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白纸运动"示威被捕者是谁?不少女性 还有记者

作者:凯迪
北京
中国"白纸运动"中的女性身影

白纸运动后,中国官方"秋后算账"的行动持续悄悄进行,网上最近传出参与北京"亮马桥"示威、遭抓捕者的名单,其中有二十多个年轻人的名字,看起来半数是女性名,其中还有不少人是媒体工作者。他们的处境如何?这些被捕者们又有怎样的共同特征?本台记者凯迪就专访了其中一位女性参与者。

2022年11月24日,中国新疆乌鲁木齐火灾发生后,一场“举白纸的抗议运动”席卷中国。同年的11月27日,北京亮马河悼念同胞的信息在社群网络流传。很多年轻人看到消息,自发加入其中。在北京某私营自媒体工作的陈小姐就是其中之一。

“那天晚上,刚开始我不知道,后来因为我每天晚上要和我男朋友通电话,我就知道我们有朋友去了。我本来是想去找她,但我去的时候大概10点45分,而且满街都是路障,我也就没法找了。 ”因安全原因,陈小姐不愿具名受访。

2022年11月27日,中国警察在北京与举着白纸的抗议者对峙。(美联社)
2022年11月27日,中国警察在北京与举着白纸的抗议者对峙。(美联社)

“我三分钟就决定下楼”  看到亮马河抗议消息后即刻行动

陈小姐告诉本台,乌鲁木齐火灾之后,她的整个朋友圈就炸了。后来,又看到上海有人到乌鲁木齐中路抗议。 “我那天早上还跟人说,要是北京有人上街,我也不知道我敢不敢去。但是那天晚上我知道他们有人上街之后,我3分钟就决定下楼,然后打车就过去了。”

陈小姐说,选择义无反顾地走上街头,也是因为早就感到当局的“清零”封控政策毫无人性,同时,自己的生活也非常困难。 “共产党把我搞失业了,然后又封控到我没法去面试,那我不应该争取一下解封吗?”

她还告诉本台,在这次走上街头之前,她也曾接触过很多异议人士。不过,和多数所谓“反贼”不同,她对西方政治学不感兴趣,而主要是对中国历史感兴趣,也知道从古代到文革,政治迫害是什么样子的。因此,她也行事较为谨慎,从未被抓捕。谈到自己的权力意识的来源,她说这是“因为我开始上网的时间特别早,我最开始上网是在2008年,吴淦和公盟帮邓玉娇打官司那件事情。” 

女权、LGBT 群体与“亚文化圈”―中国的弱势群体 

参与北京亮马河抗议的北大出版社编辑曹芷馨,被警方再次带走前预录了一段自白视频,近来在网上流传。推特上,名为“妈妈我没有做错”的网民则整理列出20位同样“被失踪”的年轻人名字、工作和被失踪时间。其中,很多是女性,还有不少人是记者、编辑,也有音乐人,酒吧老板,DJ等。本台无法独立核实这份名单。

陈小姐则说,据她所知,目前这些被抓捕者主要是来自两个电报群组,一个群主是李元婧,另一个则是DJ圈的人。

“因为女权、LGBT群体,还有北京酒吧聚集那些亚文化的圈子,确实在中国都属于弱势群体。就是大家(他们)会感受到更多的不公平,更多的歧视。”

陈小姐说,在北京,这些”弱势群体“的成员,很容易找到更多同温层的朋友。另外,北京所有的酒吧和咖啡厅在封控期间都濒临倒闭。而媒体圈的人则更加关心社会议题。“大家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又都是从事媒体工作的人,对别人的不幸多少是有些同理心的。”

北京民众022年11月27日手举白纸在街头抗议中国政府的
北京民众022年11月27日手举白纸在街头抗议中国政府的"清零"政策(美联社图片)

一入朝阳看守所会见如登天难 抗争者可能将被批捕 

访问中,陈小姐告诉本台她听说的部分被抓捕人士的近况。

“一开始杨柳、(李)思琪她们被抓,还有曹芷馨被跨省抓了的时候,她们是被关在平谷看守所。杨柳的律师是华一(律师事务所)的郑海平,去会见了她两次,后来她们就被转移到朝阳看守所,那里会见‘知名的难’,不知道是否故意针对不让(她们)见律师。”

陈小姐说,以杨柳为例,从被抓捕至今,她已经在看守所呆了快30天。“这周不取保,那取保的希望就很小了。但事实上,就这几天他们还在不断地抓人。”

就陈小姐所知,目前还有很多被抓者不为外界所知,要整合他们的信息也非常困难,因为一般家属都会因当局恐吓而选择沉默,消息都是靠其他朋友披露出来。她希望外界能够持续关注他们,为他们发声。

“如果年前不取保的话,就是应该批准逮捕。所以我现在的想法就是,努力争取外界声援吧。我也在想办法做这方面的努力。”她说。

向莉:她们代表中国女性“觉醒的声音”

对于这些在“白纸运动”中敢于站出来勇敢发声的女性,旅居美国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向莉认为,她们很多是记者、编辑、艺术工作者,还有一些女权工作者。“他们有着非常强烈的表达的欲望。她们代表中国女性觉醒的声音,并且他们不怕牺牲。就象曹芷馨提前预录好,不要被消声(消失)。”

向莉说,这些年轻人已经认为自己没有“软肋”了,而且已经是“最后一代”,他们要发出怒吼,要获得自己的权利和自由。她认为,在国际女权主义的大环境中,“白纸运动”中的这些中国女性展现出了一种觉醒、表达、奋斗和牺牲的精神,和昂扬的精神状态。

—— RFA
本站刊登日期: 2023-01-18 07:5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