州以外的新题目:希腊古典戏剧、文艺复兴、莎士比亚、欧洲启蒙运动、英国圈地运动、乌托邦社会主义、德国唯心主义哲学,等等。刘晓波还背过“共产主义宣言”,在女朋友面前朗诵过。总而言之,刘晓波读马克思的作品肯定比毛泽东多,而且深入多了。

既然毛没有认真读过马克思,我们应该问:装马有什么用?何必披上这件外衣?当然,四九年前斯大林给过毛许多毛非常需要的经济援助,毛不能得罪这位斯先生。但除此之外,马列很可能在毛的深层意识里有一种特殊的魅力。

资料照:北京天安门城楼悬挂的毛泽东画像与城楼前的石狮。
资料照:北京天安门城楼悬挂的毛泽东画像与城楼前的石狮。

历代的中国“农民起义”,经常各有各的“天书”,内容玄妙,魔力神奇,而且多半是从外国来的。元代的红巾起义和清代的白莲教起义都预告弥勒菩萨的到来,这是印度来的佛经的承诺。十九世纪中叶太平天国反叛的经书是一种稀奇怪样的基督教用的圣经。毛呢?他的天书也是西方来的,是马列经典著作。自古到今,一直似乎有一种“远方和尚好念经”的心理。

各代的反叛运动(包括毛的)不只是这一点相同。有许多其他的共同点,包括:领袖有感召力:红巾的明玉珍,白莲教的王伦,太平天国的洪秀全,共产党的毛泽东和中国历史上许多其他造反领袖常常不是正宗的“读书人”,而是自学了一门通俗道理或掌握了某本“天书”的内容,贩卖给文化水平更低的老百姓。个人是有感召力的。老百姓或羡慕他,或怕他,或相信他的诺言,跟随他。

领袖的真理是绝对的:领袖是独一无二的,万无一失的,绝不妥协,因为不可能有该妥协的理由。天书支持领袖,唯独领袖是最懂天书的。

资料照:北京军事博物馆展示的中共党旗与一只握枪的手的雕塑
资料照:北京军事博物馆展示的中共党旗与一只握枪的手的雕塑

目标是统治领土: 疆土面积越大越好

声称“弟兄大同”但实行“层级结构”:历代起义用“弟兄”的概念说明他的平均主义,共产党换用“同志”,但从古到今领袖采用的是一种很严厉的不平等命令制。

把你领向乌托邦:红巾和白莲教都说弥罗佛必定要来,要在世界上创立完善的佛法。太平天国的基督教保证你跟着我就能上天堂。共产党的终极承诺是你能进入共产社会。归根结底,都是这两点:一)你今天做牺牲; 二)你将来有补偿。

这五条看来不是很容易达到的条件。难怪需要神秘的,玄奥的 (而且最好是来自他乡的)“天书”来支持。毛泽东在这方面是继承了一种牢固的通俗文化传统. 与其说“马恩列斯毛”,倒不如说“明王洪毛”(明玉珍,王伦,洪秀全,毛某)。(中国历史上的反叛领袖有很多其他例子。明王洪只是代表。)

对毛泽东与共产党来说,“马克斯主义”是抽象的,表层的,对内对外都有宣传价值的。毛泽东骨子里是一个带着天书想建立新朝代的土豪心理。

话说回到江泽民的身上,他究竟为什么对法轮功下刀那么狠?对西方,对国际资本主义,对任何有可能形成“竞争对手”的外国,他一点不狠,讨价还价,拉拉扯扯,在宴会上出风头,等等。但法轮功1999年四月25日在北京街头组织了大规模的和平示威把江泽民吓坏了。依他看,这些人有组织,而不是“我们”的组织,不行!要马上消灭,彻底消灭!扣留,送进监狱,杀害!比起江对国外势力的反应厉害得多。为什么?不外乎是国际势力是外在的;我跟他们下棋,我们在这边,他们在那边,各下各的棋子。但法轮功不是外在的势力,跟我们共产党一样是“明王洪毛”式的机构。法轮功对我们的威胁好比是从骨髓里往外蔓延的病毒。 立即消灭!

—— VOA
本站刊登日期: 2023-01-13 07:4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