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死亡造假和中共说谎常态

作者:平凡
上海一家火葬场的工作人员走过数个逝者的尸袋。(2023年1月4日)

上海一家火葬场的工作人员走过数个逝者的尸袋。(2023年1月4日)

中国1月14日公布的去年12月解封以来死于新冠的人数是接近6万人,比先前公布的37个人暴增1600倍,中国政府的诚信再次受到重大挑战。美国之音记者平凡采访的专家学者们指出,中国共产党和政府不讲实话和掩盖真相是长期的行为模式。

中国从去年12月7日放弃清零政策,全面解封,到底有多少人死于新冠?有人猜测,有人使用模型推演,结果是从100万人到上千万人不等。所有这些数字都无法得到证实。

2023年1月14日,中国卫健委医政司司长焦雅辉说:2022年12月8日至2023年1月12日,中国在院新冠病毒感染相关死亡病例59938例,而就在这之前,中国政府还信誓旦旦地声称,取消清零政策以后死于新冠病毒的只有37个人。一夜之间,死亡人数暴增1600多倍!但是大多数观察人士认为,即使是这个最新数字也距离真实数字相去甚远。

中国浙江桐庐县一个村庄的一家人在给刚刚离世的一位亲人送葬。(2023年1月9日)
中国浙江桐庐县一个村庄的一家人在给刚刚离世的一位亲人送葬。(2023年1月9日)

来自中国的信息(包括视频和照片)显示,各地医院人满为患,停尸房爆满,火葬场外排起等候火葬的长龙。卫星图像显示,各地殡仪馆的活动比平时、比去年同期增加了很多。根据中国官方数据,2021年中国死亡1014万人,平均每个月84.5万,每天2.78万人。而现在宣布从12月8日到1月12日,36天死于新冠59938人,每天的死亡人数增加了6%。如果说这么小的增长幅度就会导致全国各地的医院和殡仪馆、火葬场不堪重负,很难令人信服。

据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教授马京晶等人组成的课题组发布的新冠疫情感染报告,截至2023年1月11日,全国新冠感染率累积约64%,就是有大约9亿人感染过了。如果以这个数字为基数计算,就会得出中国的新冠死亡率只有0.007%。与此相比较,全球和美国的新冠死亡率都是1%。在香港,截至2023年1月16日,新冠感染人数284万人,死亡人数12863人,死亡率大约是0.45%。无论是美国,还是香港,医疗条件都明显好于中国,病人都可以使用美国辉瑞公司生产的帕罗韦德(Paxlovid)等新冠救治药物;他们接种的疫苗在效力上也都明显高于中国人接种的中国疫苗。在这种情况下,香港的新冠死亡率比中国高出64倍以上,美国比中国高出143倍,这的确是匪夷所思的数字。

究竟中国因新冠死了多少人?如果以很低的香港新冠死亡率计算,中国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405万人。如果以全球和美国的死亡率计算,中国的死亡人数可能已经达到900万!尽管人们还无法知道确切的中国新冠死亡人数,但是有一点人们几乎达成共识,那就是,中国政府提供的数字不可靠,不可信。另外,马京晶主持的北大国发院有关新冠疫情的报告在中国网络上已经被删除。

美国纽约艾德菲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王维正(照片提供:王维正)
                                                   美国纽约艾德菲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王维正(照片提供:王维正)

美国艾德菲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王维正说:“现在因为人们都已经比较了解中共的运作的方式,对于他所提出来的这个数据基本上来讲是不相信的,连包括世界卫生组织都要中共当局拿出比较真实的数据出来。我觉得在外交上讲的话已经是非常地直白,就是说你提出那套东西我根本不相信。”

习惯性撒谎:维护权力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中国发动的“大跃进”引发“大饥荒”,官方从来没有正式公布饿死人的数字。直到八十年代以后,学术研究气氛稍有宽松,各路学者和前官员才有机会了解一些真相。但是由于中国官方仍然设立诸多禁忌,最后得出的死亡人数相互之间的差距巨大,从1700万人到4000万人不等。不过至少证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掩盖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真相。

曾经被中国共产党称为“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上至国家主席,下至平民百姓,死人无数,但是中国官方从来没有公布过“文革”造成多少人死亡。

1989年中国军队在北京血腥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造成大量市民和学生死伤。中国官方从来没有正式公布死伤的确切人数。当时的北京市长陈希同1989年6月30日向中国人大常委会提交的《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报告》是唯一的官方数字来源。报告说:“暴乱中有3000多名非军人受伤,200余人死亡,包括36名大学生。”而外界的估计是死亡人数可能高达6000人,受伤者可能有7000到1万人。

中国当代历史显示,中国共产党和政府不讲实话,掩盖真相是一种常态,是1949年中国共产党建政以后一直存在的模式。

文贯中,美籍华裔经济学家、美国三一学院经济系终身教授(文贯中提供)
                                        文贯中,美籍华裔经济学家、美国三一学院经济系终身教授(文贯中提供)

美国三一学院退休教授文贯中博士说:“中共说谎是第一天吗?不是呀!大饥荒到现在还瞒着嘛。大饥荒之前他已经在那里胡说啊。他其实杀死了很多地主和富农,但他公开不会说的呀。只会说我们镇压了几个恶霸地主。他会说杀了几百万地主吗?他不会那么说的。然后反右运动,然后大饥荒。所以我觉得一点不新鲜。”

美国圣汤马斯大学国际研究和现代语言主任叶耀元教授说:“就是习惯性撒谎,原因很简单嘛,就是他并不希望人民知道真实的错误;他也不希望人民透过了解共产党的问题,然后去责备或进一步把他(们)的怒气发在共产党、党中央身上。”

人们普遍认为,中国共产党伪造数字,掩盖真相,目的无非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和统治。文贯中教授以新冠病毒造成死亡的数字为例。

文贯中教授说:“主要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他不能够承认自己也会犯严重错误。他这三年建立了一个神话,说中国是世界上抗疫最成功的一个国家。他也拿出数据了,无非就是我死的人最少,就是这么一个数据。现在一下子突然是几万几万的死,有可能最后要死到100多万--200万,甚至有的人说是300多万,那他怎么对民众说我们这个体制是世上最优秀的呢?”

王维正教授说:“最基本上来讲是要鼓吹一个讯息,就是说他的制度有多好。因为先前在他解放清零之前,就说他用清零的方式来向全世界证明说他这个制度有多好,控制到数字都是很低。但是开放了之后,他要把这个真正的数字给压低,也是同样在显示说,他的制度比西方的制度要完善。”

维稳就是维护说谎的权利

中国有句俗话说: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传说前苏联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仁尼琴说过的名言: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自己在说谎,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说谎,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问题在于,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仍然会公然说谎而不计后果呢?

文贯中教授说:“他最怕就是怕全民都开始不相信他了,那他就感到有点害怕。”

文贯中教授认为,中共维持谎言的办法就是使用暴力和媒体宣传,让人们无法了解真实的情况,也不敢去了解真相。

文贯中教授说:“如果记者会上你外国人来挑战,我就也是用这个办法,用严厉的口吻质问‘你调查过了吗?你到了全国了吗?’他肯定可以说你是用个别的例子来否定整个国家的成绩,你是完全没有事实根据的。他这个政权主要就是靠暴力维持的嘛,所以诚信并不是他最关心的。至少在面上你没办法跟我争,就够了。”

叶耀元,美国德州圣汤玛斯大学国际研究中心政治学助理教授兼代理系主任
                                         叶耀元,美国德州圣汤玛斯大学国际研究中心政治学助理教授兼代理系主任

叶耀元教授也有同样的观点:“他是透过这个方式去洗,去进一步告诉人民,我没有做错,我做的还是不错的。你们今天碰到的例如说什么大规模的死伤,例如说什么那个殡仪馆尸体不够放了,那都是个别的案件。”

叶耀元教授认为,中国共产党最重要的核心价值并不是把国家治理好,而是如何维稳,维持自己的权力。所以在它的政策出现重大疏失时,就会掩盖和扭曲数字。

叶耀元教授说:“我觉得他怕,但他怕的方式并不是不去撒谎,他怕的方式是让所有人都不知道真实。中国现在透过网络的控制,透过信息的控制,很难进行很大的(讯息)发散,甚至他也会去请这些所谓的网络上的,不一定是小粉红,就是帮共产党办事的这些人,去想办法洗他们讯息,想办法改变整个网络讯息的氛围。”

文贯中教授说:“所有共产党政权都是靠暴力和谎言维持的。”

叶耀元教授认为,中国共产党无法预估真实信息公开以后是否会造成社会动乱,因此不能让中国人知道真相。

叶耀元教授说:“如果今天公开这样的讯息,让全中国人民都知道政府无能,政府做得不好,政府没有真地为人民着想,那到时候人民这个怒气要往谁的身上抛过去?”

王维正教授说:“如果真地把真话说出来,他就必须要承认清零政策过于激烈,照以前中国的古话来讲,习近平作为皇帝,是不是要下一个罪己诏书?我想他们做不到。”

王维正教授认为,如果真地要讲真话,中国可能甚至需要公开更多的数据和证据来证明,新冠肺炎病毒是不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出来的,也许会让中国人完全丧失对中共领导人的信任,会动摇他们对中共制度的看法,所以中国共产党不能讲真话。

—— VOA
本站刊登日期: 2023-01-20 07:30:28